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狠,杨贵妃红杏出墙的真正原因

凡夫人进御之义,从后而下十五日遍。……其九嫔已下,皆九人而御,八十一人为九夕。世妇二十七人为三夕,九嫔九人为一夕,夫人三人为一夕,凡十四夕。后当一夕,为十五夕。明十五日则后御,十六日则后复御……凡九嫔以下,女御以上,未满五十者,悉皆进御,五十则止。后及夫人不入此例,五十犹御。故《内则》云:“妾年未满五十者,必与五日之御。”则知五十之妾,不得进御矣。


男人一旦动了真情,真是不得了啊!

一夫多妻,妻妾成群,做帝王的怎么样才这么多娇妻美妾以及无数有如“板凳队员”的宫女们过性生活呢?也就是说,古代的帝王们是如何临幸、如何驾驭这后宫的三千佳丽的呢?

在古代,皇帝找女人,那不跟女人生孩子一样正常?要往大了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那都是为了保证龙脉的延续,不叫作风问题。就是普通人家,家境好点的,也要娶个三妻四妾,就是那社会。要是谁家的闺女嫁入了皇宫,那是祖坟冒青烟的事。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是男权社会,女人毕竟是处在从属地位,即便入住皇宫,当了皇后,你也还得听皇上的。现在男女平等,女人拽了。而在过去,离个婚就是休书一封,丈夫兼任法官,甚至不用取证调查,全凭大脑沟回的闪现。皇帝那就更不得了了,弃如敝履,搞不好还要杀头。因为可供选择的女人太多了,喜欢你,也不见得十天半月见一面,不行的直接打入冷宫(冷宫这名字起的好,没了夫妻恩爱,没了爱情滋养,自然暖和不起来)。你想这女人要是被皇帝宠幸一回,那还不得紧巴结?

唐玄宗笑了,“这就对了,这才是惜福呀。”

虽然帝王们有权利跟所有后宫女性发生性关系,但是有义务与这一百二十一个嫔妃定期过性生活。按照梁朝这位崔博士的说法,皇帝要完成规定的任务实在不容易。八十一御妻,也称女御,分成九个晚上,每晚九个人。二十七世妇也是每晚九个,分为三天;九嫔是共享一天;三夫人也是共享一天,但毕竟共享此项权利,或者说是共尽义务的人数只有前面几个等级的三分之一了。只有“皇后”是一个人独享一晚。从初一轮到十五,从十六那天再开始新的一轮。

说起隋文帝的老婆独孤氏,在历史上绝对是个特殊的女性。说她特殊,不仅因为她的显赫身世、她的才干,以及她的美貌,还因为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权主义者,是一个一夫一妻制的忠实捍卫者。她能让老公隋文帝一辈子服服帖帖,一生只娶她一个,单论这手段,这功夫,在路卫兵看来,就不是寻常之人所能做到的。

