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女真定水,刘海帮工

女真抖开麻绳,完达攀着绳索向龙洞深处搜去。

汪中补书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刘海夸下诲口,消息传到全村。没多少事情的老头、老太,抽时间来看两眼的种田人,把一条田埂全站满了。

小白龙正在洞内作法,猛然,一块巨石砸在了它的尾巴上,疼得小白龙马上窜了起来。抬头向上一看,只见完达背着宝斧正向洞底滑来,它急忙推开吸在洞口的那个黑龙角,钻到了冰山外面。

汪中就从当年正月初五茶馆开业报起,张三某天几文,李四几文,王五几文,某天赵六几文,周七儿文,一口气报到腊月二十六,没有一笔记错、漏掉的,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三个铜钱摆两边–一是一,二是二。竟和原来记的账一模一样。当天,王老二把账记好,第二天照常收钱,一文不差。原来汪中眼观六面,耳听八方,每天读的记到肚里去了,茶馆里的小事他也留意,没想到今天帮了王老二的大忙,你说汪中记性神不神?

时光过得快,转眼过了年。春天下种时刻又到了。刘海看看雇来的几个伙计:百来亩田就靠这几个人,既要耕田耙地,又要下种施肥……累得黄汗淌,黑汗流,人瘦了,背驼了,吃没好的吃,睡没好觉睡,心里着实不忍。这天晚上,大家睡在床上。刘海说:”按理,要下三亩多小秧才够栽。连日辛苦,你们明天都歇息,睡个好觉。俗语说:’白天杀个猪,不抵晚上打个呼’。我一个人就够了。”五个伙计听罢,心想,他是领头的大伙计,乐得听他的,都同意了。第二天,不到天黑,刘海早早收了工,几个伙计一看,他只下了三分田的种,就那么一长候,哪里够呢?又不敢问他,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绰起利斧,将麻绳迅速地剁成几段,抖成碎麻扔进水里。这些碎麻一入水,立刻把虺蛇们一条条结结实实地捆成了一团,虺蛇们嘶嘶地叫着,但是全都动弹不了了。

一传十,十传百,汪中的名气越来越大。他把扬州城能找到的书都看了一遍。又出去游历了一段时间,遍访海内奇书,珍本秘籍,无书不看,又遇名师高朋指点,学问大有长进。但他不肯应试做官,又不会干别的营生,啃书不能当饭吃哪!想来想去,就在家门口挂了个招牌。”修补天下残书”,专门修补世上的绝版书,珍本书。因为他学识渊博,才气过人,顾客盈门。

大场上,只听得劈劈啪啪像炸豆子,大伙儿手里的稻粒子直向下掉,掉了还有,还有再掼……”咦,今年稻子’赖秸’呢!掼了还有,再掼,还是有!”八九个人偷眼看刘海。他正搏着袖子,笑嘻嘻地掐紧稻把喊:”掼一掼,千箩万担!”

自从完达走后,女真精心抚养一双儿女,日日夜夜盼望着完达归来。冬去春来,夏尽秋到,野火过后,向阳坡上长出了嫩草,牡丹和兴凯也像小树一样在长白山上茁壮地成长起来了。这一天,女真带领牡丹和兴凯登上长白山顶。他们看到北面新凸起的大山挡住了海上狂风,看到了黑龙江左弯右转起伏不定,人间仍不太平,女真呼唤着:“完达呀,是胜是败?你现在哪里?为什么不回家?”正在这时,一对美丽的喜鹊从云彩里飞来了,在他们头上盘旋,悲鸣着:“家!家!家!”

一天,天上的魁星驾云路过此地,忽然看见扬州三街六铺的众多招牌之中,隐隐露出六个大字:”修补天下残书”。魁星冷笑了一声:”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当即落下云头,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挟着一个满是灰尘的青布包,来找汪中汪中问:”老丈有何见教?”

betway必威官网,”今儿是三月初十,你记住跟我说的这番话!”

