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的故事,吴佩孚介绍

苏东坡,名轼,字子赡,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仁宗嘉佑二年进士,历任翰林学士兼侍读、兵部尚书兼侍读、端明殿翰林侍读等职,死后谥为文忠公。他反对王安石的新法,因而多次被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屡遭贬谪,最远被贬到琼州,为琼州别驾。六十六岁时死于常州。
苏轼是有多方面成就的作家。他的散文和诗、词都很有名。在散文方面,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在词方面,他和辛弃疾齐名,为豪放派的代表人物。
苏轼的作品保存下来的:文章有《经进东坡文集事略》;诗有《苏诗编注集成》和《苏诗补注》;词有《东坡词》和《东坡乐府》。
杭州上城地区,有一条小巷,叫惠民巷。北宋以前叫巾子巷。惠民巷的由来,还和苏东坡有关呢!
那是在北宋元佑五年的事。当时苏东坡又到杭州任太守。可是一到杭州,就遇到雨水不调,荒年歉收,加之时疫流行,杭州城大街小巷,到处可见求医的穷苦百姓。
且说杭州当时有个大富翁叫金百万,生得五短身材,獐头鼠目,为人刻薄吝啬。他瞅准了疫病蔓延的时机,赶着在巾子巷口开起了个药铺,明为济病,实际上是想大发横财。但贫苦人家买不起他的药,许多人只好在家呻吟等死。金百万眼看药铺生意清淡,眉头一皱,又生一计:吩咐仆人贴出一张告示,说是为怜贫救人,本铺可以凭保赊药,月息三成。这一招果然有效,一些贫苦的人,就赶来赊药了。
苏东坡得到时疫蔓延的禀报,急忙骑马到市南坊实地察看。老百姓见是苏太守来了,知道他为官清正,纷纷上前拦住喊道:苏太守,我们没钱看病,您老救救我们吧!
苏东坡下马步入人群,逐一探问。当他经过巾子巷口,看到药铺前的告示以后,气得大胡子都翘了起来。
回到衙里,苏东坡将他所见的情况说给继妻王润之听。王润之说:夫君,这种疾病不知属于何类?
苏东坡说:属于湿性,和前些年在黄州所见到的一样。
王润之说:那不是可以用圣散子来治吗?
苏东坡点点头:药是对症,价也不高,只是杭州人口众多
王润之说:把我的首饰拿去变卖,可以凑足黄金五十两。先开个药坊,施舍圣散子;再去找参寥高僧请教。你看如何?
苏东坡想了想,觉得也只有这样,说:这样,全杭州城的百姓都要感谢夫人的。
王夫人所说的参寥,是苏东坡一个诗友,精通医道。这天,苏东坡去找他商量。一见面,参寥就说:我已知苏公要来了。
你如何知道的?苏东坡问道。 昨晚我梦见一块巾子包着一些金子。 这梦怎解?
巾者长也,金者贵也,想是一个长长的贵人要来了。
原来苏东坡不但有一撮大胡子,而且最明显的特征,是个子较长,被人称为苏长公;他的几位挚友也有叫他苏长子的。
苏东坡听后淡淡一笑说:今日是没有心思和高僧开玩笑了!接着,他说出了新近时疫蔓延,想办个药局施舍圣散子的事,只是深恐财力不济。
参寥想了想,说:待老僧且去跑一趟,向金百万化化缘看。
这边,金百万采取赊药的办法之后,引得不少赤贫病人上了当。他面对着赊药加息的借据,正窃窃自喜,忽见一老僧进来,打着稽首,口中喃喃念道:
老僧参寥,为苏公东坡施舍圣散子之药,特来化缘,望金翁为济贫救病,捐助纹银千两。
金百万听到要他捐助偌大一笔舍药银子,连忙捂住耳朵,并吩咐仆人将参寥撵出家门。参寥边走边说:积功德,免病灾;损阴德,有飞祸!金百万狠狠地朝参寥背后吐了口唾沫。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忙叫仆人搀扶。[]原来他自己也染上了时疫。
为了早日痊愈,金百万请了个姓钱的医生来看。哪晓得钱医生也看不好他的病。
这一天,他正在床上呻吟。有人告诉他:苏太守在巾子巷开设个惠民药局,向穷苦百姓施舍圣散子,十分灵验。他便要仆人到药局去把药方取来。
仆人说:老爷,这圣散子是成药。药方是苏太守秘藏的,什么人也不传。听说,这药方是苏太守从他的同乡好友四川峨眉山巢无修那里得来的。苏太守曾指天发誓,决不另传他人。
金百万听了,心里顿时七上八下,便对仆人说:那就给我去撮几付成药来吧!