有个日本人写的一本书,|<<<<<12>>>>>|

·上一篇文章:风流多情武则天
三招搞定唐高宗·下一篇文章:一个女仆是如何阴错阳差成为皇后的

独孤氏的做法主要有三条:
1,源头治理。根本不让你找别的女人,什么嫔妾、三妃呀,一概不设,就剩我一个,黄脸婆你也得给我受着,杨坚虽是皇上,可拿她也没办法,这也好了,清心寡欲,把精力用到治理国家上,搞得头头是道,劝课农桑,开设科举,国家承平,人民安居,形势一片大好;
2,营造氛围。从这点也可以看出独孤氏的聪明之处。光后宫改革不行,还得推广到满朝文武,营造一种举国上下推崇一夫一妻制的良好氛围。要不就皇帝一个人有一个老婆,底下大臣今儿娶一个明儿娶一个,看着闹心不是?杨坚是皇帝啊,看到别人热热闹闹的娶媳妇,你能让他没反应?就这个,人家独孤氏也考虑到了,要不说这女人是人才呢。她让皇帝下旨,规定满朝文武乱娶妻妾者,一律不予提拔重用。你喜欢玩是吧,可以,前途和女人你掂量着办,只能选一样。为了让大家能有个切身的感受,她甚至将好色太子杨勇废掉。杨勇的原配元氏很得独孤氏喜欢,偏偏杨勇瞧不上,宠爱别的姬妾,整天花天酒地,恣意玩乐,这就戳到独孤氏的软肋上了,你说我千方百计让你爹不纳姬妾,你却左拥右抱的,你这不是向你爹示威嘛!这还了得!于是常给杨坚吹耳边风,说连你这个皇帝都是一个老婆,他做太子的就敢妻妾成群,将来肯定是个败家子儿,杨坚一听,是这么个理儿,瞅个机会就给他废了。独孤氏让杨坚废掉太子,在路卫兵看来,可谓一石二鸟,一方面考验杨坚对她的态度,一方面也好叫那些大臣们看看,我亲儿子我都敢下手,你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3,严加看管。在皇宫里培养一批亲信,布下耳目,及时掌握第一手材料,皇上给哪给女人飞个眼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够绝吧。
聪明的悍妇才能有效驯夫
遇到如此精明又强悍的女人,隋文帝这皇上当的也够不容易的,那为什么不反抗呢?为什么杨坚如此听独孤氏的话呢?原因我们可以探究一下:
1,独孤氏与隋文帝的感情非常好。
这个原因应该是第一位,感情是维系关系的纽带,如果杨坚不爱她,绝不会这样由着她的性子来。为什么会爱她,我们可以在史书记载上找到答案,独孤氏也是大有来头的,在嫁给杨坚之前,家世比杨坚还显赫,她父亲独孤信是北周的大司马、河内公。是北周的建国功臣,杨坚是隋国公杨忠的儿子,也属于高干子弟。二人结亲应该是门当户对,同样的政治环境、家庭熏陶,让他们之间很有共同语言,独孤氏正值妙龄,人也漂亮,属于那种美丽又大方、温柔又可爱型的。最重要的一点,独孤氏的家教非常好,知书达理,“柔顺恭孝,不失妇道”,独孤氏父母早亡,所以对长辈非常尊敬,懂礼貌、识大体,“见公卿有父母者,每为致礼焉”,朝中上下无人不夸。有了这个尤物,杨坚自然不会对别的女人感什么兴趣。直到杨坚当了皇上,二人的感情维系的还非常好,文帝上朝,独孤氏在外面候着,等丈夫下班,深情相望之后,一同用餐就寝,“同反燕寝,相顾欣然”。够腻乎的,搁现在也算是模范夫妻的典范了。
2,独孤氏抓住了隋文帝的小辫子。
能够娶到大柱国的千金,又这么的漂亮温柔,杨坚一直对独孤氏很满意,所以二人海誓山盟,“誓无异生之子”,要与对方白头到老,从一而终,那时杨坚还不知道自己会当皇帝,要知道,估计得多留个心眼儿。既然夸下了海口,自然不能随便食言,当了皇帝,说话更不能不算数,独孤氏再经常唠叨着点,你当初怎么着怎么着来着,连数落带挖苦,再捎带着将上一军,隋文帝还能说什么?不头疼上半天就是好事,哪还有琢磨别的女人的心思!
3,独孤氏精明的头脑让杨坚对她很依赖。
独孤氏很有政治头脑,朝中大臣们没有不服的。据《隋书》记载,独孤氏“每与上言及政事,往往意合,宫中称为二圣”,这脑瓜、这见识不是一般人比的了的。最早在杨坚篡周称帝的问题上,独孤氏就表现出超常的政治敏锐性。北周宣帝死后,独孤氏派人告诉杨坚,“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让杨坚当断则断,从而促使杨坚废周自立。杨坚的皇位都是人家帮着搞定的,还有什么脸喜欢别的女人?况且杨坚对独孤氏那是从心眼里佩服,杨坚“每事唯后言是用”,简直就是离不开了。杨坚如此依赖独孤氏,当然也就很听话了。
4,独孤氏很争气,为杨坚生了五个儿子。
如果独孤氏不会生育,或者就生了几个公主,管的再严也没用,满朝文武就不干。这断了龙脉可不是闹着玩的,谁担得起责任啊?那时候杨坚再找别的女人,就堂而皇之得多了,为了江山社稷,你独孤氏再怎么着也不能说什么呀(光舆论导向你也受不了)。可偏偏人家独孤氏很争气,一气给杨坚生了五个儿子,这下杨坚心里平衡多了,常对人说,你别看我没别的姬妾,我五个儿子都是一个娘生的,这才是亲兄弟。你别看以前那些皇帝老婆多,那孩子都不是一个娘生的,谁也不和谁一个心眼儿,能团结得了吗,所以国家亡的就快。当然,我们从中也多少能听出点阿Q的精神胜利。不过这也确实堵了杨坚的嘴(遗憾的是,就是一个娘生的,也没搞好团结,老二杨广还是千方百计的让老爹废掉了太子)。
5,独孤氏是个醋坛子。
嫉妒是每个女人的天性。独孤氏年轻时,样貌地位无人能比,优越感超强,可花无百日红,女人最怕的就是衰老,这种衰老会让女人变得越来越不自信,随之而来的,是妒忌心的越来越强。醋坛子也不是天生就带来的,随着岁月留下的无法抹去的印痕加速,醋的浓度也会越强。独孤氏年老色衰了,便对宫中女人倍加提防,特别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别说临幸了,就是杨坚看上她们一眼,独孤氏心里也是钻心的疼啊。醋坛子打翻了,杨坚还能有好果子吃?所以还是躲着点为妙。
6,独孤氏敢玩“狠”的。
怕,也是杨坚不敢造次的原因之一。独孤氏不光看得紧,不光打翻醋坛子,还真敢下手。凡事都有两面性,成天把皇帝看得天紧,每日形影相随,时间久了杨坚也会寡然无味。杨坚也不是一点想法没有,都当皇帝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偏在这上面受限制,干嘛呀!所以有时也会感到不甘心。一次他看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宫女,“见而悦之”,一时把持不住,背着皇后偷偷临幸了她,独孤皇后很快得到线报,不由分说就把那宫女杀了。
betway必威官网,被老婆挤兑的离家出走的皇帝老公
皇帝离家出走,这事是闻所未闻的,可它偏偏就发生在隋文帝身上。《隋书》对这件事的记载很有趣,独孤氏不是把那个宫女杀了吗,杨坚一下子血往上涌,愤怒到了极点。在路卫兵看来,这愤怒里更多的是一种憋屈,是面子问题。满朝文武嘴上不敢说,心里会怎么想?可笑的是,杨坚怒是怒了,但这火楞没敢和独孤氏发,打落牙齿和血吞,自己发泄了一通,要不说他惹不起独孤氏呢。杨坚气急败坏的拽过一匹马骑着就出了宫,漫无目的的狂奔20多里,“单骑从苑中而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这场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那马跑的不定多快呢,好似酒后驾车,神经麻木会令速度变得飞快。杨坚在荒僻的山谷中一直呆到将近后半夜才回,平生第一次发出渴望自由的心灵呐喊:“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皇帝被皇后挤兑成这样,也够可怜的。后来大臣们反复劝说,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而至天下于不顾不值得,其实都是宽慰人的话,没打自己头上。隋文帝当然不会不懂这些大道理,更多的是觉得天子的颜面扫地。
说归说,闹归闹,堂堂一国之君总不能老在外面呆着。独孤氏也觉得自己这次做得过分了,就像两口子打架,一方摔门而走,时间久了,留下的一方难免会担心。毕竟吵架都是在气头上,气消了就只剩下担心了。独孤氏伸长脖子盼着杨坚回来,杨坚一回来,“后流涕拜谢”,喜极而泣,估计也说了些什么是我不好以后不了之类的话。在大臣高颖、杨素的劝解调停之下,这事总算过去了。不过二人自此也就有了嫌隙,不像以前那么好了。要不说两口子打架伤感情呢!
仁寿二年八月甲子,也就是公元602年,给杨坚当了36年老婆的独孤氏病死,这下杨坚可算没人监督了,于是开始歌舞升平、纵情声色,皇帝的感觉总算找到了,可身体也透支的厉害。要说古代帝王多短命,与他们过度的放纵不无关系,否则以皇帝的生活水准,那身体还不保养得钢钢得?隋文帝自此圣体一天不如一天,酒色在身体上的副作用很快显现。就在生命岌岌可危之时,杨坚又想起了独孤氏的好,对左右说:“使皇后在,吾不及此。”要是她还管着我点,我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啊!这下算是活明白了,可惜已经晚了。就在独孤氏死后两年,隋文帝也一命呜呼,追随而去了。

