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齐耀琳的故事,华佗收徒

“大王,那宝贝还在,您不要了?”书生似乎还惦记着这件事。

华佗收徒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齐耀琳的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书生赶忙上前叩头行礼:“小生叩见阎王爷。”

过了一会儿,华佗来到院子里一看,笑得嘴都合不严了。他对小伙子说:“我就喜欢既有为人们解除病痛的心,又能认真做事、不怕担风险的年轻人,你就留下来吧里”

清朝末年,吉林伊通州四台子出了叔侄四位进士,最出名的是齐耀琳。他做过河南总督、天津道尹、直隶按察使和江苏省长。这人为官清正廉明,人称“齐青天”,池的故事流传很广。

书生怎么能逃出阎王群鬼的眼睛,再怎么东躲西藏都没用,又被抓进了阎王殿。

传说兰国时候,有位神医名叫华佗。华佗老了的时候,想要收一个称心的徒弟,好把医道传给后世。很多年轩人听说都纷纷前来投师。

严惩庞六

一天,有个叫薛四的穷汉,口喊“冤枉”,里倒外斜地跑上大堂。薛四说,他的三间青砖瓦房被富户庞六赖去了,请县老爷做主。齐耀琳一听,心里话,新鲜,从关里到关外,坑蒙拐骗的倒是不少,还没听说不能藏不能掖的三间瓦房被人赖去,吩咐带上庞六。

庞六迈着方步走上大堂:“老爷找小人何事?”齐耀琳问:“你知罪吗?”

庞六说:“小民无罪。”

“不知罪?哼,有人告你赖房子!”

庞六理直气壮地说:“是吃了‘割食’花钱买的!”

原来当时当地有个风俗,办买卖房屋土地,甚至婚嫁大事,可以不写契约文书,请来几个有头有脸儿的屯不错坐到一起,酒肉之后,就算了事,既表示喜庆,又可为证,这就叫吃“割食”。这种习俗,在当时的法律上是承认的。

庞六回完县太爷话,又转向薛四:“穷不起呀,买卖房子可不是小孩儿玩儿,说不玩儿就不玩儿了。”

薛四真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讲不清”,只管叩头流血,求县太爷做主。

齐耀琳知道其中必有文章,突然大喝一声:“胆大庞六,你竟敢欺骗本官,你们根本没吃‘割食’!”

“真的吃……吃了!”庞六结结巴巴地说。

“可有人为证?”

“这些人可为证。”庞六说着,顺兜里掏出一张纸,那上边有一串儿吃了“割食’的人名单。

一会儿,王金、刘宝、冯柱、孙财、邢富一些人等被带到堂下。齐耀琳问:“你们哪个是没吃‘割食’的?”堂下异口同声回答:“都吃了。”

betway必威官网,齐雁琳命令他们一个个上堂讲话。先问王金:“‘割食’上吃什么?”王金说:“吃的馒头。”又问刘宝,刘宝说:“吃的佼子。”再问冯住,冯柱说;“吃的面条。”后问孙财,孙财说:“吃的是烙饼。”几人说的全不一样。又问庞六,庞六“刷”一下脸白了,脑袋聋拉下来了。

齐耀琳微微一笑,喝令重打庞六五十大板,同伙儿人都被乱棍打出,限令两个时辰给薛四倒房。老百姓都夸齐耀琳为官清正,智慧过人。

“嗯,言之有理。没想到你这书生这么懂事。”阎王口气缓和了不少,说:“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据说,这个小伙子果真成了华佗之后的一代神医。

巧断人命案

齐耀琳刚到苏州文丘县当县令,就听说狱中关着一个叫香梅的姑娘,已被定为死罪,眼看就要问斩。齐耀琳问犯了什么罪,手下人说,听说是谋害未婚夫。齐耀琳来到监狱,问香梅为什么要谋害未婚夫。谁知不问还好,一问姑娘羞愧难当,气得昏死过去。等到醒来时,姑娘嘴里叨咕着,反正人已死,快送我上法场吧,再问什么也不说了。