仆人跑到巾子巷惠民药局,拨开取药的人群,挤到前面,大声说:我要买十付圣散子治病。
药房管事人说:我们这里只管施舍,不卖药。 仆人又说:那就施舍给我几付吧。
管事人说:苏太守立的规矩,舍药前先要问明病情。再则,此药只舍给穷苦人,不舍给有钱富翁。看你的样子,不象个没钱撮药的
仆人的脸一下子红了,只好实说:这药是我家主人金百万要的。就给七付吧,你行行好。不然,我回去实在交不了差。
管事的还没碰上过财主老爷求舍药的事,就向医官禀报。医官根据苏东坡事先的关照,问明了病情以后,说:凡有钱的人求施药,每要一付,须先捐助药局一百两银子。
仆人回来向金百万一说,金百万想,钱医生给我开的最贵重的药,也不过五十文一帖。这不是明明在敲竹杠吗!但转念一想,只要能救命,也就顾不得银子了。
金百万吃了七付药后,出了许多汗,热度退了不少,感到圣散子确实灵验。他就要仆人再拿银子到惠民药局去换圣散子,并关照说:先问问清楚,再服几付能全愈;银钱不够,再回来取。
仆人再次来到惠民药局,将情况说明。这时,苏东坡和参寥正在惠民药局监制圣散子。得知以后,便对那仆人说:此药对时疫三付见效。你家老爷已服七付,尚未痊愈,定是意不专、心不诚之故。
仆人忙申辩说:这次我家老爷确是诚心服药,最近也没有行什么不善之事。
苏东坡恼怒了,大声地说:不得如此狡辩!去告诉你家主人,为何规定穷苦老百姓赊药要加息三成?为何无礼撵走化缘高僧?!这些就是不善之事!不善之事,生于不善之念;不善之念;必产生不善之症。若要病除,一要铲除不善之念,速将贫苦百姓的赊药借据当众焚毁。二要按章再捐银子,愈捐得多,病就愈好得快。否则,病势加重,必死无疑!
金百万得到仆人的禀报以后,为了救命,不得不件件照办。医官收到银子以后,请示苏东坡。苏东坡说:有不少病人,远从江干或下城赶来,很不方便。赶快将这些银子配成药,在众安桥和江干各找一处简易房子,设个施药点,也叫惠民药局吧!
这样一来,杭州城就有了三个惠民药局了。许多患病的穷苦人,靠了苏东坡施舍的圣散子,得以痊愈。据说,前后救活了好几千人。
因为巾子巷的惠民药局最大,开设的又最早,人们便把巾子巷改称为惠民巷了。这也是群众对太守苏东坡为民造福的一种纪念。

betway必威官网 ,中国近代史上不乏书生领军大获成功的例子,清朝的曾国藩是一个,李鸿章是一个,无疑,民国初年的吴佩孚也算其一。
北洋军人多不读书,所以,吴的秀才出身就成了很让人羡慕的履历。吴佩孚成为威风八面的孚威上将军后,军政界多当面以玉帅、吴二哥恭维之,背后却全起哄叫他吴秀才,他也欣然默认了。美国史学家费正清显然也看重这个北洋军人的文化背景,干脆称吴为学者军阀。
南北战争中的吴佩孚
民国初期,吴佩孚这三个字是无法擦掉的,报章上隔三岔五地就会出现这个名字。
想当年,吴佩孚是何等威风!他率部南征,出直隶而河南而湖北而湖南,势如破竹,一气逼近广东。
本来,袁世凯已经凭武力统一了中国,但老袁的帝制自为,又惹恼各路军阀,西南遂竞起割据政权。老袁死后,段祺瑞领衔内阁,迭令各省取消独立服从中央,但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段祺瑞便下令大军南征。北军南下,气壮山河,而其中最锐者,即吴佩孚的陆军第三师。谁都明白,只要这位中将师长一声令下,他军纪严明的大军即可底定三湘并进而荡平粤、桂两省,北京政府武力统一的梦想则指日可待!
然而,就在捷报频传之际,吴佩孚却突然按兵不动了,他开始匪夷所思地与占领区的军政首脑、士绅终日饮酒赋诗,不再言战!
老段急得亲往前线劳军,并破格授予保定速成学堂测量科学生出身的吴佩孚以孚威将军的殊荣和勋位,以励其一鼓作气扫平两广进而统一中华。可是,吴佩孚愣是不买账!过了段时间,竟擅自撤军,把北洋军打下的大片江山拱手送还南方!
