北魏皇太后胡充华,大隋艳后萧皇后

骰子是一种赌具,在唐开元年间,曾被宫中称作『媒人』。原来,皇帝不耐烦为择妃侍寝而费神,就让嫔妃们掷骰子来定待寝者。风流天子李隆基的『蝶幸』法;亦类似于此。明皇让嫔妃们在头上插满鲜花,然后将亲自捉来的蝴蝶放飞,这个蝴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能得到明皇的一夜之幸,另外,还有令嫔妃掷金钱以赌嫔妃的『投钱赌寝』法,使嫔妃们竞相扑捉流萤,以先得萤虫者受幸的『萤幸』法,有向嫔妃发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

萧皇后是南朝梁明帝的女儿,公元570年出生于后梁国国都江陵。父西梁孝明帝萧岿,母张皇后。萧氏出生于二月,由于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的子女实为不吉,因此送由萧岿的堂弟萧岌收养。养父萧岌过世后,萧氏辗转由舅父张轲收养。由于张轲家境贫寒,因此本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操劳农务。据说她出生时,当时着名的占卜奇人袁天罡仔细推算了她的生辰八字,得出结论是“母仪天下,命带桃花”。萧皇后以后的人生经历,似乎恰好印证了这八个字的正确。

有一句谚语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的是世事难以预料,一个本来胜券在握的人却很可能忽然掉落到无底的深渊,在南北朝时北魏宣武帝元恪的后宫就发生了嫔妃因争宠而互相残杀的一幕。

清代的妃子列队等着皇帝临幸

当宫里的女人隋炀帝都看烦了的时候,萧后提醒隋炀帝应该把眼睛向外,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美女。使杨广对妇女的祸害更加扩大,百姓更加怨声载道。她说:“妾想宫中虽无,天下尽有,陛下既为天下之主,何不差人各处去选,怕没有比宣华强十倍的,何苦这般烦恼?”恨不得挑尽全国美人供杨广受用,其甘心为虎作伥的行为令人发指。她还积极给隋炀帝出主意想办法,拉拢大臣为炀帝选美充实后宫。在她的积极纵容下,隋炀帝下令:“选得着有赏,选不着有罚”,要各位选官“不许怠玩生事”。于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于京城内选起,大张皇榜。捉媒供报,京城内闹得沸翻。”

高氏貌美心妒,其他的后宫嫔御都没有机会接近元恪。元恪已经是壮年,自从幼子被高氏谋害以后一直没有子嗣,心里十分焦虑。

宫中所谓侍寝,就是侍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因为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得宠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

大隋有两位皇后,独孤皇后是政治的女强人,属于开拓型人才。一生不甘于人后,男人是她的附属品。而萧皇后一生生活中的女强人,属于享乐型人才。一生以男人的性情为马首,男人是自己的主心骨。两个女人,都是美女,但是生活的两种极端,一种能让男人的事业兴旺发达,一种能败男人的事业于无形。

于后的儿子元昌只有二岁,因为是元恪的长子,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将来很可能会继承帝位。这是高氏最不愿意看到的。于是过了不到一年,趁元昌得病的时候高氏勾结侍御师王显不给好好治疗,不到两天元昌就病死了。元恪只有这一个儿子,幼子忽然夭逝,他的心里十分悲痛。高氏又假惺惺地在一边劝解,慢慢时过境迁,元恪将于皇后和幼子惨死的事渐渐抛到了脑后。于皇后的伯父于烈出镇在恒州,父亲于劲孤掌难鸣,也不敢说什么。

betway必威官网 ,:
宫中所谓侍寝,就是侍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因为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得宠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

应该说,萧皇后的小姑义成公主对她还不错,“自此萧后倒息心住在义成公主处”。但这萧皇后那里能够耐得住寂寞,“只那可汗虽是个勇敢忠厚的蛮王,政治之外并无丝竹管弦之乐,惟裙带下那一答儿是他消遣的事。年近五旬,已弄成病了。不想萧后到来,又看上了眼,向惟沙夫人与薛冶儿凛不可犯。萧后与韩俊娥、雅娘早已刮上了手了,他们又是久旷的人。突厥可汗便增了几贴劫药,只就一旦弄死”。眼见得这萧皇后是个害人精,后来,处罗可汗死了,姑嫂两个又顺理成章地嫁给他的弟弟——颉利可汗……
“义成公主见丈夫死了,抑郁抱疴,年余亦死了”。

