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虞妻妾华衣服,刘晔后人

刘晔字子扬,出生淮南成德,是光武帝刘秀的后人,真正的汉室宗亲,三国曹魏时期著名战略家。他年少有名,胆识过人,人人都赞他有佐世之才。后来他投入曹操帐下,为他分析天下大势、献上不少妙策;官至太中大夫、大鸿胪,封爵东亭侯,是曹氏三代元老。可惜,刘晔锋芒毕露,遭人嫉妒挑拨,被曹叡疏远,他因此抑郁而终,谥号为景侯。人物生平
胆识过人
刘晔七岁时,母亲去世。其母临终时说:“你父亲的仆人有诬害人的秉性,我担心自己死后会出乱局,希望你和你哥哥长大后能除去此人。”
刘晔十三岁时就按母亲遗命,斩杀了父亲宠信的侍者,而后又坦然向父亲请罪。刘普原先大怒,但知道刘晔的动机后也对他十分欣赏,不作苛责。汝南许劭善于观人,当时杨州避难,称刘晔有佐世之才。
刘晔二十多岁时,天下大乱,扬州地方的豪强们大多不愿抑强扶弱而且狡猾残暴。扬州当地有郑宝、张多、许干等人拥兵自重,其中以郑宝最为骁勇果断,才能和力气都很突出,为当地人所忌惮。当时郑宝想掳略百姓渡过长江到江南地区,看中了刘晔是当地的高族名人,想要强逼他倡导这个计谋。刘晔知道后很害怕,但都没有被郑宝找到。此时曹操派使者到扬州,刘晔去见使者,论及当前时势,并请使者在他那里停留数日。郑宝于是带数百人带着牛和酒迎接使者,并等待刘晔。刘晔则在中门外设酒菜饭席给郑宝部众,自己则与郑宝在内宴饮,并暗中要人借敬酒的机会杀掉郑宝。但郑宝原来不好酒,并且很留意他们,令那人不敢下手。刘晔于是亲手用佩刀斩杀郑宝,并斩他的头下来,向他的部众恐吓:“曹公有令,敢有动者,与宝同罪。”部众见此都很震惊和害怕,跑回营舍。当时营中尚有精兵数千,刘晔为防他们作乱,即骑郑宝的马匹到郑宝的营门前,向一些首领陈说祸福利弊,最终众人叩头迎纳刘晔。刘晔入营后安抚群众,令众人归服,更推举刘晔为新首领。但刘晔见汉室衰微,自己亦是皇室宗族,不想拥兵,与是将那些部曲都委托给庐江太守刘勋。
料事如神
刘勋当时在江淮之间有很强的兵力,受到孙策的忌惮,于是孙策派使节特以卑下的言辞和财宝要求刘勋代为攻打上缭城。刘勋相信孙策,更因收得财宝而十分高兴,各人都祝贺,但刘晔则不感喜悦。刘勋询问,刘晔则说:“上缭虽小,城坚池深,攻难守易不可旬日而举,则兵疲于外,而国内虚。策乘虚而袭我,则后不能独守。是将进屈于敌,退无所归。若军今出,祸今至矣。”但刘勋不听,坚持出兵。而孙策果时从后乘虚袭击刘勋,刘勋失败后,于建安四年投奔曹操,刘晔亦跟随。
后来,曹操到寿春,当时山贼陈策在庐江聚众数万人,并据险而守。曹操曾派偏将试图消灭但不果。曹操于是询问群下问可否征伐。很多人都认为山贼据险而守,难以攻克,而且无足轻重,不应征伐;但刘晔认为其实是偏将资历不足和天下未定而令到山贼仍敢对抗,而当时局势已经大致稳定,应该先悬赏劝降,再用军事实力进逼,那山贼就会自己溃败。曹操同意,并派猛将在前,大军在后,最终如同刘晔所预测般平定陈策。战后曹操辟刘晔为司空仓曹掾。