齐耀琳觉得此案确实可疑。他问清了香梅的家乡住处,吩咐抬轿下乡。一到香梅的家乡三岔河,满街都风传香梅因奸情杀人,可是叫起真儿来,又无人作证。有个爱扯老婆舌的神婆子,说看见过香梅同几个男人勾勾搭搭,后来她的未婚夫强子就死了。齐耀琳问那几个男人是谁?神婆子不答,慌忙溜走了。

齐耀琳大声喝道:“事情都坏在你们这些望风捕影、搬弄是非的小人身上!”经过查访,齐耀琳探明了案情:香梅和她未婚夫强子原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有一回,强子在稻田地拔草,忽然下起瓢泼大雨,急忙跑到村头香梅家避雨。见未婚夫浇得落汤鸡似的,香梅心疼地把他让到屋里,换好了干衣服,就下了厨房,刷锅点火。不一会儿,端上热乎乎,香喷喷的一碗面汤。谁知,强子喝下两碗,突然面色铁青,口吐涎水,“咕咚”一声栽倒了。姑娘七捶八叫,好一阵,不见动弹,人已死了。姑娘一头扑在他身上,哭得死去活来。很快惊动了她的父母,也惊动了乡亲邻里。县衙当即来人,以香梅“面如桃花”,未婚夫又死于她手,必

有奸情为由,定了死罪。

齐耀琳越听越觉得案情可疑。他从狱中提出香梅,让她再下厨房,按照给强子做面汤的法子再做一回。姑娘又刷锅,又点火,齐耀琳让众衙役把守庭院,自己拿一口青铜剑,躲在厨房门后。不一会儿,厨房中香气扑鼻,就听挂满蜘蛛网的房箔别刷地响,像有什么东西爬动。定神一看夕齐规琳吓了一跳,一条三尺多长的大毒蛇,翘着好高的头,正朝面汤锅里张望,嘴里漏粉一样淌着涎水。害人精原来在这儿!齐耀琳看准了,一跃上前,挥动手中青铜剑,把那个毒蛇斩为两段。把那锅面汤拿来喂猪,猪死,喂狗,狗亡。案情大自了。

香梅一头扑到齐难琳面前,连喊“齐青天”。从这以后,齐青天巧断人命案的故事就传开了。

阎王厉声喝道:“大胆!竟敢编织谎言戏弄本王,左右,与我拿下,严刑拷打,打下十八……”

一天,来了个姓张的年轻人,说要拜师学艺。华佗说:“好吧,你先留下试试吧。”第二天一大早,华佗背起药箱,带他出门行医。走哇走的,迎面碰见一个老头儿,喉咙堵得慌,快要憋死了。华佗救人心切,赶紧上前摸脉、扎针,但不见效。华佗只好嘴对嘴地往外裹痰,老头儿这才得救了。华佗用清水漱过口,回头一看,青年人早已躲出多远,还在用袖子捂鼻子呢。华佗心里十分不快,回到家后,就对这个青年人说:“你没

“你还不跪下!竞敢在阎王面前使威!看我非把你刀剐了不可!”阎王气得快白眼了。

有一个救苦救难的心,医道学得再好,也没有半点儿用处,你回去吧!”就这样,这个姓张的青年人被打发走了。

每年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要祭拜灶王爷,可是这个穷书生家实在是太穷了,没有哪一年给灶王爷送上点什么祭品。灶王爷非常生气,后果非常严重,一张状纸把穷书生告到阎王爷那里去了,说穷书生阳寿己尽,福薄命短,说了书生的好多坏话。

隔了一天,又米了一个姓王的年轻人。华佗照例把他带出门去行医。走哇走的,迎面碰见一位老汉,腿上破皮烂肉,脓水直淌。华佗赶紧上前看了看,吩咐青年人给老汉洗腿。青年人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老汉的病腿洗干净了。华佗替他敷上药,一眨眼工夫,老汉的病腿就好得利利索索。华佗心想,这青年人医德不错,但不知他才气昨样,就把他领到大山旁。这山立陡石崖,没有石缝儿可登,也没有树可攀。华佗给他一把锄头,一个药篓,嘱咐他说:“你去山南,我到山北。过一会儿,我就来看你。”过了一会儿,华佗回到山南,那青年人还在山脚下发愣呢。华佗问他怎么不往上攀?他为难地说:“山太高,实在没有路硅!”华佗笑了笑说:“你不敢上山采药,那就替我做点儿小事吧。”说完,就把他领回院子里,把一块脓布交给他,让他洗干净,又把一堆混在一起的黑白芝麻交给他,让他给分开。说完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华佗回到院子里一看,好家伙,青年人正坐在院子里愁得发呆呢!见华佗走来,他苦着脸儿说:“师傅,这脓布太难洗了,黑白芝麻密密麻麻也不好分哪!”华佗低头一看,可不是,脓布还是脓布,那堆芝麻也还是原样儿没动。华佗就对他说:“你有给人看病的好心,但不善于动脑,是学不会什么的,你回去吧!”