尚书令高肇也不满于皇后一家得势,千方百计要把高氏扶上皇后的宝座。于是高肇与高氏暗中合谋要毒死于皇后。此时的于皇后正沉浸在抚养幼子的喜悦中,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危险。正始四年的一天夜里,于皇后忽然得了暴疾去世。宫禁内外都知道是高氏下的毒,但是高氏的阴谋没有破绽,而且高肇左右了朝政,谁也不敢说出实情。元恪虽然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此时正宠爱高氏,也不想深入调查,只是将于皇后依礼埋葬在永泰陵,谥为顺皇后。

betway必威官网 1

既然皇后如此地善解人意,炀帝事事就要与皇后商量,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带上萧皇后,这皇后俨然成了炀帝的心腹。一天晚上,炀帝又与萧后商议,道:“朕想古来帝王俱有离宫别馆,以为行乐之地,朕今当此富强,若不及时行乐,徒使江山笑人。朕想洛阳乃天下之中,何不改为东京,造一所显仁宫以朝四方,逍遥游乐?”只有美人没有宫殿岂不辜负了美人,也辜负了自己皇帝这个称号?百姓不重要,及时行乐才最重要。夫妻两个计议已定,随宣了两个佞臣:宇文恺、封德彝,当面要他二人董理其事。什么时候都不缺乏溜须拍马之徒。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两个家伙为了讨皇帝的喜欢,玩空心思向炀帝拍马买好。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钱自有百姓掏腰包。给皇帝当差,谁敢不恭敬对待?到处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说,自己也能大赚一笔,何乐而不为?炀帝对他们的主意大为欣赏,“遂传旨敕宇文恺、封德彝荣造显仁宫于洛阳。凡大江以南,五岭以北,各样材料,俱听凭选用,不得违误。其匠作工费,除江都东都,现在兴役地方外,着每省府、每州县出银三千两,催征起解,赴洛阳协济。二人领旨出去,即便起程往洛,分头做事。真个弄得四方骚动,万姓遭殃”。

皇后于氏出生在高门世家,她的父亲是太尉于烈的弟弟于劲。元恪开始亲政的时候于烈是领军,很受元恪的信任。因为当时还没有立皇后,于烈就暗中让左右心腹对皇帝吹风,说于氏如何的绝色。那些人说了一次元恪还不以为然,只是一笑置之。然而三番五次地在元恪的耳边提起于氏,元恪也很好奇到底这个女子有多美。更有几个舌头长的干脆劝元恪将于氏纳进宫里作嫔妃,他们说:“陛下现在身边的美女若和于氏相比就像泥沙比珍珠,都成木雕纸糊的了。”他们的三寸不烂舌吊起了元恪的胃口。他便下旨将于氏召进皇宫里册封为贵人。

为了邀得皇帝临幸不择手段

因为有了萧妃,杨广原本不妄想王位,现在就开始有计划地与大哥杨勇展开储位之争了。太子杨勇这时因冷落了皇后为他选定的太子妃元妃而宠爱云昭仪,引起了的母亲独孤皇后的不满。而杨广乘虚而入,故意在母亲面前极力装出一副和萧妃相互专一、恩爱的姿态,而聪明识体的萧妃也一本正经地与他配合。他们夫妻的一唱一和终于打动了独孤皇后的心,终于废除杨勇,把杨广推上了太子宝座。为了这一目标,这对颇有心计的小夫妻,在独孤皇后面前整整演了七年的苦情戏。

等到见了于氏,元恪多少有些失望,因为于氏虽然长得美丽,但决称不上什么天姿国色,后宫里的美女比她美艳的随手都可以拢一大把。于氏时年十四岁。世上的女子分两类,一类是初次见面让人失魂落魄,称得上惊艳之美,但是时间长了越来越寡味;另一类是初次看见觉得相貌平平,但是特别耐端详、耐寻味,她的魅力是从里向外地刺穿你一生的岁月。于氏恰恰是后一类,所以她在宫中得到了元恪的宠爱。