建安二十年,曹操征伐据守汉中的张鲁,任用刘晔为主簿。当时张鲁弟弟张卫领兵坚守,曹操攻阳平山上各个屯寨,但山势险峻难登,难以攻克;而且士兵死伤甚多,粮食又缺乏,曹操于是打算撤军,命令夏侯惇和许褚呼叫山上的军队撤退。此时有一些军队在夜里误闯张卫别营,营中士兵大惊四散,当时在军队后方的刘晔见此认为可以取胜,劝夏侯惇等不要退军。夏侯惇见后相信,于是回去告诉曹操,曹操于是进攻张卫,张卫不敌退走。张鲁不久投降,曹操得汉中。刘晔及后即劝曹操进攻刘备新占的蜀地,认为攻占汉中后令蜀人震惊,只要进攻他们就会望风归附;否则让诸葛亮、关羽、张飞等人稳定人心,据守险要,那日后就难以征服。但曹操不听。七日后,有从蜀地投降的人说蜀地人心惶惶,刘备斩杀惊惶者亦不能安定人心。曹操于是再问刘晔可否进攻,刘晔却说蜀人人心已经较为安定,不能进击。曹操最终回师。及后任行军长史,兼领军队。
筹谋画策
黄初元年,曹丕代汉称帝,刘晔升任侍中,赐爵关内侯。当时曹丕问朝臣究竟刘备会否为被孙权袭取荆州而杀害的关羽报仇,大多数都是认为刘备力量薄弱,名将只有关羽;关羽死后国内忧虑,根本不会再发动战争。但刘晔却认为刘备一定会借出兵而重振声威;而且认为刘备和关羽感情深厚,一定会为他报仇。最终刘备果然于次年进攻孙权,发动夷陵之战。当时孙权举全国之力应付,并向曹魏称藩,朝臣很多都庆贺,但刘晔却认为孙权并没有臣服之心,这次只是逼不得已才称藩。刘晔更建议曹丕乘虚领兵攻灭东吴,以绝后患。但曹丕不同意。东吴在夷陵之战战胜后果然渐见不臣之心,曹丕于是打算讨伐,但刘晔认为吴国刚刚大胜蜀汉,上下一心,而且有长江天险,不能这么仓卒进攻。曹丕又不听。
黄初五年,曹丕亲自领军到广陵泗口,命令荆州和扬州的军队并进,进攻东吴。当时很多人都以为孙权会亲率军队抵抗,但刘晔认为孙权知道曹丕只率大军到江北压境,过河战斗者必定是其他将领,因而必定会静待进攻,不会亲率迎击。最终孙权都没有来,曹丕唯有撤退。
精于知人
魏讽在东汉末年很有名声,卿相以下的官员都与他诚心结交。公元220年,刘备将领孟达率众投降,曹丕对孟达甚为器重,任命他为新城太守,加散骑常侍;当时的人都称他有“乐毅之量”。而刘晔一见他们二人,都说他们必定会叛变。最终魏讽于公元219年在邺城叛变;而孟达则于公元227年与诸葛亮通信,意图叛乱。
太和元年,曹丕驾崩,魏明帝曹叡继位,进封刘晔东亭侯,食邑三百户。次年,辽东公孙渊胁逼叔父公孙恭让位,自立为辽东太守,刘晔认为公孙氏占领辽东很久,恃著海和山的阻隔,可能会好像胡族一样难以制约,甚至发动叛乱。建议应趁公孙渊初登位,出其不意出兵讨伐,并开设悬赏引诱他的反对者协助,可能未必开战就能解决辽东割据问题。但最终都没有被接纳,公孙渊亦与于景初元年叛魏。