说实话,没有吴佩孚的罢兵,一部民国史怎么落笔,还真挺难说哩!
吴佩孚息兵衡阳的日子里,博得了极好的声誉,因为他罢兵的理由是呼吁和平,所谓罢兵主和是也。为什么这样做呢?阋墙煮豆,何敢言功?并非寇仇外患,何须重兵防守?对外不能争主权,对内宁忍设防线?(吴佩孚通电语),所以,俺不干了!
老段气得直蹦:秀才造反啦!
其实朝野都明白,战功赫赫的吴秀才理应被任命为湖南省督军或省长。老段却安排了别人,这才惹得秀才造了反。
也许,段祺瑞不论功行赏,是怕性情刚毅的吴佩孚坐大不能羁縻吧?正在北京政府为吴的罢兵猜测不已之际,湖南那边又传来吴氏的四不主义:
不做督军,不住租界,不结交外国人,不举外债。
果然,他吴佩孚一生没破此四戒。在那个纷纷借重洋人的时代,敢公然向国人作出这样承诺者,绝无仅有。
支持五四运动
就在吴佩孚与政府大打通电战时,1919年5月4日,北京的大学生们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拒签出让青岛的《巴黎和约》,示威者捣毁并焚烧了官员的私宅。军警逮捕了三十来个暴徒。不曾想,却于次日激起全国范围的抗议浪潮。
呼吁拒签的,是知识阶级和一般民众,统治集团内部怕危及与西方列强的关系,大都主张接受这一条约。关键之时,远在南岳衡山之下的吴佩孚发言了,这个言人所皆欲言,谏人所不敢谏的区区师长,在湖南驻地公开越过好多级,直接向大总统徐世昌发出通电,一纸电文搅扰了中国政坛上的死水。
5月9日孚威将军的通电曰: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仆后继,民草击钟,经卵投石,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可有原!
倒不是吴佩孚只会打仗不晓政治,这位初登政坛的军人的政治主张,当时亦博得广泛喝彩,他主张:立即举行国民大会今后所有国事,悉由国民大会定夺!国民大会的代表由农、工、商、学四界组成,自下而上推选,由省至中央,这便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吴氏的国民大会说,赢得了在野政治势力的热烈赞同,从当任的黎元洪总统到南方的国民党领袖孙中山,都多次公开表示拥护国民大会的召开。吴佩孚的治国策既像西方的民选制度,又颇具中国特色,按说该大得人心并大行其道呀!
书生气的吴秀才没有料到,被专制大水淹了几千年的中华湖底,不是一块净土,而是一湾深不可测的泥淖,所有的理想化的东西陷进去都要变样,每每还使立志澄清其污者陷进去不能自拔,只好共同龌龊,否则便遭灭顶之灾。
他的政治纲领遭到了包括直系军人在内的各路大小军阀的非议:国民说了算,他们就得下课;若让他们下课,岂不过于天真?所以,吴佩孚就落寞,就没法儿留在京城。
那时,他忠心不贰的老上级曹锟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非要到大总统的宝座上过过瘾。尽管吴佩孚极力反对,但老曹还是以行贿议员的卑劣手段,当选新一任总统。远在洛阳的吴大帅忍看刚有新气象的北京政坛再度衰败下去,却一筹莫展。

为了杜绝任人唯亲,吴佩孚曾下过一道手谕,蓬莱吴姓五世之内不得依傍他为官。
吴佩孚是北洋军阀中少有的秀才出身,颇有儒将风度,时称吴大帅。他是亮相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时代》周刊封面的首个中国人,1924年9月8日出版的《时代》周刊称之为Biggest
man in China(中国最强者)。
其时,吴佩孚拥有着北洋政府授予的将军府孚威上将军称号,掌握着直系最多的兵力,拥兵数十万,虎踞洛阳,是当时实力最强,控制地域最广的实力派,其势力影响着大半个中国。人们普遍看好吴佩孚的前途,上海英文杂志《密勒氏评论报》的主编、美国人约翰鲍威尔甚至认为他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统一中国。
吴佩孚其时如日中天的声誉,来自于袁世凯死后直、奉、皖等派系群雄逐鹿的两场战争。1920年吴佩孚在直皖战争中击败皖系,权倾一时。1922年4月底至6月初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任直军总司令,再次打败了张作霖的12万奉军。
谁知,就在吴佩孚成为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人物的一个星期后,9月15日,张作霖出兵十五万人,分两路向山海关、赤峰、承德方向进发,曹锟任吴佩孚为讨逆军总司令,率二十万人马迎战,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直系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惨败。
吴佩孚从时代的宠儿一下跌到人生的低谷,率残部两千余人败走天津,后避难鄂豫交界的鸡公山。其间,遭到冯玉祥一个多月的围困,段祺瑞还乘机暗派杀手对他进行暗杀,吴佩孚头发一夜全白。
就在吴佩孚险象环生之际,1925年春,浙江、江苏、湖南三省督军孙传芳、齐燮元、赵恒惕联名致电吴佩孚,愿一如既往地跟随其后。于是吴佩孚应邀赴武汉出任了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
1926年7月,南方国民革命军以蒋介石为总司令誓师北伐。吴佩孚地处两湖,事实上成为了北伐军的头号目标。汀泗桥、贺胜桥、武昌血战后,吴佩孚兵败两湖,无奈只好流亡入川,靠曾受其重恩的军阀杨森庇护。
有趣的是,吴佩孚在其宦海生涯中曾留下三件批文,令人拍案叫绝!