这时萧皇后已是四十八岁的半老徐娘了,而唐太宗李世民才三十三岁。但萧皇后入朝时,李世民见她云髻高耸,雾鬓低垂,腰似杨柳,脸似牡丹,美眸流盼,仪态万千。不但完全没有按年龄而应有的老态,比一般的少女又多一份独到的成熟果实般诱人的风韵,还在后宫大秀秋千,才华盖世的李世民不禁为之心旌摇曳;再加上萧氏饱经离乱而孕育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情态,更加令人由悯惜而生爱怜。顾不得年龄的悬殊,更不在乎外人的品评,大唐天子李世民在萧皇后身上体会到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更感受到一种类似姐姐与小母亲般的温馨,使他为繁重国事所累的心得到抚慰。这就样,萧皇后被唐太宗封为昭容,成了大唐天子的爱姬。李世民作皇帝后,为了避免重蹈隋炀帝的覆辙,在宫中励精图治,崇尚俭节。萧皇后来到宫中时,他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四处张挂着华丽的宫灯,歌舞姬们献上轻歌曼舞,桌上堆满山珍海味,唐太宗以为这种场面已够豪奢了,因此问身旁的萧昭容:“卿以为眼前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
其实,眼下这点排场距离隋宫的豪奢情形还差得远呢!隋宫夜宴时并不点灯,而在廊下悬挂一百二十颗直径数寸的夜明珠,再在殿前设火焰山数十座,焚烧檀香及香料,既可使殿中光耀如白昼,又有异香绕梁,如入仙境,每晚烧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车。对此,萧昭容不便明说,只是平静地说道:“陛下乃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

北魏宣武帝,即元恪。或称拓拔恪。北魏皇帝。公元499~515年在位。鲜卑族。孝文帝次子。太和二十三年即帝位,时年十六,由咸阳王元禧、尚书令王肃等六人辅政。景明二年亲政。疏远宗室,委事外戚。在位期间,朝纲不振,财力日乏,政治腐败,崇盛佛教。吏部标价卖官,贵戚生活奢侈。卒谥宣武帝。庙号世宗。

第二天为文帝举哀发丧完毕,杨广换上冕服即位,即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隋炀帝。萧妃自然升为皇后,“母仪天下”成为事实。这时杨广三十六岁,萧皇后二十四岁。短短十几年间,杨广便将其父杨坚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大隋帝国折腾得摇摇欲坠。


如果说萧皇后没有规劝过杨广,不符合事实。史书中也所记录着许多杨广对萧氏所说的话。对于杨广的暴政,萧皇后因为惧怕而不敢直述,曾作《述志赋》委婉劝戒。《隋书.后妃列传》写道:“后见帝失德,心知不可,不敢厝言。”应该说,萧皇后明哲保身,这规劝不但没有起到作用,而自己也不自觉地助纣为虐了。扶君之优不足,成君之过有余,隋炀帝的罪过她也占有一份。历史上皇后多了,除了愚昧无知的之外,聪明的皇后都知道如何做好自己的本分。像隋文帝的独孤皇后、李世民的长孙皇后、朱元璋的马皇后等等。但像萧皇后如此聪明,却任由皇帝荒淫无耻的却真不多,自己也参与其中推波助澜的更少,这萧皇后可以算的是一个另类。萧皇后不但不是一个好皇后,也不是一个好女人,自己一生的颠沛流离,其实只能怨自己。这男人是树,女人也是树,要做自己男人的良师益友。皇帝也是人,也需要别人监督,这种监督假如这萧皇后能有长孙皇后的一半,尽管这杨广远不能和李世民相比,但也不至于这么的肆无忌惮吧?