完达举起宝斧就要闯过去,突然想起女真临别的叮咛,便小心地观察起来。他看到珠起水涨,珠落水降,随着湖水的涨落,坛下的水草剧烈地颤动,而且还闪着阴森森的寒光。再定睛一看,这不是水草,是一种名叫虺的毒蛇!它们并不像老龙那样沉得住气,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个个张着嘴,吐着殷红的蛇芯,正盼着完达入水呢。完达擦了一把冷汗,知道一旦下水就会被虺蛇缠住咬死。

汪中的记性极好,不管什么书。过目不忘,没有钱买书,他就跑到书坊里找书看,一目十行。他一文不花,就把那本书由头至尾统统记到肚子里去了。书店的人笑称他为”书癫”,又夸他说:”无书不读是汪中。”

东家说:”横竖一条线,没得滂棵①;一塘八九棵,四寸半的档子。”

完达回头一看,不见了女真,急得他两眼冒金星,浑身直出汗,边跑边叫,三步两步就跑下了山头。

那一年年底,王老二照例把账册归拢装订好了,放到账桌上,准备第二天向赊账人收钱。不想半夜里老鼠碰翻了蜡烛台,把本厚厚的账册烧得一于二净。账桌也烧了个大洞。等到王老二起床扑救,只剩一堆纸灰了。想想一年白辛苦,老夫妻俩抱头痛哭。哭着哭着,王老二的老婆忽然想起说:”人家都说汪相公记性好,他每天在店堂里读书。作兴每天听到你记账的数目哩。”一句话把王老二提醒:”对呀!每天记账时,我都要高声报一遍,某某人今天上账几文,让客人核对,说不定汪相公记得哩。”当时就把汪中请来。汪中一听,笑了笑说:”小事,小事,莫烦,莫烦,我报你重记。”

“你要栽成什么样子?”刘海问。

在大兴安岭上,住着一对年轻夫妇,男的叫完达,女的叫女真。这一年,他们在黑龙江边种上了大麦、糜子和麻。秋天到了,庄稼熟了,可是恶龙挟着狂风暴雨又来了,江水泛滥,庄稼全给淹没了。水进了屋,上了炕,一个劲地往上涨,完达和女真只好爬到了山顶上。

秀才不耐烦了,起身对汪中说:”我千里迢迢,慕名而来,不想先生名不副实,让我空跑了一趟,我只好另请高明了。”当时就要取书走路。汪中反复推想,断定这部书是今人拼凑的古人作品,假借宋版书名义来为难自己。汪中说:”先生此书算不得奇书,不过是今人拼凑古籍的杂烩而已,不过书能乱真到此,也难能可贵了,原书奉上,还望鉴谅。

东家奶奶躲在楼上,偷偷朝下望。稻架子移了几处,大家手膀子发酸,地上的稻子慢慢地就铺满了,不晓得哪块来的这么多!刘海见大伙儿累了,连声喊:”歇息,歇息。”自己带头,一屁股坐在稻架上,抓了一把破芭蕉扇子”啪哒,啪哒”一阵扇。

这时,守门的两条老马哈鱼走了进来,看见这情形,便声嘶力竭地嚎叫起来,召来了一帮虾兵蟹将,在一旁乱蹦乱爬。女真抓起麻绳的另一端一甩,两条老马哈鱼就被抽倒在急流里,立刻被冲得无影无踪。鱼鳖虾蟹心惊肉跳,哆嗦成一团,谁也不敢再向前了。

汪中说:”我刚起床,尚未梳洗,客人先请用茶,稍待片刻我就来修补。”汪中进房洗脸,一边洗,一边想,还是想不起来。

亮月当空,东家奶奶打发四个佣人也来参加,连刘海一共是十个人,在五张稻架子前掼稻。每人掐一把稻在手,只听刘海大声叫道:”掼一掼,千箩万担!”

“有土就好凿了!”完达用斧去劈石壁,石裂土塌,一股泉水夺路而出,形成了一条长河,至今人们还管这条河叫蚂蚁河。

汪中立刻埋头默写起来,不消几个时辰,汪中就抄补完毕。魁星一看,心里暗暗称赞:果然名不虚传,他交了补书费,出门化为一阵清风走了。魁星还想试一试。过了一天,他又来了,这次他化为一个年轻秀才,用仙术变化成一部几种古书拼凑起来的宋版书,上门求补。汪中刚刚起床,一见来了客人,便问什么事。秀才说:”家传孤本宋版书一部,数日前正想展读,谁知被书童不慎烧去数页,闻先生修补天下残书,故此千里登门求补。”说着,把书送上。汪中接过书一看,倒也真像是宋版书,纸张,印刷、装订、款式无一不像,书中有几页被烧残、再看文字、觉得似曾相识,但又似是而非,记不得是本什么书了,这在汪中还是第一次。