一是有个政客曾在别处为官,政绩平平政声亦糟,得知吴佩孚主政直鲁豫,便托关系来求吴,想到河南谋个官职。报告呈上案头,吴佩孚大笔一挥批曰:豫民何辜?意思是河南老百姓有什么过错,竟要这样的人来当官,承受因他当官而带来的祸害因为为官一任,可造福一方,也可祸害一方。吴佩孚不买推荐者的账,也不用官话套话挡驾,仅以老百姓的利益为由凛然拒绝,义正辞严。
二是某下岗军佐得知吴佩孚帐下有一旅长空缺,毛遂自荐来跑官且拟了自荐书,里面大谈理想抱负志向然后言归正传,最后是愿为前驱功成解甲退居故里植树造林福泽桑梓云云。吴佩孚批示:且先种树。对这等志大才疏、夸夸其谈的跑官者,吴佩孚的批示很有针对性既然你有这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先回乡种种树再说。
第三件则更有趣了。当时德国驻华公使的千金正值妙龄,对吴佩孚无限仰慕,相思无门,这洋妞思想也真够开放,径直写信向吴佩孚求婚。吴佩孚不识德文,吩咐秘书译出呈上,那情书便成了公函。吴佩孚依例挥毫阅示老妻尚在!以老妻拒洋妞,吴佩孚的这等情怀有几人能比得了?
每次批示不多不少都是四个字,风趣有加而嘲弄有力。吴佩孚的书信也如批示一样幽默。他有一老同学曾致信与他,欲在他手下谋一后勤部门的所长职务。吴佩孚回信说:所长必有所长(chang),兄之所长何在?老同学讨了个没趣,只好作罢。
直到1931年春,蒋介石已巩固了自己的政权,才允许吴佩孚离开四川。吴佩孚结束了四年流寓生活,定居北平。吴佩孚自撰了对联,挂在北京居所的客厅:
得意时清白乃止,不纳妾,不积金钱,饮酒赋诗,犹是书生本色;
失败后倔强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园抱瓮,真个解甲归田。
在这长联中,吴佩孚明确地表明了四不,即:不纳妾,不积金钱,不出洋,不走租界。
这四不,吴佩孚都做到了。关于吴佩孚的清廉与正直,上海《民生》杂志曾在1939年创刊号上曾专门描述过:他虽身居要职,无奈赋性刚毅,廉洁自守,与其部属同甘共苦,所以说到他的衣服方面,当在职时除了数袭必备的军服外,西装和华服一件也没有的。他的衣料全系国产所制,绝无一袭非国货之物,即家中眷属亦然如是,至于西服则吴将军终生并未穿过。他权势虽然显赫,为了杜绝任人唯亲,曾下过一道手谕,蓬莱吴姓五世之内不得依傍他为官。
吴佩孚的民族气节更是让人称道。1935年10月,日本人掀起所谓华北自治运动。日本人及汉奸多次上门来拉吴佩孚下水,均遭到吴佩孚的严词拒绝。一直不为所动。七七事变后,北平危急。吴佩孚拒绝南逃,在客厅的墙壁上挂上了关羽和岳飞的画像以明志,誓死不与日本人合作的决心。据吴佩孚的随员、英文翻译陈文会回忆,北平陷落后,投降日本的江朝宗上门劝降吴佩孚,吴佩孚骂道:你年纪比我大,还当日本人走狗,卖国求荣,真是白发苍苍,老而不死。遂与江朝宗绝交。
董必武在《日本企图搬新傀儡》一书中对吴佩孚作出了中肯评价:作为军阀,吴佩孚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关、岳,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第二,吴氏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的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较他同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