过了几个月高氏被册封为皇后,总算实现了她的夙愿。高肇恃势骄横,权倾中外,他随意修改先朝的制度,剥夺大臣的封秩,一时间怨声载道,朝野都为之侧目。

可惜宇文化及好景不长,很快就战火临头。在中原一带起兵的窦建德,势力快速增长,其兵马长驱直入,节节胜利,直逼江都。宇文化及抵挡不住,连连败退,最后带着萧皇后退守魏县,急忙自立为许帝,萧皇后被封为淑妃。但很快,魏县又被攻破,他们仓皇退往聊城。窦建德率军紧追,最后攻下聊城,杀死了宇文化及。宇文家从此灰飞烟灭,这萧后也成了窦建德的俘虏。虽然窦建德有意,萧皇后有情,但是窦建德女儿勇安公主和窦建德的皇后曹氏对她恨之入骨,生怕窦建德走了隋炀帝的后路,防的很严。这萧皇后很受了窦建德的夫人曹氏母女的一通羞辱,纵是萧后的脸皮厚,“被他母子两个,冷一句,热一句,讥诮得难当”。当萧后言道自己为“未亡人”的时候,被曹氏嘲笑:“未亡人三字,可以免言;为隋氏未亡人乎,为许氏未亡人乎?”说到此地,萧后只有掩面涕泣。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胡充华怀孕后与她亲近的宫女都劝她赶快服药堕胎,胡充华没有听从。她在夜里焚香对天发誓说:“只要生下一个男儿,就使我灰飞烟灭也在所不辞!”十月后分娩竟真的生下一个男婴,取名为元诩。元恪怕高氏嫉妒再害死儿子,特意另外选择乳母严密看护起来,不仅高皇后不能过问,就是胡充华也不允许探抚。虽是如此,高皇后依然暗自高兴,因为元恪只有这一个儿子,不久必然立为太子,到时候依照惯例胡充华一定会被处死,无形中消解了她的心头之患。|<<<<<12>>>>>|

萧皇后的老来俏却引起了武才人的极度反感。太宗一幸之后,媚娘见他风流可爱、无限抑扬婉转、丰韵关情,便生起妒忌心来,极力的撺掇太宗冷淡了萧后。连萧后的贴身宫女都被换掉了,萧后连个说知己话的人都没有了。“只得自嗟自叹,拥衾而泣,染成怯症,不多几时,卒于唐宫”。萧皇后在唐宫中度过了十八年的岁月,六十七岁时嗑然而逝。“太宗闻知,深为惋惜,厚加殡殓,诏复其位号,谥曰“憨”,使行人司以皇后卤簿,扶柩到吴公台下,与隋炀帝合葬”。在她的一生中享尽了荣华富贵,但也历尽了沧桑桃花劫。这一代艳后转了一圈,最后叶落归根。她顶着“皇后”的哀荣走了,扬州葬下一段千古风流,升起一轮皎皎明月。

后来元恪对那几个当初极力推荐于氏的大臣由衷而发地说:“你们真是有眼光!”那几个大臣腿肚子直哆嗦。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当初为了巴结讨好于烈昏了头,没有想一想假如皇帝不喜欢于氏的话他们岂不是欺君之罪。当元恪将于氏纳进宫里他们才越想越后怕。有几个胆小的就病倒了。再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元恪十分宠幸于氏,这才一颗石头落了地,纷纷奔走相贺。不久于氏被立为皇后,她性格静默宽容,对其他的嫔妃也不妒忌,在后宫里很有人缘,而且对元恪体贴入微。正始二年于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叫元昌。

难辞炀帝执着之情,宣华夫人重施脂粉,再画娥眉,乘坐炀帝派来的七香车再入宫来。“自此炀帝与宣华,朝欢暮乐,比前更觉亲热。未及半年,何知圆月不常,名花易谢,红颜命薄,一病而殂。炀帝哭了几场,命有司厚礼安葬。终日痴痴迷迷,愁眉泪眼”。看到隋炀帝这个样子,萧皇后彻底灰了心,从此不再做恶人,处处顺遂隋炀帝的意思。两个人从此夫唱妇随,狼狈为奸。杨广花花点子多,萧皇后还能帮他更上层楼,大隋的江山在他们的手中变成了吃喝玩乐的工具,从此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宣武帝元恪听说了发生在胡充华身上的这个神秘预兆,便特意将她召入掖庭,册封为承华世妇。高氏见胡充华纤丽动人,很顾忌她得宠。而胡充华十分机敏,善伺人意、行止乘巧,一颦一笑都自成风流姿态,就是女人见了也不自禁地喜欢她,因此貌美性妒的高皇后也觉得她楚楚可怜,更别说元恪这样的血肉之躯。胡充华宠冠后宫,元恪被她引得昼夜颠倒地在床帷间销魂。几天下来胡充华竟然怀了身孕,真像一颗一碰就淌水的葡萄。