郁郁而终
刘晔得到曹叡宠信亲近,有一次曹叡打算攻伐蜀汉,朝臣都说不可以,但刘晔私下却对曹叡说可以;后出去和朝臣又说不可以,因为刘晔的胆识,说时都好像是真心的,曹叡和各大臣都没有怀疑。
当时中领军杨暨被明帝宠信,亦敬重刘晔,他是最为反对曹叡伐蜀的大臣,刘晔与杨暨见面时亦有向他说不可攻伐的理由,杨暨于是以为刘晔一定会支持自己。
到后来杨暨再和曹叡讨论攻伐蜀汉之事,杨暨恳切地进谏反对;曹叡指责他是儒生出身,不通军事,杨暨因而搬出既一直反对伐蜀,亦是重臣的刘晔去劝告曹叡,但曹叡却一直听刘晔说可以攻伐,于是找来与杨暨对质,但召见时刘晔却不发一言。后来刘晔再私下见曹叡,刘晔指责曹叡不应将伐蜀大计随意告诉其他人,更称怀疑蜀汉已得悉曹叡要来攻的情报;曹叡更是感谢刘晔。后见杨暨又指责他对君主进言过于直率,应要婉转地表达;杨暨亦感谢他。有人见到刘晔这样巧妙奉迎这两方面,甚为厌恶,于是向明帝诋毁刘晔,更建议明帝召见刘晔时特地以与自己相反的意见来问他,如果每样他都表示同意,就表示刘晔他是揣摩上意了。后来曹叡一试,果然如此,更因此疏远刘晔。刘晔因而发狂,在太和六年因病改任太中大夫,不久出任大鸿胪。两年后再任太中大夫,及后死去。谥景侯。刘晔后人
儿子刘寓。
儿子刘陶:字季冶,善论纵横,高才而薄行,官至平原太守。刘晔为什么不在蜀国betway必威官网,
刘晔才是真正的汉室宗亲,他其实和荀彧一样,辅佐曹操匡扶汉室,谁知曹操狼子野心,称公称王,他也是应该想保全身家性命。
刘晔真是一个以国家的利益为立足点出谋划策的高手,可现在的国还是汉家江山,跟他曹操的小算盘还是有些出入的。刘晔的谋略风格,类似郭嘉,行事风格,很像贾诩,而品德追求,却如荀彧,想到了荀彧,那个跟他共同奋斗了二十一年的兄弟,因为政治目标不同,他都毫不留情的抛弃了,这刘晔,还是算了吧!于是从汉中归来后,把刘晔这个谋士,变成了行军长史,还让他带了一部分军队,明升暗降,从此离开了曹操的政治小圈子。人物评价
总评
刘晔一生在曹操时代担任过司空仓曹掾,主簿,行军长史兼领军,在曹丕时代但任散骑常侍,侍中等职务,虽然职务不算太高但是一直是历代魏主的心腹,参与重大事情的谋划决策,“而授晔以心腹之任;每有疑事,辄以函问晔,至一夜数十至耳。”始终是魏主的重要参谋。也正是有了一批这样优秀的谋士,才有了魏武扫荡群雄三分天下有其二的霸业。
历代评价
鲍勋:“刘晔佞谀不忠,阿顺陛下过戏之言。昔梁丘据取媚于遄台,晔之谓也!”
陈寿:“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才策谋略,世之奇士,虽清治德业,殊於荀攸,而筹画所料,是其伦也。”
叶适:“如刘晔、蒋济之流,区区乎以揣摩徔人者,固至是欤?”