“啊呀!气死我了!来呀,给我拿下!下油锅再去剐!”阎王心疼地大声吼叫。

太阳落山的时候,华佗到院子里一看,这小伙子正在树荫下滚铜钱玩儿呢。华佗问他:“事儿做得昨样啦?”小伙子回答说:“早就做完了。”可华佗一看,哎呀!不但脓布没有洗净,黑白芝麻也没分完。华佗摇了摇头,叹口气说:“你人是聪明,但一边做事,一边贪玩儿,是学不会什么的,你回去吧!”就这样,这个小伙子也被打发走了。

众鬼都一顿,只听书生说道:“我回到阳间,就害了一场无名大病,初五的时候没办法来,只好等到十五。等啊等,总算盼到了。十五这天夜里,我去河里洗个澡净了身,穿了身干净衣服,准备干干净净的到这里给您献宝。可是,等我洗完澡回家一看,家里进了强盗,宝贝给人家偷走了!我连夜向衙门告状,过了十天,好不容易把宝物追回来了。我只好再下月初五把宝贝带来。到了初四,我看看那靴子,才发现靴子太大,我去了王裁缝家,让他给我改小点,不知他手冻坏了还是过于激动,靴子没拿住,掉到火盆里给烧成灰了……”

回到家里,华佗还是吩咐这小伙子上山采药,洗脓布,分芝麻。小伙子想了想,先用山锄开路把药采回家,又把脓布泡在碱水里,抱好后,拿到河边洗干净!接着他又找来个筛子,把芝麻筛过再拣……

阎王一听,吓了一哆嗦,太乙真人的弟子,那可得罪得了呀,阎王满脸堆笑说:“嗅,得罪,得罪,老朽无礼了。还望大仙恕罪,恕罪。”阎王手挽着书生的手,送出了殿门。

没过几天,又来了一个小伙子。华佗见这小伙子聪明伶俐,就把他留下啦。第二天早晨,正赶上下雪,没等雪停,就带着他出门行医去了。走哇走的,迎面碰见几个人抬着口棺材,后边跟着一个男人哭哭啼啼。华佗发现棺材缝儿里有血滴下来。他想,人死血必凝固,这个人还没死。救人心切,华佗急忙上前询问。跟在棺材后的那个男人哭着说,棺材里装的是他的妻子,半夜里生孩子难产,不到天明就咽气了。华佗对他说:“你把棺材停下来,让我看看,或许能把人救活。”当地有个风俗,棺材出门,不准撬开棺材盖儿。那个男人很为难,乡邻们也过来拦挡。这时,那个小伙子抢先一步,拍着胸脯说:“各位乡亲,要是我师傅救不活她,我情愿代师抵命!”经他这一说,死者的丈夫就叫大家把棺材打开了。一看,那妇女面如黄纸少一摸脉,还有脉。华佗拿出银针,找准穴位,连扎几针。不一会儿,那妇女“哎呀”一声,婴儿落地,她也苏醒过来。众人见了,无不惊奇。

其实,书生并没有什么宝物。书生回到阳间后,一直活了五百岁。

第四天头上,又来了一个拜师的小伙子,华佗说:“好,先留下试试吧。”接着,华佗还是带这个小伙子出门行医。走哇走的,迎面碰上一个瞒脑袋生疮的人。还没等华佗伸手,这小伙子使急忙用药水把病人的头部洗个一干二净,还帮助师傅替病人敷了药。看小伙子这么懂事,华佗心里十分高兴。回到家后,华佗又把这个小伙子领到大山旁,交给他一把锄头,一个药篓,叮嘱一番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华佗一看,这小伙子早已采满草药,从山上的小路走回来了。华佗狠高兴,说:“聪明的小伙子,你再替我做点儿事吧!”就又把这事一五一十地说给了这个小伙子。

