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被剥皮示众,仁宗皇帝与嘉佑禅院

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可是,万水千山能阻断茫茫视野,岂能阻隔在心灵深处的心结?每读李煜词,眼前总浮现作为臣虏的李煜在屈辱、悔恨中彳亍。
冥冥之中,上天就安排了一个人的命运。李煜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按照中国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只要李煜无心篡位,他是不可能做上皇帝的。然而,李煜的几个哥哥除了大哥李弘冀活到19岁,其他皆早夭。李煜无心插柳,命运却把他推上政治历史舞台。
李煜既无心做皇帝,当然也就无心理朝政。尽管从登基①开始就如可怜的怯懦的羔羊在虎狼般的赵宋政权的威慑下战战兢兢,李煜不思图强,“几曾识干戈”,在风花雪月里恣意享乐来麻醉自己,成了他心灵的抚慰。
对李煜一生来说,不幸的幸事是他在亡国前后所拥有的两个皇后,即人称大小周后的姐妹花。
大周后周娥皇有倾国之貌,工琴棋书画,善诗词歌舞。据说凭其音乐天赋将失传的《霓裳羽衣曲》遗音复传,可谓旷世奇才。李煜风流多情、生性懦弱而时运不济。与大周后真可谓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填词作曲、笙歌宴舞成为李煜和大周后的生活的主旋律。可惜好景不长,大周后染病不治。在周后患病期间,李煜衣不解带,寸步不离,形影相伴,药必亲尝,李煜之重情可见一斑。
大周后死后,小周后入宫。小周后天姿国色,天真纯情,亦能赋诗填词,尤能歌善舞。但是,国家危在旦夕,又让李煜束手无策。李煜干脆纵情享乐,对百姓的怨怒,大臣的讽刺,睁只眼闭只眼。李煜曾幻想保留南唐国号,以求苟延残喘,但遭到赵匡胤的怒斥:“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南唐亡后,李煜被封为“违命侯”,名为王侯实为囚徒。那宋太宗赵匡义本为好色之徒,曾因与宋太祖赵匡胤为花蕊夫人争风吃醋不得而射死她,可见其心狠手辣。宋太宗每每让小周后进宫跳舞,李煜心如刀割却无可奈何。而小周后回来就痛哭流涕,伤心欲绝,想来必受宋太宗百般污辱,两人每每抱头嚎哭令人肝胆欲裂。这种非人的境遇自然让其怀念“凤阁龙搂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亡国后“罗衾不耐五更寒”的反差使他把回忆作为心灵的全部。他彷徨,自言“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可是又不自觉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他悔恨:“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他愤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正是如此,宋太宗不能容忍。相传李煜生日之时,命故*betway必威官网 ,作乐,唱《虞美人》,遂被赐以毒酒身亡。
有吊李煜诗云: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
假如李煜真的没有作皇帝,或许他也是一个出色的词人。但他的词作里就多了些辞藻的浮华,少了情感的哀伤;多了欢歌的呻吟,少了艺术的深刻。
纵观历史,五代正是词的过渡阶段,期间不乏填词的高手。前蜀亡国之君王衍不理朝政、荒淫无耻。但他自创的词调《醉妆词》,被认为具有很高的艺术效果,可词作里凸现的是“只是寻花柳”“莫厌金杯酒”。但后唐没有给他哀伤的机会,否则难保不多出个“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李煜来。
若说“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是为了情感的寄托,那么李煜正是那孤寂屈辱的生活使懦弱的他把所有的情感化作哀怨的词来发泄撕心裂肺的创痛。其激发之势如江河奔流,浩浩荡荡,一冲千里;如火山喷发,直冲云霄,蔓烧环宇。自伤而伤人者甚!难怪王国维评曰: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

朱元璋用的车舆器具服用等物,按惯例该用金饰的,但他下令以铜代替。主管这事的官员说,这用不了多少金子,朱元璋说,“朕富有四海,岂吝惜这点黄金。但是,所谓俭约,非身先之,何以率天下?而且奢侈的开始,都是由小到大的。”他睡的御床与中产人家的睡床没有多大区别,每天早膳,只有蔬菜就餐。

·上一篇文章:中国史上死得最搞笑的几位皇帝·下一篇文章:贪官被剥皮示众–朱元璋,手段最狠的反贪皇帝

·上一篇文章:史海钩沉:宋徽宗宋钦宗被俘后的悲惨遭遇·下一篇文章:史上只有唯一一个老婆的皇帝

对官吏贪污,处罚也特别重。犯有贪赃罪的官吏,一经查清,一律发配到北方荒漠中充军。官员若贪污赃银60两以上,将被处枭首示众、剥皮实草之刑。命在各府州县衙门左侧设皮场庙,就是剥皮的刑场,贪官被押到这里,砍下头颅,挂到竿子上示众,再剥下人皮,塞上稻草,摆到衙门公堂旁边,用以警告继任的官员。