郝经:“当是之时,魏有荀彧、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司马懿为之谋,吴有张昭、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运其筹。”
胡三省:“言者谓晔善迎合上意,上若有所问,试反上意而问之,晔之对必与上之问反,而与上意所向者合。每问皆然,则可以见晔迎合之情矣。”
王夫之:“迨于子桓之世,贾诩、辛毗、刘晔、孙资皆坐照千里之外,而持之也定。”
毛泽东:“刘晔曾经长期跟随在曹操身边,出过不少奇计,后又辅佐曹丕和曹叡,是曹魏的三朝元老。”

刘虞字伯安,是光武帝刘秀的后裔,东汉末年政治家、宗室,被称作是力压曹操、刘备的三国“人气王”。刘虞出生于东海郯,曾任甘陵相国、太傅、幽州牧、大司马等职,封爵襄贲侯;他治理地方政绩卓著、以怀柔政策安抚幽州各族,让百姓安居乐业,深得民心。193年,刘虞进宫公孙瓒兵败而被其杀害,幽州百姓都痛哭流涕。人物生平
政绩卓著betway必威官网 1刘虞
刘虞的祖父刘嘉曾任光禄勋,父亲刘舒曾任丹阳太守,刘虞通晓《五经》,最初获举孝廉,担任曹吏,因能履行职务而获升为郡吏,后因累积政绩迁为幽州刺史,刘虞任幽州刺史期间,在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外族间有崇高威望,随时朝贡,不敢侵扰,百姓传唱歌谣赞颂刘虞的功德。后因公事被免官。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黄巾军攻破冀州诸郡。此后,朝廷任命刘虞为甘陵国相,前去安抚灾荒后的百姓,以俭朴为下属榜样,不久升为宗正。
维城燕北
中平四年,前中山国相张纯、前太山太守张举与乌桓大人连盟,发动叛乱,进攻到蓟下,烧毁城郭,虏略百姓,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部队达到十余万,屯住在肥如。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传书到各州郡,说要代替汉朝。张纯又使乌桓峭王等五万人部队,进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杀害吏民。
中平五年,朝廷因为刘虞在北方的威信很高,再次任命他为幽州牧。刘虞到达蓟城,精简了部队,广泛布施恩惠,派遣使者告峭王等人朝廷将宽大处理,可以免除他们犯下的罪责,又悬赏通缉张举、张纯二人。二人逃到塞外,其余的也都投降或逃跑了。至中平六年三月,张纯被手下王政杀死,首级被送到刘虞处。汉灵帝刘宏派使者升刘虞为太尉,封容丘侯。刘虞先是推让,并举荐卫尉赵谟、益州牧刘焉、豫州牧黄琬、南阳太守羊续担任此职,但刘宏最终还是拜刘虞为太尉。当时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往西园缴纳巨额礼钱,刘宏因刘虞一贯有清廉的名声,加上平定张纯叛乱有功,便特意免去刘虞的礼钱。
幽州本为穷州,需要青、冀两州补贴官务开支,但当时因战乱交通断绝,无法调度金钱。刘虞在幽州追求宽政,劝导百姓种田,从开放上谷的市场与外族交易及开采渔阳的盐铁矿取得收入,令百余万青州、徐州人流亡至此,安居乐业。刘虞虽为三公级的高官,但天性爱好节约,穿着破旧的衣服,一顿饭都不吃一道以上的荤菜。远近原本作风奢侈的豪族,都被他感化而改变风气。
忠于汉室 永汉元年,董卓专权,派使者授予刘虞大司马,进封襄贲侯。