“慢啊!”书生连忙打断阎王发令,跪着向前半步说:“阎王大老爷明鉴,小生有冤,不可不讲,不然宝物早就拿来了。”

书生见到这番情形,渐渐忘记了害怕,冷静下来了,他心里明白,只要在花名册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要立刻受死,然后到阴间受罪。那可怎么办呢?得赶快想个好主意。

阎王无奈,想得到那件宝贝,又给了书生一双靴子让他回阳。

书生连忙说:“多谢大王。我拿到宝物之后,怎么回来呢?”

书生接过靴,又磕了一个头:“小生告辞了。”出了殿门,伴着耳边的“呼呼”风声,越过“阴阳界”,睁眼到了凡间。书生仍然帕在桌上,没动地方,桌上除了那盏破油灯和一本书外,还多了一双阎王送给他的“靴”。书生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真不是做梦啊,值得庆幸的是总算回到了阳间。他怕再到那令人胆颤的阴曹地府去,赶快把那双“靴”,浇上油在灯上给烧了。

这次书生来到阎王殿,站着不下跪,态度显得十分傲慢。

“哈哈……”书生仰面大笑,“老儿阎王听了,那件宝物我已经献给太乙真人了,真人收我为弟子,指点我修仙,不久我就会位列仙班,你个小小阎王,敢奈我何!”

“大王不知,这宝贝可是天上没有、地下不存,无价又稀奇的人间之宝。我要是把它卖了,金银财宝要多少有多少。但我一直没舍得卖,藏在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现在我要死了,这个宝贝还是交给阎王爷,给您老人家添个光吧。”

书生还没说完,阎王爷就笑了:“哈哈……你这穷书生还有宝?真是笑话。如果你真有宝,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阎王爷和灶王爷是好哥们,看完状纸,立即派遣两个赤发鬼到阳间去抓穷书生。

阎王左等书生不来,右等书生不来。由于等宝心急,—遍又一遍地催派赤发鬼去阳间打探。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还不见书生的来献宝。阎王十分生气,居然被一个穷书生给耍了,一跺脚,派出了三路鬼兵,手拿绳索去捉拿书生。

不久,书生又被捉了回来。书生非常沮丧,心想:唉,这回完蛋了,阎王肯定很生气,说不定会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死马当活马医吧,随便想个办法先对付过去再说。

从前,山东有个书生,长得白净潇洒,憨厚大方,为人直率,但家境贫寒,只有半间茅舍,无亲无妻,好不凄凉。

进了地府书生就醒了,拾头一看,只见殿堂上悬挂一块招牌,上面金光闪闪三个大字“阎王殿”,再看殿内,两旁各站立着一排小鬼,一个个怪模怪样,凶煞无比。书生见到这个情形,吓得脚肚子直抽筋儿。

阎王说道:“你阳寿已尽,快快签字划名,等候发落。”说完,一个无头鬼把一本花名册和笔扔给书生。

书生回到阳间后,他怕阎王再捉他,四处奔走,逃避灾祸,不敢一日停留。

这天夜里,书生又在挑灯夜读。到了三更天,书生犯困,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两个赤发鬼一看机会来了,轻声呼唤书生的名字,书生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他,不知不觉就跟着赤发鬼走,进了阴曹地府。

书生一上殿,先给阎王磕了三个头,然后垂首顿足,做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书生戏阎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阎王又是一等两个月,更是气恼,这下阎王算是棺材里的尸体——死了心了。暗想:书生啊书生,我这次把你捉回来,定要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不可,宝物我不要了!

“那容易,”阎王说,“我给你一双靴,只要每月初五和十五这两天夜里,你带上宝贝,穿上靴就行了。”

书生急中生智,说道:“大王,写名字倒容易得很,我只是还有一桩心愿未曾了结,就是我在阳世间,曾得到一件无价之宝……”

突然旁边一个小鬼吼叫道:“不懂事的新鬼,见到阎王爷还不下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