大家放眼一看,稻穗头倒不小,可惜一亩田就那么儿簇。能收多少?实在用不着那么大的场,但锄不过领头的,只好依他的话做。用了三天工夫,才把大场做好。几百斤重的石碗子压了又压,老黄牛拉了又拉,大场做得着实平整、光鲜。

女真见老龙这般阴阳怪气,十分生气,说道:“真珠也罢,假珠也罢,不教训教训你这孽障,今后是不会老实的!”说罢,完达举起宝斧,“咔嚓”一声,龙角落地,黑龙疼得满地打滚。从此,黑龙就再也不能腾云驾雾,只能在水底下爬了。

魁星说:”老汉家传古书一部,束之高阁,百十余年,不想虫蛀鼠咬,不成模样,烦请先生修补。”说着打开青布包,包袱里裹着个破旧书匣、再打开书匣一看,汪中不由暗吃一惊:这哪里是本书?分明是一堆烂纸片,这些纸片有的蛀得成纸屑,有的霉烂粘在一起,分不开,拿不起。汪中轻轻从纸堆中拣出两块稍大点儿的纸片,仔细一看,笑着说:”老丈不必心烦,此书乃数年前一位高人所作,传世仅有两册,所幸小生曾见此书的另一册,抄补尚可复原,老丈且请坐候。”

“说一句,算一句。刘海从不做孱头②!”

恶龙们听到这话很不高兴,把宝珠往上一顶,霎时,凶恶的浪尖像堵墙一样朝完达他们压下来。

江中家里穷得连个书桌都没有,隔壁开茶馆的王老二夫妻俩可怜他,就在茶馆店堂的角落里留个地方给他看书,汪中一坐就是一天。茶馆生意兴旺,嘈杂声不绝,汪中不在乎,他读他的书。店堂里常有人赊欠,有钱人和熟人喝过茶,都只记笔账,到年底一总把钱,一年记下来,茶馆的流水账就是厚厚一大本。

八月秋风起,稻子眼见一天天黄熟。刘梅早早关照众伙计:今年大场不能小,和往年一样做,最好再大些。

完达继续用斧开山,终于凿通了龙洞的石壁,向上望去,黑咕隆咚,向下望去,深不见底,这龙洞原来是一个直上直下,四壁冰滑的无底洞。

清朝乾隆年间,扬州出了个有名的文人,叫汪中。汪中小时候家里很穷,无钱供他上学。他天资聪明,全靠勤奋自学。

“够、够、够,你到栽秧时候看唦!我是替你打算呢。省你的钱,省你的工!”

完达望着家乡的山,望着家乡的水,望着家乡的亲人,他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海上刮来的暴风,积蓄了长年的流水。黑龙江上的风停了,火止了,水流了。但是,灾难并没有结束,那条被砍掉角的黑龙见完达倒下了,斧头丢了,珠子碎了,于是使劲地在江底摇头摆尾,兴风作浪,使好好的一条黑龙江在大地上来回扭动,今日淹河南,明日淹河北,还是河无定床,水无定位。看到黑龙还在作孽,完达身子动弹不得,他闭不上双眼,流下的眼泪化成了两股山泉。完达焦急地瞪着两眼,瞪啊,瞪啊,终于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两只眼珠瞪出了眼眶,化作两只白胸脯、黑头、乌翅的喜鹊,冲上了蓝天,一直奔向长白山。

怎么办呢?汪中请秀才一道用早点,故意拖延时间,一边吃,一边想,把所有看过的书都回想了一遍,还是对不上号。看看早饭已经吃完,汪中自己也有些急了。

昨日今朝大不同。今年栽秧,不用请栽秧手了,上门找工做的都回掉了。猪圈里的那只大肥猪也没宰,是省了钱,省了工,省得还着实不少。说也奇怪,赵东家省了工钱、饭菜,心里并不高兴,为什咧?秧棵太少。例如:一块四四方方的二亩田,只栽了五簇秧;四个田角落栽好了,田当中再栽一撮。

完达抡起这七星宝斧,劈石石开,劈水水分。恶龙吓跑了,乌云消散,黑水暂时归了江。

汪中的名气终于传进了京城,连乾隆皇帝都知道了。当时皇帝正召集天下名士编修四库全书,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大才。也把汪中请去参加编纂。今天,我们看到那规模宏大的四库全书时,不要忘记这里面也有汪中的一分功劳哩!