初平元年,董卓拜刘虞为太傅,召他入朝任职。但因道路阻塞,任命竟不能够到达。
公孙瓒奉命征讨乌桓时,受刘虞的节度。公孙瓒只注重自己的部队强大,放任部曲侵扰百姓,而刘虞注重仁政,很关爱百姓,于是与公孙瓒之间逐渐出现了矛盾。
初平二年,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以及山东诸将商议,由于皇帝年幼且被董卓控制,想立汉室宗亲的刘虞为新皇帝,刘虞坚决不肯;于是韩馥等人又请刘虞领尚书事,以便按照制度对众人封官,刘虞再次拒绝。被劫至长安的汉献帝想要东归,当时刘虞的儿子刘和在皇帝身边作侍中,于是皇帝派他偷偷地潜出武关,去找刘虞让他带兵来救。刘和途径南阳,被别有用心的袁术扣留,派遣别的使者去找刘虞,说要一起派兵西进去接汉献帝。刘虞于是派遣数千骑兵到袁术那,而袁术竟自己留下不予派遣。
起先,公孙瓒看出袁术耍诈,坚决制止刘虞派兵,而刘虞不听从,公孙瓒就偷偷派人劝袁术扣留刘和,并吞并刘虞派去的部队。刘虞得知后与公孙瓒间的仇怨就更深了。不久,刘和找机会从袁术那逃跑北上,结果又被袁绍扣留。当时,公孙瓒已经多次被袁绍击败,还不断地进攻。刘虞嫌公孙瓒过于穷兵黩武,怕他成功后就不好控制了,于是不许他再次出兵,并稍稍削弱了他的权限。公孙瓒大怒,屡次违反命令,又开始侵犯百姓。刘虞准备赏赐给游牧民族的物品,多次被公孙瓒抢夺,刘虞不能制止,于是上报朝廷诉说公孙瓒掠夺百姓的罪行,公孙瓒也上表告发刘虞办事不利,两人相互指责,朝廷也无力处理。公孙瓒别修城池以防备刘虞。刘虞几次邀请公孙瓒,他都称病不来,于是刘虞密谋征讨他。
战败被杀
初平四年,刘虞自己纠合十万人进攻公孙瓒。临行前,从事程绪劝阻,被刘虞斩首。刘虞告诉士兵:“不要多伤人,只杀公孙瓒一个就行了。”刘虞手下从事公孙纪,因为同姓而被公孙瓒厚待,趁夜跑到公孙瓒处告发刘虞的计划。当时,公孙瓒的部众都散布在外面,公孙瓒自觉不敌,本想逃走。结果刘虞的士兵不擅于作战,又爱惜百姓的房屋,下令不许焚烧城池,一时间竟攻不下来。公孙瓒于是召集精锐勇士数百人,顺风纵火,趁势突袭。刘虞遂大败,向北逃至居庸县。公孙瓒追击,三日城陷,抓住了刘虞,仍让他作傀儡管理州中事务。正赶上朝廷派使者段训来增加刘虞的封邑,让他掌管北方六州的事务。公孙瓒借机拜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四州。公孙瓒还诬陷刘虞之前与袁绍合谋要当皇帝,胁迫使者段训将刘虞斩首,并送首级到京都,半路被刘虞的故吏尾敦劫走安葬。刘虞在北方很得人心,他死后,幽州及流亡至此的百姓都痛哭流涕。
身后之事
刘虞死后,其旧部鲜于辅、齐周、鲜于银推举阎柔为乌桓司马,与公孙瓒部将邹丹战于潞河之北,斩杀邹丹等四千余人。乌桓峭王及后与刘虞子刘和合袁绍兵于兴平二年破公孙瓒于鲍丘,杀二万余人。刘虞妻妾华衣服betway必威官网 2刘虞
当初,刘虞以简朴著称,帽子旧了也不换,打上补丁再戴。等到他遇害时,公孙瓒派兵搜他的家,却发现他的妻妾都穿着很高档的服饰,当时人们因此怀疑他的简朴品质。
估计史官在写刘虞传时也觉得刘虞的传记有问题,但手中资料确实是那样的,最后忍不住还是抖了句刘虞的黑材料:刘虞平时在人前十分节约,帽子破了都打个补丁继续戴,吃饭也基本没肉菜(官至太尉,曹嵩还有上百车货物呢,刘虞岂会穷到这个地步,钱都到哪里去了呢?克扣的公孙瓒的军粮又哪里去了呢?真是有表演的嫌疑),结果发现刘虞家里妻妾真是锦衣玉食啊。