一日清晨,杨广来向父皇请安,在回廊遇到了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杨广不禁为之怦然心动。第二天,杨广又巧遇宣华夫人,更巧的是周围没有外人。杨广按捺不住色心,开始对宣华夫人动手动脚。由于宣华缺乏心理准备,奋力争脱而出,来见文帝。由于宣华脸红气喘,头发散乱,引起了病塌上奄奄一息的隋文帝的怀疑。经一再追问,宣华夫人才无奈地说出;“太子无礼!”隋文帝一听不禁火冒三丈,怒骂道:“畜生!何足以托付大事,是独孤皇后耽误了我啊!”说完,又一选连声地命令身边的近臣柳述、元严道拟诏,一面废掉杨广太子之位,一面招废太子杨勇入宫,准备复其太子之位。
在这危急关头,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杨广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和自己的智囊团商量对策,一面将代皇帝拟诏的柳述、元严道逮捕入狱一面派派左庶子张衡到仁寿宫去谋害文帝,一面派人招废太子杨勇父子入京,以皇帝的名义赐死。事毕后,父皇新丧的杨广就在宣华夫人宫中度过了消魂的一宿。

六宫嫔御都各自祈祷,但愿只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这里有一个原因,北魏从道武帝拓跋开始立下两条制度:一是立皇后必令皇后的候选人亲手铸造一个金人,铸成的就预示着吉利,可以当皇后,铸造不成的就不能立;二是立子杀母,儿子被立为皇位的继承人,母亲必须被立即杀掉,可能仿效汉武帝杀钩弋夫人的故事。北魏先后有八位帝母做了这种制度的牺牲品。胡充华对此毫不在意,她慨然对元恪说:“依照国家的旧制,儿子为储君,母亲应赐死,但妾却不怕一死,宁可让皇家有可以继承的人而不愿贪生!”这就是胡充华聪明的地方,在她的曲折辗转提醒下,元恪一定会考虑胡充华注定不幸的结局怎样绕过去。

义成公主是隋炀帝的妹妹、萧后的小姑,远嫁给突厥可汗和亲。听到萧皇后的下落,就派使者迎接萧皇后。这萧皇后终于有机会远离了羞人的故土,能够出国旅游,那里天高皇帝远,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那些丑事,也可终老天年。谁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萧皇后在此见到了自己的爱子赵王。但赵王觉得他母亲已为“失节之妇”,不再搭理,给奶妈痛斥萧太后是失节之人。“萧后听见,不觉良心发现,放声大恸,回思炀帝旧时,何等恩情,后逢宇文化及,何等疼热。今日弄得东飘西荡,子不认母,节不成节,乐不成乐,自贻伊戚如此。越想越哭,越哭越想,好像华周杞梁之妻,要哭倒长城的一般。”就算真的哭倒了长城,估计也永远不会像孟姜女一样被人称颂。真是:掬尽三江水,难洗今日羞。

·上一篇文章:慈禧有位英伦情人?
英爵士着作出版惹争议·下一篇文章:秦昭王时向北开疆的奇谋
太后和戎王通奸生子

但一个老头哪里能经得起这般折腾,很快就重病不起了。在病中,隋文帝还不能割舍二位美人,要她们陪侍在床,每天端汤喂药。而那些大臣们和太子杨广则只能陪在外殿,每日问安而已。

高氏生下一个儿子,可是生下不久就夭折了,又生下一个女儿。她非常想要一个儿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但是自从生下女儿建德公主后再也没有生育。她知道女人娇媚的容颜只是一时,若没有儿子的话很可能宠遇衰竭。于是一腔的怒火发泄在于皇后的身上,高氏是个妒忌心极强的女人,她恨不得将于皇后撕成碎片。

运河尚未凿成,天下已经大乱。杨广在位的十几年间虽然征服了无数美女,却没有征服李渊等几个美男。在他第三次游兴扬州之时,天下已经大乱。太原留守李渊攻下长安。杨广曾顾影自怜说:“好头颈,谁当斫之?”萧皇后不得不丢开最后一丝幻想,陪伴及时行乐的皇帝“趟浑水”。《北史.后妃传》记载了萧皇后内心的痛苦。有人禀告,宫外马上要造反了,请示皇后怎么办。萧氏摆了摆手,惋叹道:“天下事一朝至此,势去已然,无可救也。何用言,徒令帝忧烦耳。”翻译成俗话,就是混过一天算一天。宇文化及与兄长宇文智及在扬州起兵造反,率兵进入离宫,只见炀帝与萧后并坐而泣,看见众人,便道:“汝等皆朕之臣,终年厚禄重爵,给养汝等,有何亏负,为此篡逆?”裴虔通道:“陛下只图自乐,并不体恤臣下,故有今日之变。”一个昏庸无耻的皇帝居然此时还不自省,责问同样无耻的下属,而平时助纣为虐的下属现在到很义正词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炀帝在寝殿西阁被宇文化及下令缢杀,时年四十九岁。萧皇后和阳光共同生活了23年。如今,国亡了,家破了,丈夫被杀了,儿女也不在了。