赵东家吃了定心丸。众伙计脸朝黄泥背朝天的日脚,今年只过了三朝,便万事大吉,一个个全说刘海做了好事。

女真说:“那你就快点把宝珠吐出来!”

哪晓得秀才听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连声称赞。”汪先生名不虚传,佩服、佩服!”说完,用手向门口的”修补天下残书”的油漆招牌一指,说也奇怪,那招牌立刻金光闪闪,变成一块金字招牌,愈擦愈亮,永不退色。秀才也随之化为一阵清风,不见了。

刘海年纪最轻,生得矮小,还留了个小把戏的头,黑乌乌一络头发披在脑门上,真个貌不惊人。

听到这感人肺腑的叫声,女真明白了,她把两个孩子搂在胸前说:“你爸爸死了,他生前的夙愿还没完成,这喜鹊是来叫我们娘仨去找他的!”

赵东家眨巴两眼,说:”要栽得好才行呢!光图快,不中用。”

女真紧紧攥住龙尾上下抖动,白龙浑身骨节格格作响,鳞片纷纷下落。抖了一会儿,白龙不动了,女真以为白龙已死,稍一松劲,白龙立即回过头来张牙舞爪扑向女真。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完达手持宝斧冲出洞口,一斧就把小白龙拦腰砍成两段,小白龙死了。女真扒下龙皮,抽出龙筋;完达撬开龙嘴,从小白龙喉咙里掏出一颗火红色的宝珠。

“这个刘海,可恶!可恶!”赵东家心里骂,面上却不敢得罪。刘海见他又眯起老鼠眼,皱着扫帚后,晓得他心病。便说:”这叫梅花秧,不要看它少,经打呢!收稻时,你看唦!”

原来,这龙角是升天的宝物,能变大,也能变小。完达喝声“长”,龙角立即成小船一般大。他们登上龙角腾空而起。

赵东家一时嘴里不好说,请大家坐定以后,板着脸开了腔,问刘海:

完达对女真说:“山河还没治理好,孩子就来了,咱们不能就此罢休!”

刘海停了手,众伙计和四个佣人都跟他学,纷纷坐在稻架上。

女真正在洞口小心地向下放绳索,冷不防,小白龙从背后猛推一把,女真摔倒了,绳子脱落了,完达掉到了洞底。凶狠的白龙又向女真扑来,它想把女真推到洞里然后用冰封住。可是女真一闪身,躲过冲过来的龙头,翻身抓住尾巴,用手揭它被石头砸破的伤口,小白龙疼痛难忍,拼命转过身来抓女真。在洞口边,女真徒手和尖牙利爪的恶龙搏斗起来。

“今年不会比去年少。少了,工钱一文不要。”刘海说。

女真定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刘海不慌不忙,最后一个下田。他哪里是栽秧?只见他头连点直点,腰板一弓一弓,两只手就像靖蜒点水,看起来不太快,实骨子劲头足、后力大,心不慌,气不喘,脸不红。

兴凯提起斧子奔下了连珠山,女真和牡丹跳上木筏,经穆棱河入天王江直奔黑龙江而来。这时,江底的黑龙见女真乘筏进江拦截黑熊,就使劲扭动身子,搞得江水翻滚,白浪滔天,使木筏无法自天王江进入黑龙江。黑龙在江中弓起身,形成一架过江桥,想叫黑熊过江,这时两只喜鹊像箭一样飞上前去,一左一右啄瞎了黑熊的双眼。这只黑熊仍不死心,捂着流血的脸跌跌撞撞地跑到黑龙弓起的背上。这时,兴凯提斧赶到,黑熊听到脚步声,赶忙就要过江,兴凯抡起宝斧向熊砸去,这一斧正打在狗熊的腰上,狗熊沉到江里,宝珠碎片也从嘴里掉出,像钉子一样插进了黑龙背。这段江水从此平静了,天王江水流进了黑龙江,在二水汇合的江心,慢慢隆起一座岛,此岛名为“黑瞎子岛”。

刘海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东家摸到他的脾气,一肚气不好发作,只有苦着脸,嘟着嘴,耐着性子求他:”去年收七百一亩,今年怕要打对折,日子怎过呢?”说着,挤了几滴眼泪水。

祝愿完毕,完达用力将宝珠向东方扔去。宝珠呼啸着,打着旋向大海飞去,凡是宝珠飞过的地方,都刮起了大风,地下的冰雪沙石被风卷起,刮向大海。

刘海笑嘻嘻说道:”偷偷懒,三亩三;加加油,四亩能到头;出出力,可栽五亩一!”

