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观众喜欢的是观音,怒撞不周山

上古传说世上有两位大神,一位是主管水的水神共工,一位是主管火的火神祝融。
  两位大神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不得不说两位大神都属于有钱任性的主儿。
  水神共工派大将相柳、浮游担当先锋,猛扑火神祝融居住的光明宫,把光明宫长年不熄的神火浇灭。
  火是光明的源泉,顿时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此举,可把火神祝融给惹毛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
  火神祝融驾着冒着烈焰的火龙出门迎战。
  所到之处,云雾廓清,雨水齐收,黑暗退去,大地重现光明。
  对此,水神共工恼羞成怒,令相柳和浮游将三江五海洪水灌向祝融,刹时浊浪飞泻,黑涛翻腾,白云被淹没,神火被浇熄。
  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大水一退,神火又烧了起来,加上风神帮忙,祝融风助火威,火乘风势,直扑水神共工。
  水神共工本想留水御火,可水泻千里,哪里留得住。
  只见火神火焰长舌般卷来,共工和他的小伙伴被烧得焦头烂额,东倒西歪。
  见势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   
  水神共工率水军且战且退,逃回大海。
  本来以为火神祝融遇大水,肯定会知难而退。
  对此,水神共工立于水宫,得意洋洋。
  洋洋得意的人迟早要遭殃,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穷寇莫追只是别人的谎言。
  被惹毛的火神祝融并没有因为艰难险阻而驻足不前,他披荆斩棘全速追击。
  火龙所到之处,海水滚滚向两旁翻转,让开一条大路。
  火神祝融直逼水宫,水神共工硬着头皮迎战。   最终火神祝融大获全胜。
  浮游活活气死,相柳逃之夭夭,共工心力交瘁,无法再战,向天边狼狈逃去。
  水神共工逃到不周山,回头一看,追兵已近。
  泥菩萨尚且有半分火气,何况还是真菩萨。
  恼羞成怒的水神共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大吼道,“匹夫,老子跟你拼了。”
  只见恼羞成怒的水神共工一头撞向不周山的山腰。
  “哗啦”一声巨响,脆弱的不周山竟给共工撞断。
  原来这不周山竟然是根撑天柱,柱子一断,半边天空坍塌下来,露出石骨嶙峋的大窟窿,顿时天河倾泻,洪水泛滥,人间一片惨象。
  这简直是真实版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呀!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才有女娲采石补天的神话传说。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才有孙悟空和《西游记》。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才有贾宝玉和《红楼梦》。
  由此可见,世间万物的发展,都离不开一个推手呀!

betway必威官网,汇聚了全国各剧种顶尖名家和新秀的大型戏曲节目《擂响中华》正在西安录制。作为评审之一,86版《西游记》中观音菩萨的扮演者左大玢亮相,引发现场观众欢呼。75岁的左大玢也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湘剧表演艺术家,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她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培养戏曲演员、传承湘剧文化。
  希望《擂响中华》让年轻人爱上戏
  华商报:这次来西安录制《擂响中华》6天12场,为什么会愿意来当评审?
  左大玢:因为《擂响中华》这个题材影响深厚,中国传统文化几千年,时代在进化,我们要更好地把传统文化向全世界推广出去。
  华商报:《擂响中华》借鉴了流行综艺节目的形式,你觉得这对推广传统戏曲文化有什么帮助?
  左大玢:我觉得有很大帮助,这个节目的舞台上展示的基本都是各个剧种流传很久的经典剧目,我们录制的每一场都有很多观众,其中有年轻人,还有外国人,可以让更多年轻人喜欢懂得什么叫传统戏曲。
  华商报:听说你现在还在做戏曲传承的工作?
  左大玢:我没退休的时候就在教戏,快退休的时候办了一个班,收了四十个学生,和她们同吃同住,生活在一起,教了8年。现在都毕业了,分到各个剧团了,成为中坚力量。我现在又是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我还得继续努力把自己的所学,把那些经典的湘剧传递给年轻人,让他们懂得传统的戏曲文化,再根据时代进行创作、改革,让戏曲一层层向更高的方面发展。
  我演的观音有很多遗憾
  华商报:你每场一出现大家都会欢呼,说菩萨来了。86年的《西游记》红到现在,你感受如何?
  左大玢:我很理解,其实大家本来就很敬仰大慈大悲的菩萨。观众认可,我也非常高兴,但他们其实喜欢的是观音菩萨,我只是个假的。
  华商报:当时表演有什么准备?
  左大玢:其实杨洁导演刚开始让我去演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演,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就不断到庙堂里去观察菩萨、罗汉的模样、手势,也不断找相关的书籍去看、去琢磨,慢慢就形成了这个路子。我是戏曲演员,演的时候也运用了戏曲的东西在里面。而且那时候我们都是用心拍的,没有人讲求金钱什么的,非常投入。
  华商报:《西游记》一直重播,看到自己的艺术形象经久流传,是不是觉得很满足?
  左大玢:其实我看我演的菩萨还是有很多遗憾的地方。但是没办法,电视剧已经定格了。它不像舞台表演,可以改进。
  华商报:现在还会考虑拍摄影视作品吗?

契丹先祖起源的神话故事:白马青牛。   
  横贯辽宁和内蒙有两条古老的河流–西拉沐沦河、老哈河。西拉沐沦河起源大兴安岭的南端,老哈河自辽宁的医巫闾山西下,两条河交汇,流入大辽河,是辽河的上游。西拉沐沦河,契丹语[潢水]之义;老哈河,[土河]之义,两河为大辽河上游,契丹族就在两河流域繁衍生息,并流传着一个美丽的神话。
  
  一位久居天宫的天女,觉得云霄之上的生活枯燥寂寞,她乘云来到人间,坐着一头青牛来着的车,从平地森林这个地方,顺潢水顺流而下。
  
  一位神人,乘着一匹白马,从马盂山顺土河向东走来。坐青牛车的天女和骑白马的神人在潢水和土河的交汇出[木叶山]相遇。天女和神人,松开白马,叱走青牛,满怀喜悦,相对走来。
  
  此时,天降花雨,地生灵芝,白花齐放,白鸟争鸣。万里蓝天,祥云飘荡,群山披翠,大地升起一片祥瑞之气。天女和神人在这普天同欢的日子里,携手相亲,花香传递心声,鸟语倾诉情怀,男欢女爱,天作之合,这就是契丹族关于自己始祖的传说。
  
  契丹人非常重视这个传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曾经在[木叶山]建始祖庙。奇首可汗[神人]在南庙,奇敦克汗[天女]在北庙,岁岁供奉,祭祀不断。每有战争,必祭告于此,以求战事捷顺。
     关于契丹民族的生活,还有个有趣的传说。   
  契丹的一个首领叫喎呵,头上戴着野猪头,身上披着猪皮,住在帐篷里。后来他的妻子偷了他身上披的猪皮,喎呵就从此不见了。契丹群众又推举了一个首领,叫昼里昏呵,他养了二十头羊,一天吃十九头,留下一头;第二天仍然有二十头羊,他又吃了十九头,留下一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他还是有二十头羊。
  
  这两个故事很离奇,当然绝不会是真事。不过从这两个故事里可以看出契丹族那时正从狩猎生活向畜牧生活过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