由于朱元璋出身贫苦农家,不仅深深体谅农民生活的艰辛、物力的艰难,而且他还身体力行,带头倡导节俭。明朝建立后,按计划要在南京营建宫室。负责工程的人将图样送给他审定,他当即把雕琢考究的部分全去掉了。工程竣工后,他叫人在墙壁上画了许多怵目惊心的历史故事做装饰,让自己时刻不忘历史教训。有个官员想用好看的石头铺设宫殿地面,被他当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嘉佑院,又名开化寺,原为都梁寺,又称大寺,位于招信城北,女山湖南。始建于宋嘉佑年间,后被洪水淹没,洪武十三年重建,又毁于清代早期,清代中后期又重建,现残存大殿三间。1982年8月被嘉山县人民政府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嘉佑院在宋代时期最为壮观。传说中每到夕阳西下护院僧人需骑马巡查寺院,关闭寺门。在这里有过很多故事,流传最广的是宋仁宗皇帝在这里主持超度亡魂的水陆道场那一段。
相传宋代,淮河两崦为宋、金争存的要地,招信城更是兵家必争的要塞,这一带成了拉大锯的战场。由于战争烽火连年不断,无数将士阵亡于此,每逢天阴下雨,尤其是夜间,门户紧闭,惊恐万状。众多百姓纷纷上表,请求州府为无数阵亡游鬼飘魂超度,让百姓早日安宁。当时据守淮南的封疆大臣,一连上了三本,奏请超度阵亡将士的冤魂,仁宗一生好佛,准了奏本。仁宗对招信县都染寺规模宏伟壮观,高僧如云久有耳闻,早有亲临一观的想法,但都未得其便。此次淮南封疆大臣的奏本,正好是仁宗前往的绝好机会。宋仁宗决定亲自前往为死难将士超度亡魂,同时又能安抚活着的人。临行前,仁宗从宫内携带了一套宋本藏经和吴道子所作的《水陆神卷图》一百零八轴。
仁宗于五月中旬带文武大臣及宫廷侍从200多人,沿途各府另加派卫队护送,一路浩浩荡荡前往招信县。所到州府,百姓听说仁宗亲自带人前往招信县为阵亡将士做道场超度亡魂,无不赞叹。仁宗轿子一到,百姓纷纷跪地三呼”万岁”,仁宗龙颜大悦,频频掀起轿帘向子民挥手。六月初五,仁宗到达都梁寺。都梁寺果然名不虚传,那高大的殿宇,宽阔的院落,坚实的围墙,平坦的道路,众多的僧人,均是沿途众多寺庙所不能比的。雄伟的大雄宝殿开间近10米,通长近20米,底部用青石砌成的一米多高的台基。进殿正门为五层花岗石台阶,殿内金身佛像近百尊,几十僧侣撞钟的、续香火的、诵经念佛的,真是钟声悠扬,香火缭绕。
六月初六,仁宗赶在太阳出山前,安排人把一百零八轴《水陆神卷图》小心取出悬挂在道场周围,把宋本藏经文交给都染寺方丈,命方丈带领全寺僧人,按宋本藏经经文吟唱,日夜焚香念佛。开始州府的官员为保道场清净和仁宗的安全,派重兵把守,把香客和前来看热闹的百姓远隔在寺院50米开外。仁宗知道后,将陪同的地方官员狠狠训斥一通:”自古只有百姓怕见皇帝的,哪有皇帝怕见百姓的?”后来撤了重兵卫士,所有香客和看热闹的百姓均可自由出入。老百姓都夸仁宗是个好皇帝。消息传开了,就连周围泗洪、扬州滁阳、金陵等地的百姓也有前往看热闹的。一段时间弄得招信县所有的客栈、酒馆都住满了人。道场做了七七四十九天,方告结束。
在做道场的早晚空隙时间,仁宗和方丈偶有交谈,双方都觉得对方博学精深。道场作罢正值酷暑,仁宗有心多住些日子,方丈也有心多留些日子。一日方丈亲自给仁宗送了一盘淮河岸边怀远早熟的石榴,并说:”万岁!这是老僧特意派人从200里之外的怀远挑选的上品,是老僧的一片心意。”仁宗会意方丈是实心实意要留我一些日子。见方丈将石榴从盘中一一拿起放在仁宗书桌的另一个盘里,仁宗忽然起身将方丈手中的盘子接过来放在书桌上。方丈会意这是仁宗借”盘留”表明同意多住些日子。
仁宗留在都梁寺避暑。他整日与方丈参禅悟道,谈经论佛,品茶布棋,舞墨习字。不知不觉中已过盛暑,湖面渐渐多了些凉意。一日宰相文彦福弼带领一支人马来到招信县,请驾回宫,原来辽国趁守疆主力被西夏牵制,扬言南侵,攻打幽州。富弼亲往辽和谈了还提出要求割地。当时京中执政的是王安石,王主张”将欲取之,必姑与之”,同意割让河东七百里地(今山西北境及迤东一带),京中主战派坚决反对,朝中乱作一团。仁宗只好起驾回宫,临走时将所带全部藏经和一百零八轴《水陆神卷图》赠与都梁寺。
仁宗走后,方丈在整理仁宗留下的墨宝时发现有”开化寺”三个大字刚劲挺拔,笔法非凡,于是方丈请人做了匾挂在寺的门额上。一段时间人们把都梁寺叫着”开化寺”。仁宗留下的一百零八轴《水陆神卷图》也成了开化寺的寺宝。每年六月初六这天,寺里
就将北图悬挂起来庆祝,周围百姓也都纷纷赶来烧香拜佛,观赏神画。后来方丈为纪念仁宗皇帝,又把开化寺改名为”嘉佑禅院”。