那时候,大兴安岭的山顶可高了,高过了云彩,满山寸草不生,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完达和女真在山顶上看到一条黑龙,一条白龙,还有一条青龙,正在云中翻滚打闹,一颗明亮的宝珠在它们中间抛来扔去,随着宝珠的起落,地面上黑水也不停地上下翻滚,打着漩涡。这颗宝珠原是天上的一颗明珠,有了它,风雨适时,四季分明。而今,被这三条恶龙盗来兴风作浪。

东家奶奶看见满地是金灿灿的稻谷,心里像吃了蜜糖,正在得意,见大家不掼了。她马上开了窗子,探出头来,向下边直喊:”再掼一掼,再掼一掼!”

宝珠落到大海里,轰的一声,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水柱,水柱旋转着向大地扑来,黑龙江水倒流,黑水重新淹没田野,浪头直拍兴安岭。

大场做三天,割稻却只要两个时辰,一百零八亩田的稻全放倒了。一个个伙计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真快当!”

女真说:“原来定水珠是在青龙那里,咱一定要把它夺回来!”

东家奶奶比他开窍,这个妇女有心计,看出刘海为人做事有些蹊跷,不是那种轻浮不实之辈,还是顺着他的好。中午,做了六样头饭菜。打了三斤酒;晚上,掼稻前吃晚饭,又是四菜一汤。大碗酒、大块肉,刘海等人吃得舒舒服服。

黑龙被惊醒了,它抬起头,瞪着血红的眼睛,抖动浑身的鳞片,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正要扑过来,女真甩出麻绳,正好把龙头套住,顺势一拉,把黑龙弄了个四爪朝天,完达和女真一齐把它结结实实地绑在了黑石上。

地面的稻子马上薄了一层。

黑龙无可奈何,“咕嘟”一声,吐出了一颗宝珠。这颗珠子黄亮透明,映得满江泛起金光。完达将宝珠高高擎起,鱼鳖虾蟹们个个扑通扑通地跪下,像捣蒜似的给完达和女真叩头。

谷雨一过,就到芒种,栽秧、割麦两头忙。”开秧门”这一天,天才麻花亮,赵东家备办了上好的酒菜。这也难怪,”栽秧皇帝刈麦官,推扒扔草锅上端”。栽秧手大似皇帝,理应款待得好。鸡叫三遍,天色大亮。十个名家、快手,摇摇摆摆地来了,刘梅也跟在后头。赵东家迎到厅前,抬头一看:咦,怎咧有十一个人?

女真问:“这是定水珠吗?”

“千斤担子在你身上,百来亩田靠你呢?三分田的种子就够啦?太阳老高就下工啦?糊弄人嘛。唉!”

很久以前的时候,黑龙江这块地方被三条大孽龙霸占着,这三个家伙经常制造灾难,使黑龙江两岸风不调,雨不顺,不是旱得寸草不生,就是涝得一片汪洋。

下半天,扁担不上后,每人腰里挟一把,肩上扛一捆,几个来回,田里的稻全部登场。大伙儿打着号子说:”真快活!”

黑龙恼怒地问完达:“你们凭什么要来捉我?”

赵东家见他把话说绝了,不好再开口。

女真难过地说:“就你一个人去斗青龙,我多不放心啊!”她解下身上的麻绳对完达说:“带上它吧,遇到困难这绳子用得上,夺得宝珠早日回家!”

刘海说:”这容易!”

牡丹登上一块石头朝四下望去,指着山下嚷道:“熊!狗熊!”女真和兴凯顺着牡丹所指的方向,看见一只黑熊正往北跑,它身后有一股泉水也随着向北流去,狗熊的嘴里还叼着一块发光的东西!

有人不快活,气得百翻眼,饭也没有吃,腆着个青蛙样的大肚子,出门去了。他是哪一个?赵东家,眼不见为净嘛!

到第三天晚上,瞎龙已是垂死挣扎,完达也浑身是伤。完达使出最后的力气紧紧掐住了青龙的咽喉,青龙疼得四爪乱抓,龙爪像针似的刺进完达的皮肉,鲜血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最后,恶龙浑身瘫软,断气了。完达刚站起来,眼前一黑,朝着长白山的方向倒了下去,变成了一座山。

先是没人理她,刘海装作没听见,别人也就不动身。

完达说:“孩子太小,你行动不方便,就在长白山安家吧,待我夺回定水珠,咱们再团聚!”