不过,对于英雄人物,最主要的是学习他们的优点,他们的缺点引以为戒就行,去攻击这些小地方,是得不偿失的。比如刘虞,他是因为妻妾穿着华丽而失败吗?比如袁术,他是因为奢侈而失败吗?显然都不是,司马炎以数十倍于他们的奢华而一统天下。刘虞不敢作天子
刘虞不敢作天子这句话出自于唐代文学家元稹的《董逃行》。
刘虞的手下公孙瓒一直以来都是和刘虞对着干的,汉献帝被董卓控制,刘虞前去搭救汉献帝,却在途中被公孙瓒摆了一道,这件事情中,刘虞并没有因此就杀掉公孙瓒,而是将公孙瓒用兵的权利稍加控制,可是公孙瓒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直接和刘虞对着干。
后来刘虞亲自派了十万人前去杀刘虞,但是又怕让老百姓受苦,又命令众军不可以毁掉老百姓的房子,不可以防火烧城池,只能杀公孙瓒,不能杀无辜的人,这样的命令使得将士们无从下手,以至于被公孙瓒反过来将刘虞杀死,刘虞终究死于自己的仁慈,这也说明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要是没有刘虞的从中作梗,想必刘虞的理想已经实现了,若是刘虞做了皇帝,恐怕当时的三国也会不复存在。刘虞的手下大将
田畴,掾。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
魏攸,东曹掾,右北平人。刘虞欲讨伐公孙瓒时作劝阻,因其认为公孙瓒尚有利用价值。
公孙瓒,奋武将军。以讨乌桓为名累积势力,不听刘虞号令,刘虞本欲讨伐,但反为公孙瓒知悉并杀害。
鲜于银,刘虞从事,骑都尉。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刘虞被杀后与刘和向公孙瓒复仇,令公孙瓒元气大伤。
公孙纪,州从事。因公孙瓒以同姓而厚待,在刘虞集结兵马欲讨公孙瓒告密令公孙瓒成功逃脱。历史评价betway必威官网 3刘虞
田畴:汉室衰颓,人怀异心,唯刘公不失忠节。
范晔:①自帝室王公之胃,皆生长脂腴,不知稼穑,其能厉行饬身,卓然不群者,或未闻焉。刘虞守道慕名,以忠厚自牧。美哉乎,季汉之名宗子也!若虞、瓒无间,同情共力,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何远之有!②襄贲励德,维城燕北。仁能洽下,忠以卫国。
皮日休:刘虞不敢作天子,曹瞒篡乱从此始。
司马光:虞以恩厚得众心,北州百姓流旧莫不痛惜。
郝经:①刘虞独能饬身厉行,忠厚恭俭,化行幽朔,夙夜忧勤,志存王室;至使董卓畏服,群策见推,却尊号而不受,奉章表以自通。振振哉!汉家贤宗子,卫武公、东平宪王之俦也。②懿哉幽州,乃心帝室。奔命奉章,陨身碎璧。气躔箕尾,大津尚赤。
王夫之:①韩馥、袁绍奉刘虞为主,是项羽立怀王心、唐高祖立越王侑之术也;虞秉正而明于计,岂徇之哉?……刘虞之贤必不受,操知之矣。②进与卓为敌,而退受术之掣,刘虞怀忠义而死于公孙瓒,职此繇也。③绍、术、瓒、表虽怀异志,而朱儁、曹操、刘虞、孙策,夫岂不可激厉入援以解天子之困厄。④若当董卓初诛之日,廷犹有老成之臣,人犹坚戴汉之心,刘虞怀忠于北陲,孙坚立功于雒阳,相制相持,而允之忠勋非董承从乱之比,操亦何敢遽睥睨神器、效董卓之狂愚乎?⑤刘虞贤矣,袁绍弗能惑也。
蔡东藩:刘虞为汉室名裔,恩信夙孚,乃以战略之未娴,谬思讨瓒,卒至身死家亡,为天下笑!盖以楚得臣之忿,兼宋襄公之愚,其不至为人禽戮者几希,区区小惠,不足道焉。

李轶字季文,出生于南阳郡宛城县一个豪强大姓,是东汉时期的官员、将领,封爵舞阳王。他早年和堂兄协助刘縯、刘秀兄弟起兵,是昆阳大战突围十三骑之一;之后他背叛刘氏兄弟转投更始帝刘玄帐下,甚至一直主张杀了刘縯,更始政权崩溃时他又想投靠刘备,一生反复。公元25年,李轶被朱鲔杀死。人物生平