朱元璋惟一的亲侄,开国功臣朱文正,亦违法乱纪他毫不留情废了他的官职。开国功臣汤和的姑夫,自以为有硬邦邦的靠山亲戚,就隐瞒常州的土地,不纳税粮,朱元璋也将他依法处死。

一代帝范,节俭成风

在朱元璋的影响下,宫中的后妃也十分注意节俭。她们从不乔装打扮,穿的衣裳也是洗过几次的。有个内侍穿着新靴子在雨中行路,被朱元璋发现了,气得他痛哭了一顿。一个散骑舍人穿了件十分华丽的新衣服,朱元璋问他:“这衣服用了多少钱?”舍人回道:“五百贯。”朱元璋痛心地说:“五百贯是数口之家的农夫一年的费用,而你却用来做一件衣服。如此骄奢,实在是太糟蹋东西了。”

朱元璋感到言之有理,也深感大明朝的当务之急,应是制定法律,以法治国。根据朱元璋的命令,法律的制定工作加紧进行,到洪武三十年正式颁布了几经修改的《大明律》。《大明律》简于《唐律》,严于《宋律》。

(摘自《正说开朝十四帝》,新世界出版社2005年5月版)

高参刘基首先进言:“宋元以来,宽纵日久,当使纪纲整肃,然后才能实施新政。”

《大明律》规定“谋反”、“谋大逆”者,不管主、从犯,一律凌迟,祖父、子、孙、兄弟及同居的人,只要年满16岁的都要处斩。

朱元璋对自己制定的法律,带头实行,而且执法相当严厉,这在中国古代封建皇帝中是少有的。他的女婿、附马都尉欧阳伦,凭着自己是马皇后亲生女儿安庆公主的丈夫,不顾朝廷的禁令,向陕西贩运私茶。后来河桥巡检司的一位小吏向朱元璋告发了此事。朱元璋立即下令赐死欧阳伦,同时他还发了通敕令,表扬那位小吏不畏权贵的斗争精神。

朱元璋不喜欢喝酒,他多次发布限制酿酒的命令。他不爱奢华,讲究实际。他命令太监在皇宫墙边种菜,不要建造楼台亭阁。为了让儿子们得到锻炼,他命令太监织造麻鞋、竹签自用,规定诸王子出城稍远,要骑马十分之七,步行十分之三。由于他出身贫寒,从小没有读书的机会,从军后,到称帝晚年一直保持勤奋好学的作风。作战之余,理政之后,他常常请儒生讲述经史。经过几十年的刻苦自学,他不但能写手扎、军令,还能写诗作赋。他终生严格要求自己,不懈怠,不腐化。

·上一篇文章:仁宗皇帝与嘉佑禅院·下一篇文章:史海钩沉:宋徽宗宋钦宗被俘后的悲惨遭遇

还是在大明王朝建立的前夕,朱元璋将文武百官请到自己的身边,给大家出了个题目:元朝为什么会迅速土崩瓦解?不久将诞生的新王朝当务之急是什么?请大家各抒己见。

朱元璋当皇帝的30年中,还公开镇压了几起大贪污案,其中最大的是郭桓案。郭桓案发时为户部侍郎。洪武十八年,御史余敏等告发北京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的官吏李或、赵全德等人,伙同郭桓等人贪污舞弊,吞盗官粮。朱元璋抓住线索,命令司法部门依法严加追查。这个案子后来又牵连到礼部尚书赵瑁、刑部尚书王惠迪、兵部侍郎王杰、工部侍郎麦志德等高级官员和许多布政使司的官员。贪污盗窃的钱折成粮食达2400多万石。案件查清后,朱元璋下令将赵瑁、王惠迪等人弃尸街头;郭桓等六部侍郎及各地方布政使司以下的官员有上万人被处死;有牵连的官吏几万人被逮捕入狱,严加治罪。各地卷入这个案件的下级官吏、富豪,被抄家处死的不计其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