刘海年轻聪明,手快腿勤,精通各种农活,好多事情难不住他。东家让他当了个领头的大伙计。这位东家相信刘诲是从那年栽秧开始的。

女真说:“我们把宝珠抛到大海里去吧!让它指引江水向东流入大海里去。”

最后过秤,收了八万六千四百斤,一百零八亩田,每亩刚刚收足八百。

宝珠飞离女真的手,像一团火球似的跃向大海,整个天空都变红了。女真和完达注视着宝珠的去向,眼见宝珠徐徐地落到了海面上,珠子落处,火苗冲天而起,烈焰被狂风一吹,伸出了无数条火舌,直奔黑龙江。黑龙江两岸遍地生烟,树烧着了,地烤焦了,长白山的积雪也被烤化了,雪水向东北流进火海,生成了一股股白气,被风卷得四处飞散。水、火、风在大平原上交织在一起,天上狂风、地上烈火、脚下泥水,真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哪!

②展头,说话不算数的”小人。

喜鹊在前面飞,女真和孩子们在后面追,穿过百草沟,翻过老松岭,来到连珠山。女真看到连珠山上的一处处泉水,连珠山下一片水潭,知道定水珠就在附近,于是对喜鹊说:“喜鹊快快飞,找回七星斧,镇龙夺宝珠。”

刘诲”呸”了一口,大叫一声:”人心不足,倒退到八百。”

完达一咬牙说:“走!找小白龙去,定水珠一定在它那里。”

刘海帮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完达和女真看到这种情况实在气极了,便向恶龙喊道:“你们别闹了,快让江水入海吧!”

酒足饭饱,东家邀请栽秧手来到田边。下趟了,别人见刘海口出大话,不知真本事究竟如何?又不敢占他的先,拱拱手,让他栽头趟。刘海摇摇头,不肯答应,情愿末了一个栽插。这是他聪明的地方。俗语说:”强中更有强中手”嘛!

白龙狂笑着把头一甩,一股寒风,夹着冰雪直向完达和女真扑来,完达顶风冒雪奋力抡起宝斧向龙洞上的坚冰砍去,可是斧落冰裂,斧起冰合,怎么也砍不开。狂风越刮越紧,冰石满山飞滚,一声震破天空的巨响,雪山崩塌了,整个山峰向完达和女真压来,他们急忙下山,躲在一个背风的山旮旯里。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围观的人个个是老手,人人心里有把尺。看着看着,许多人拍手打巴掌地叫好。只见刘海赶过了十名栽秧手,头一个栽到田边。他栽的秧:横看,竖看,斜过来看,都是笔直一条线。东家直看得砸嘴吐舌。最后赤脚下田数数秧棵,每塘八九不离十,大小都是四寸半档子,这才心服。

“狗熊偷走了珠片!”

“再掼一掼,再掼一掼唦!”东家奶奶贪心大发。

这些碎珠片像一颗颗扫帚星似的在天空飞着,最后纷纷落在连珠山上,珠片落处,涌出一股股泉水,汇成了一潭清澈的湖水。

太阳没下山,东家到田头,眯着老鼠眼,撅起老鼠胡,上七下八的胡须捻断两根,气得连声喊:”刘海,刘海!”

完达把宝珠交到女真手里,可是女真这时脸色煞白,头冒冷汗,捂着肚子弯腰坐了下来。完达连忙扶住她,着急地问道:“你怎么了?受伤了吗?”女真吃力地说:“没……没受伤,刚才一阵肚子绞痛,恐怕是累的……”完达知道女真已经怀孕,疼爱地把自己的皮袄披在了她身上。

他话才说完,大厅上像滚了粥锅,唧唧喳喳,议论纷纷。当时,栽得最快的好手一天也栽不到三亩田。再说,这是硬碰硬的功夫,当场见高低,举手看分晓,说大话必有真本领。

完达告别妻子儿女,手提宝斧,肩挎麻绳,向北走了十天,翻过了十座山,来到了一片烧焦的土地上。只见前面青云缭绕,雾气腾腾,隐隐约约可听到哗哗水声。再往前走,只见一片清澈的湖水中心,有一座古老的祭坛,坛后面的龙王庙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鼓磬声。坛的四壁刻满了各种怪龙,坛下的湖水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一簇簇水草,随着水波摆动着。坛上一条青色的巨龙若无其事地盘卧着,两眼朝天,从嘴里喷出一股水,水花上跳动着一颗水晶般的宝珠。青龙悠闲地把这宝珠一会儿喷上去,一会儿又吸回来。

刘海一脸笑,来到他身边。

完达对女真说:“你看,这颗珠子的光,照在冰上冰崩,映在雪上雪飞,真是颗宝珠!”