舂陵起兵
李氏家族是南阳的豪强大姓,李轶的伯父李守是王莽的宗卿师,李轶的堂兄李通也担任过五威将军从事等官职。
公元22年,绿林军大起义爆发,南阳为之骚动,李通因为当时流传的图谶上讲“刘氏复兴,李氏为辅”,便也有起兵的心思,因为李轶向来是个好事之徒,李通便把李轶找来共同商议此事。李轶就对李通说:“现四方扰乱,王莽政权眼看就要垮台,汉朝要重新复兴了。南阳的刘氏宗室之中,只有刘縯、刘秀兄弟能泛爱并容纳豪杰,李家可以与他们共谋灭王莽兴汉朝的大事。”李通笑着说:“我的意见也是这样。
不久,刘秀因为逃避官吏的追捕,来到宛城躲避,李轶就奉李通之命来找刘秀共商大事,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同时起兵。随后,李轶就随刘秀回到舂陵,准备举兵。
李轶走后,因为起兵计划泄露,李氏在长安和宛城的族人被官兵捕杀,几乎灭门。公元22年十月,逃过灭门之难的李轶,随刘氏兄弟舂陵起兵,直到在参加攻打棘阳的战斗时李轶才与逃出宛城的李通重逢。
谋杀刘縯
刘縯、刘秀兄弟起兵之后,因为力量过小,就与绿林军联合,当时绿林军势力非常大,刘縯、刘秀兄弟的实力比较弱,李轶就抛弃了一同起兵的情谊,开始拼命讨好朱鲔等绿林军将领。
公元23年(新莽地皇四年,刘玄更始元年)二月,绿林军拥立刘玄为帝,建立了更始政权,李轶被任命为五威将军。五月,王邑、王寻统帅的新朝大军与包围了绿林军控制下的昆阳,昆阳之战爆发。面对强敌,刘秀、宗佻、李轶等十三骑突破重围,去搬救兵,最终内外夹击,大破敌军。
昆阳大战之后,由于刘縯、刘秀兄弟威名鹊起,越来越响亮,刘氏兄弟与绿林军将领的矛盾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李轶彻底与刘氏兄弟分道扬镳,他和朱鲔等人一再进言,劝刘玄早点动手杀了刘縯,以免留下后患。对李轶的变化,刘秀敏锐觉察到了,刘秀对刘縯说:“李轶这个人不能再信任了。”但刘縯并不放在心上。不久之后,在李轶、朱鲔的一再建议之下,刘玄寻机杀害了刘縯。
朝廷新贵
公元24年二月,刘玄迁都长安之后,打破汉高祖刘邦的祖训,封了十三个异姓王,其中李通封为西平王;李轶封为舞阴王,他们的另一个堂兄弟李松则出任了丞相。一时之时李氏一门权高位重,成了炙手可热的朝廷新贵。
封王之后,刘玄又令舞阴王李轶主持各郡国的招降工作,各地的官员为了保住职位,纷纷拜访李轶,想见李轶一面,得等很长时间。济南太守耿艾的儿子耿纯也来拜访李轶,他见此情景,就规劝李轶,他说:“大王以龙虎之雄姿,逢风云之际会,迅速拔地而起,一月之间兄弟称王,但士民们并不知道你有什么德行,你也没有对百姓宣扬有什么功劳,恩宠与官位暴兴,这是聪明人所忌讳的。兢兢业业警惕自持,还恐怕没有好下场,何况是骤然暴发而自足,难道可以成功吗?”李轶听了耿纯的话,感到很耿纯说的有道理,也安排耿纯做了官,但他并没有听从耿纯的规劝。
暗通冯异
就在李轶志得意满之际,从河北传来一个消息:刘秀已经扫平河北,大有西进长安之势。为了防备刘秀的进攻,公元24年冬十二月,刘玄派朱鲔、李轶、田立、陈侨等人率领大军三十万,以洛阳为中心,构筑中原防御体系。刘秀方面则任命冯异为孟津将军,率领魏郡、河内两郡兵马镇守孟津渡,与朱鲔、李轶的洛阳大军隔河对峙。
一开始,李轶是铁了心防守洛阳,比如他发现冯异的副将竟然是更始政权叛逃到刘秀方面的刘隆,就将刘隆的妻子、儿女无论老小全部抓起来,杀了个干净。但是随着形势对更始政权越来越不利,李轶也开始寻找后路了。而就在此时,冯异给李轶写了一封信。