本文摘自《帝王后宫私生活之谜》,华浊水编着,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文章:萧皇后和宣华夫人是两位被人多次易手、历尽风流的极品女人·下一篇文章:揭秘古代史上被6个皇帝疯抢60年的女人

北魏是鲜卑人建立的国家,宣武帝元恪本来复姓拓跋,因为当年孝文帝过于偏激地倾慕汉族文化,将鲜卑的姓氏全部改成了汉族的单姓。元恪在太和二十三年即位,当时只有十六岁。

隋炀帝还倾全国之力三征高丽。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动对高丽的战争,在穷兵黩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但加重了百姓的负担,而且使无数的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这种丧失民心的行动,更使得国内到处揭竿而起,到处是狼烟,到处是盗贼,进一步加剧了国内形势的动荡。

高氏当了皇后没有多久,宫中又来了一个叫胡充华的嫔妃,她是司徒胡国珍的女儿。胡充华不仅姿色倾城,而且秀外慧中。据传说胡充华出生的时候家里笼罩了满室的红色光芒,胡国珍向术士赵胡询问吉凶,术士说这个女孩儿的前程不可限量,当为天地之母,生天地之主。好像史书记载所有的皇后出生时都有一些奇异的预兆,不知是真是假,也可能是当了皇后之后被敷衍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或者一些高官显宦为了自己的女儿将来当皇后故意编造荒诞的故事来为自己造势。

萧皇后出生那年,北周杨坚接受静帝禅位而作了隋文帝。八年后隋军攻入建康,统一了全国。杨广在平陈战争中功绩显赫,为了表彰他,文帝除了给他加官晋爵外,还下诏天下名门世家将家中未出嫁女儿的生辰八字呈报朝庭,以便为年方二十一岁的杨广选择王妃。谁知挑来选去,唯独刚满九岁的萧氏女入选。独孤皇后对这位稚嫩可人的未来的媳妇十分喜欢,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抚养。聪明过人的萧氏女一点就通。四五年下来,她不但出落成一个明艳秀丽的小美人,而且知书达礼,多才多艺。
杨广当时驻守扬州,按朝规他每年进京朝觐一次,他见到萧氏一年年长成,出落得如此动人,他的心为之荡漾不已。隋文帝与独孤皇后商议决定,在开皇十三年杨广入朝时,为他和萧氏女完婚。这年杨广二十五岁,萧氏刚满十三岁。洞房花烛夜,杨广心花怒放地把娇羞万状的小王妃拥进怀里,也拥抱了无穷的希望。因为替他们合婚的人,曾经私下里向杨广透露说:“萧女命中注定要入主中宫,母仪天下。”萧氏既然要母仪天下,那么他这个作丈夫的不就是一朝天子了么?虽然晋王此时不是太子,但他觉得希望就在前方,因此他把萧妃视为自己命中的福星,对她珍爱备至。

自从元恪即位以后,对尚书令高肇极为信任,将朝政大权委托他处理。所以北朝的政令几全出自高肇的手中。景明四年,高肇的侄女也被元恪纳入后宫封为贵嫔。高家是北朝最显赫的家族,高氏的伯母即高肇的妻子是宣武帝元恪的姑姑高平公主,表兄高猛娶了元恪的妹妹长乐公主。显赫的家世加上高氏美艳的姿色,这样的妃子元恪不能不看重。自从高氏入宫以后,元恪对待于皇后虽然还是十分宠幸,但不像以前那样专一了。

这萧皇后在夏宫安身未稳,一夜恩情,第二天,窦建德“即差凌敬送萧后等,到突厥义成公主国中去。萧后原是好动不好静的人,宵来受了曹后许多讥辱,已知他不能容物。今听见要送到义成公主那边去,心中甚喜。想道:“倒是外国去混他几年好,强如在这里受别人的气。”催促凌敬起身,下了海船,一帆风直到突厥国中”。