“你一天能栽多少呢?”

完达在洞底听到上边的声音,知道女真处境危险,便不顾一切地向洞口上爬。

女真问:“这就是定水珠吗?”

珠子被打碎了,青龙立即腾空而起,追到连珠山,慌忙用爪乱刨乱挖,妄图把已嵌入山石里的珠块刨出来。完达紧追过来,骑上龙身,抓住龙头,往山石上猛撞。龙牙碰掉了,龙眼撞瞎了,青龙疼得满山打滚,怪叫一声,回身扑来,死死缠住了完达。

完达和女真举起山上的石头向恶龙砸去。三条恶龙更被激怒了,一条喷水,一条吐火,一条吹风,一齐向山头扑来。完达和女真还是不断用石头向恶龙身上砸去。山顶表面的石头很快抛光了,山逐渐矮下去,洪水却不断涨上来。女真使劲用双手刨石头,刨啊刨,小石头刨完了,露出来一块大石头,怎么也搬不动。完达和女真一同用劲,轰隆一声,巨石被他们刨出来了。女真的手被石头划破,殷红的鲜血流在石头上,石头便裂开了,露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七星斧。

完达双手把宝珠举过头祝愿道:“愿江水向东方永流不断,愿家乡和风细雨连庆丰年!”

他们拨转云头,驾着龙角向长白山飞去。长白山高耸入云,一片银白。这里终年风雪弥漫,四季严寒。完达和女真好不容易才在半山腰一块老大的冰石后面发现了一个黝黑的洞口。他们正要向洞口飞去,突然,龙角就像被磁石吸着,箭一样地向石壁撞去,完达和女真见势不妙,“嗖”的一声跳下龙角,紧紧抓住了那块巨大的冰石,这才摆脱了粉身碎骨的危险。可是,龙角戳进洞口,和冰山牢牢地冻结在一起,把洞口封死了。

喜鹊飞上连珠山,叼来一块珠片放到女真手里。女真知道宝珠已碎,于是率领儿女,手提宝斧,到各条山泉的泉眼里挖取碎珠,碎块越聚越多,女真把它们往一块拼凑,最后还缺一块珠片就成了圆溜溜的珠子。这最后一块碎片在哪儿呢?

黑龙转动牛一样的眼睛,闷声闷气地说:“只要你们给我松开绑,宝珠一定奉还。”

雪水流到山凹里,形成了一个平静的池潭,这就是现在的天池。完达在天池边喊哪、叫哇,满山都回响着完达呼唤女真的声音。忽然,湖面上升起彩虹,池里传来了两个婴儿的哭声。他循声跑了过去,看见女真躺在一个巨大的荷叶上,身旁两朵莲花,每个莲花上托着一个婴儿,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身体结实得像小老虎,女孩的容貌就像一朵盛开的山花。完达急忙把女真和孩儿接上岸来,那荷叶和莲花变为三朵祥云先在水面漂浮,后来变为彩云,升到蓝天上。

黑龙说:“我就这么一颗。”

完达说:“因为你盗去天上的定水宝珠,兴风作浪害百姓。”

完达与青龙搏斗了三天三夜,只斗得飞沙走石狂风卷,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打得难解难分。

女真的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完达扶着女真,沿着一条山沟下山。这时,狂风卷着火舌,冲上长白山顶,融化的雪水咆哮着从山顶上奔腾而下,完达用宝斧左挡右挡,但是,飞泻的洪水好像脱缰的野马,一把斧头怎么能抵挡得住?女真一脚踩空,轰鸣的雪水抛着水花,把女真卷下了山。

冬天来了,完达和女真为了永除水患,决定下江擒龙,夺回被恶龙们盗去的那颗定水宝珠。他们在雪地上走啊走,终于在古河道上发现了恶龙的痕迹。完达挥起宝斧劈开坚冰,拨开水面,下到了黑龙江江底。

原来,狡猾的白龙透过冰层看到完达和女真前来攻山,就猛抽一口寒气把龙角吸过去。这时,白龙正在洞里哈哈大笑,大声怪叫道:“我看你们有多大本事,这回让你们飞不了也走不开,你们就冻死饿死在我这长白山吧!”