冯异在信上说:“我听说明镜是用来照形的,往事能用来说明今事的道理。以前微子离开殷商而入周,项伯叛楚而归汉,周勃迎代王而废黜少帝,霍光尊孝宣而废昌邑王刘贺。他们都是畏天知命,看到了存亡的征兆,见到了废兴的事实,所以能成功于一时,垂伟业于万世哩!假如长安还可以扶助,延期岁月,疏不间亲,远不逾近,你李轶怎么会独居一隅呢?现长安坏乱,赤眉已临近市郊,王侯们制造灾难,大臣们各怀去意,朝纲法纪已经绝灭,四方分崩离析,异姓并起,所以光武不避艰苦,经营河北。现在英俊云集,百姓风靡,虽然像邠、岐归古公亶父,也不足以比喻。你李轶如果能觉悟成败,及时确定大计,也像微子、项伯一样论功成业,转祸为福,就在此时了。如果等到猛将们长驱直入,严厉的兵众把城围了起来,虽然悔恨,也来不及了。”
李轶接到信之后,非常矛盾,他知道更始政权已经走向灭亡了,但是因为自己背叛了刘氏兄弟,还是杀害刘縯的主谋之一,害怕刘秀不会原谅自己,所以不敢投降。
思前想后,李轶给冯异回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我本来就是与萧王一起,首谋起义,志在复兴汉室。如今我奉命镇守洛阳,冯将军镇守孟津,都占据了中原的关隘要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愿意和冯将军合作共事,我们双方只要同心同德、计划周密,将会无往而不胜。请您把我的计划转告给萧王,我愿意竭尽全力,佐国安民。”
李轶自从与冯异接洽后,再也不出兵与冯异作战。对各地的告急文书,一律按下,置之不理,坐拥大军三十万于洛阳,不发一卒以驰援各地。冯异腾出兵力之后,在黄河南北接连攻拔城池,招降更始守军十余万,接着又把更始朝廷的河南太守武勃包围在士乡县,武勃派人火速向洛阳的李轶求援。而李轶闭门不救,置之不理。最终,李轶坐视武勃的军队被冯异彻底消灭。而且,武勃本人也被冯异杀掉。
丧命洛阳
冯异看到李轶信守诺言,确实有归顺之意,急忙派人飞骑千里送信,向刘秀禀报战局详情。
刘秀知道此事之后,没有准备接纳李轶投降,反而想把李轶的书信故意泄露出去,让朱鲔知道,利用朱鲔的刀为大哥刘縯报仇。于是,他马上给冯异下令:“李季文为人奸诈,他的话一般人不能得其要领。我们应该把他的信公开,告诉各地的太守、都尉作为警备之用。”冯异不敢违抗,只好照办。他将李轶给自己信制成公文,向各地宣布说:这是舞阴王的来函,他表面上愿意归顺萧王,实际上却居心叵测,请诸位小心防范!一时之间,李轶给冯异的密函成了公开信,在黄河南北各地广为流传。朱鲔得知此事之后,非常愤怒,马上派人将李轶刺死。李轶的故事
“机轴”一词出自《后汉书·冯异传》,在李轶给冯异的回信之中有这样一句话:“今轶守洛阳
,将军镇孟津
,俱据机轴,千载一会,思成断金。”李贤注:“机,弩牙也;轴,车轴也。皆在物之要,故取喻焉。”
机轴现多用于比喻关键重要的处所、职务、部门、位置。人物评价
《后汉书》:“时李轶、朱鲔擅命山东,王匡、张卬横暴三辅。其所授官爵者,皆群小贾竖,或有膳夫庖人,多着绣面衣、锦裤、襜褕、诸于,骂詈道中。”、“时李轶兄弟用事,专制方面。”、“李轶等擅命于外,所置牧守交错,州郡不知所从,彊者为右。”
《读通鉴论》伯升初起,始发于李轶,迎光武而与建谋,则轶固光武兄弟所倚为腹心也。更始立,朱鲔、张卬暴贵,轶遽背而即于彼。因势而迁者,小人之恒也,亦何至反戈推刃而无余情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