大业十二年秋天,隋炀帝准备偕萧皇后第三次游江都时,众大臣苦苦劝谏:“若再纵情游乐,天下恐生变故!”隋炀帝不以为然地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年过半百不为天。”他觉得只需自己享尽了繁华,即使国破人亡也不足惜。

关于隋炀帝的皇后萧后,《说唐》语焉不详。

看到隋炀帝对宣华夫人难以割舍,萧皇后怕夫君伤心过度,便劝丈夫在宫里挑可心的美人,填补宣华夫人留下的空缺。当丈夫认为后宫姿色平庸没有出色美人的时候,萧皇后亲自出面帮夫君挑选美女,供隋炀帝享用。甚至为了讨丈夫的欢心,不惜自己“把宫袍卸下,重施朱粉,再点樱桃,把发鬓扯拥向前,改作苏妆。头上插着龙凤钗,三颗明珠,滴垂挂面,换一套艳丽的宫娥衣服”,扮作宫女,一博隋炀帝一笑。那“萧后改妆,驾到宫门,就停车细步,装着婀娜娉婷,走进丹墀,离殿上前有一箭之地。炀帝举目往下一看,果然有人拥一位女子,态度幽娴,轻尘夺目,一步步缓缓的走进殿来,俯伏在地”,萧后的举动引得炀帝不禁龙颜大悦。

杨广登太子位一年后,独孤皇后因病而死。隋文帝摆脱了妻子的严厉约束,开始沉溺于酒色,无心管理朝政。从仁寿二年,太子杨广就开始握有实权了。隋文帝暮年入花丛,和宣华、荣华二夫人如胶似漆。那宣华夫人乃是陈宣帝的女儿,生得性格温柔,丰姿窈窕,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隋文帝宠爱尤甚。隋主自此以后,日日欢宴,比独孤后在日,更觉适意。隋文帝曾心满意足地对两位美人说道:“朕老矣!情无所适。今得二卿,足为晚景之娱。”

为了饱览江南秀色,隋炀帝下令凿通了连及苏杭的大运河,然后带领萧皇后及众多佳丽浩浩荡荡幸游江都。炀帝下江南时,只见运河中舢舻相接绵延二百余里;骑兵沿岸护卫,旌旗敝野。秀娟剪花,布幔遮道,到处流光溢彩,如同天宫;龙船摇橹拉纤的都是年轻的宫女,柳腰款摆,姿态曼妙,让隋炀帝大饱眼福,谓之“秀色可餐’;而宫女们梳妆洗下的脂粉流满了运河,香气数月都不散尽。大业六年,因为要到扬州看琼花,隋炀帝偕同萧皇后再次游幸江都。可惜此时江都的繁花开尽,隋炀帝又想东游会稽,命人开凿通会稽的江南河。

“炀帝荒淫之念,日觉愈炽,初命侍卫许庭辅等十人,点选绣女;又命宇文恺营显仁宫于洛阳;又令麻叔谋、令狐达开通各处河道;又要幸洛阳,又思游江都。弄得这些百姓东奔西驰。不是驱使建造,定是力役河工”。这百姓出钱出力,再无宁日。搞得百姓疲于奔命,怨声载道。不但这皇帝自己祸害百姓,连那些宫里的太监,各地的官员们也借着皇帝的名号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中饱私囊。直搞得沸反盈天,民怨沸腾,到处乌烟瘴气。

途中萧后到扬州祭奠隋炀帝,看了那些陪隋炀帝自尽的傧妃,隐隐有羞愧之心。“萧后见了巍然青冢,忙扑倒地上去,大哭一场,低低叫道:“我那先帝呀,你死了尚有许多人扈从,叫妾一人怎样过?”凄凄楚楚,又哭起来”。萧后起身化了纸,奠了酒,先行上轿。随同萧后而来的两个隋朝的太监和宫女却自尽在隋炀帝的墓前。