女真坐在地上,觉得脚下湿漉漉的,仔细一看,原来是山缝里淌出了细细的水流。夫妻俩向前走去,又发现地上有蚂蚁,蚂蚁给他们引路,使他们找到了冰冻的尽头,见到了石壁,看见了土。

见到这种情景,女真气愤地说:“这条孽龙把我们骗了,这不是定水珠,这是飒风珠!”

“不能下水!”完达心里一边这么想,一边盘算着如何擒龙夺珠。“女真若是在身边该有多好啊,她一定会有办法的。”想到女真,完达不由自主地摸一下肩上的麻绳,一条妙计涌上了心头。

“有水必有珠!”

女真见碎珠钉住了黑龙的背,于是,率领兴凯和牡丹乘木筏沿江而上。牡丹撑篙,女真抛珠,兴凯持斧,一块一块珠片拖着亮光,就像一根根钉子打入江心。木筏驶到哪儿,珠子碎片就钉到哪儿,恶龙拼命挣扎,但是龙身全被固定了,河床定位,江面恢复了平静。女真定水的故事,也世代流传下来。

江底下静悄悄的,所到之处幽暗阴森,寒气袭人。走不一会儿,他们发现江底深处有一扇镶满珍珠的青石大门,门上有“龙潭”二字,门前有两条老马哈鱼把守。女真往远处扔了些糜子饼,完达用宝斧轻轻敲了几下,老马哈鱼本来正在瞌睡,一阵响声,惊醒了,马上东寻西找。它们发现了糜子饼,就吞吃起来。完达和女真乘机推开石门,一闪身进了龙潭府。龙潭大厅的黑石上,一条大黑龙正盘在那里打呼噜,完达擒龙心切,紧握宝斧向妖孽奔去。刚近黑石,不料脚下有一股看不见的急流,一下子就把完达冲倒了。女真眼疾手快,抛出随身带的麻绳,完达抓住绳头才站了起来。

完达说:“小白龙能冻冰,它口中含的珠子一定会定水,你看,这颗宝珠多亮啊!”

女真为男孩起名叫兴凯,完达为女儿取名叫牡丹。女真用龙筋做线,龙皮当布,给两个孩子缝成衣裳。这衣服既御寒又能遮雨,冬暖夏凉。完达用斧头劈树取枝,做了两个吊床挂在树上,两个孩子甜蜜地睡着了。

喜鹊向老林飞去,娘仨紧紧跟随,林内巨木参天,怪石遍地,森林深处,射出一道金光。在灌木丛后,他们发现宝斧嵌在了一块大青石上。兴凯见到斧子高兴得跳上去就要拔,忽然,石后“哗啦”一声响,跳出一只斑斓猛虎直向兴凯扑来。兴凯一跃跳上松树,老虎嚎叫着又去猛扑。女真和牡丹搬起石头朝老虎身上猛砸,老虎咆哮如雷,反身向女真、牡丹猛扑,兴凯坐在树杈上抓住了老虎尾巴,使劲一提,就把老虎倒吊了起来。兴凯索性把老虎尾巴拴在了树枝上,牡丹拔出宝斧砍下了虎头。兄妹俩剥下虎皮扎成围裙,砍倒树木,扎成木排,娘仨乘木筏沿江来到完达山下。山林吼,大地悲,娘仨洒尽千滴泪,但见青山不见人。喜鹊喳喳叫,提醒女真莫把宏图大愿忘记了。女真带领儿女向完达山拜了三拜,登筏而去。

“追!”

完达扶着女真艰难地爬上长白山顶,狂风不断地吹来,雪在珠光的照耀下迅速地化为冰水。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在狂风的吹拂中放出火一样的光芒。女真拿起宝珠,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用力扔去,两人同声念道:“愿宝珠镇狂风,珠到风停,引春水治干旱,灾害永除!”

女真和完达,一个右手执宝斧,左手托宝珠;一个手举龙角,肩挎麻绳,大步跨出黑龙潭,回到了陆地上。

完达用宝斧劈开水面,飞快地登上了龙坛。这时,青龙刚把宝珠喷出口,完达对准珠子猛砍一斧,珠子被打成无数碎片。由于完达用力过猛,斧子也随着脱手而出,飞出很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