但《说唐》对萧皇后的美,有过侧面的形容。《说唐》三十六回,李密随王伴驾,“魏国公李密随驾,此时乘了一匹轻骑骏马,在岸上观看龙舟。只见萧妃在龙舟内观览岸边风景,果然有天姿国色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觉使人魂消魄散,称赞道:“世上哪有这般绝色的女子。”李密不住眼在岸上往船内观看”。这作为国公,一个美女也就罢了,看一次还不行,看了又看。而且这个女人是皇上的女人,这李密为此险些被砍掉了脑袋。不是美得不可思议,他不会不顾自己的性命。

当宇文化及准备在后宫打开杀戒的时候,看见萧后花容、大有姿色。心下十分眷爱,便不忍下手。此时,其它隋炀帝的傧妃死的死,逃的逃,有的遁入空门。而萧后曲意逢迎,获得了宇文化及的欢心,隋炀帝的宫殿成了宇文家的后院,隋炀帝的傧妃们也成为了宇文家的战利品。这萧后虽然保住了性命,从隋炀帝的贼船又上了宇文家的贼船。萧皇后死了隋炀帝,又追随宇文化及,朝阳夜夜笙歌、朝朝歌舞,照样活得潇洒,照样仪态万方,光彩照人。什么亡国之痛,什么和炀帝的夫妻恩情,什么名节、气节之类,全都抛到了脑后。正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门前是与非。

清褚人获《隋唐演义》对于萧皇后的介绍比较齐全,结合正史,不妨介绍一下。

隋炀帝觊觎已久的皇位终于到手,彻底露出了贪欢好色的本来面目。炀帝自登宝位,退朝之后,即往宣华宫,恣意交欢,任情取乐,足足半月有余。而当初萧后在东宫的时候,两个人朝夕不离,极相恩爱。而今立了皇后,反而连个面也见不着了。萧后开始以为他刚死了父亲,自己一个人独自守丧。后来打听得知,原来他夜夜在宣华夫人的宫里淫荡。萧皇后不觉大怒:“才做皇帝,便如此淫乱,将来作何底止?”于是便以将他父亲刚死就淫父亲的妃子的事情曝光相威胁,逼迫隋炀帝将宣华搬到宫外,希望以此逼迫他收敛自己的行为。
自从宣华夫人离开后,隋炀帝终日如醉如痴,长吁短叹。眼里梦里,茶里饭里,都是宣华。萧皇后见此情景,知道采取这种强行隔离政策并不能换回隋炀帝的真心,反而可能给自己招来祸患。为了自己着想,不如索性成全他们。“炀帝大喜,那里还等得几时,随差一个中宫,飞马去诏宣华”。

有些女人的美对岁月是免疫的,年龄对她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她们天生丽质,永远娇媚迷人。萧皇后曾贵为皇后,也曾屈尊为他人的侍妾,有承欢于帝王的殊荣,也有委身于蛮夷的羞辱。但她没有什么心肝,总能做到随遇而安。一生经历了南北朝、隋、唐几个朝代,近半个多世纪的风云。历史记载有的说她活了六十七,有的说她活了八十,但无论是哪一个年龄,在那个时代都是高寿。想想她一生的遭遇,活到这个年龄多么的不容易。她不是政治上有为的女强人,也不是一个能够影响历史进程的女人。像杨花一样随波逐流是她一生的主要特点。


西苑的十六院已建成,但尚且缺少美女主持其中。于是隋炀帝又与萧皇后一道,从应征而来的天下美女中,选出品端貌妍的十六人,封作四品夫人,分别主持十六院。又选出三百二十名美女,学习吹弹歌舞。其余美女的十人一组,分配到各处亭台楼榭充当职役。玩腻了十六院,隋炀帝又命人建造了一座精巧别致的“迷楼”。更选三千童贞女子轮番入阁值夜,隋炀帝任意寝宿。真可谓是日日新婚、夜夜洞房,乐不可支。就是天上神仙,也没有这般逍遥受用。把一切军国大事,尽抛脑后。可怜文帝和独孤皇后多少年的励精图治和勾心斗角才换来的成果,一朝被杨广挥霍一空。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即位。公元630年,年届花甲的萧氏,含泪回到长安。此时,突厥大败,义成公主死了,颉利可汗遭擒。按理说,萧氏仍属“战俘”,但她特殊的身份,居然赢得了大唐的礼遇。《旧唐书.太宗本纪》载:“四年春正月乙亥,定襄道行军总管李靖大破突厥,获隋皇后萧氏及炀帝之孙正道,送至京师。”萧氏归来,李世民给足了面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