早期,一次吃饭时太子拿一块干炊饼擦了擦切羊肉的刀子,准备扔掉。唐玄宗看到后脸色大变,太子还算懂得察言观色,看出老爸不高兴,赶紧将饼吃了。

但是,崔灵恩又提出初一和十五这两天不适合房事,那么排序就会出现问题,眼巴巴等在那天的无论是九个人还是一个人,难道就白等了不成?一个月轮两圈,如果不是每晚多人同时的话,一百二十一个人中的每个人一年也轮不上两三回,前提是皇帝还得一天不能得闲,极为勤勉公正。皇上累得可怜,后妃们闲得可怜!

可偏偏独孤氏这个女人和别人不一样,他把皇帝管的服服帖帖,做法也绝,而且各个方面考虑的头头是道,搁现在,绝对是个管理型的女强人。

唐玄宗对杨玉环还真是掏心掏肺,配备了700多名能工巧匠给她制衣,设置了专门的官员为她品尝筛选美食。

宋代文人周密的《齐东野语》卷19《后夫人进御》中记有五代时期梁朝的国子博士崔灵恩的一套理论。乍一看,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再一想,崔灵恩那套理论既不符合常理,又几乎没有可操作性,显然是一种理想化的设计。《后夫人进御》中说道:

·上一篇文章:靠投资女儿婚姻获得三个王朝国仗地位的人——独孤信·下一篇文章:趋之若鹜
古代熟女为什么喜欢与和尚偷情

对一个正常的女人来说,这点太重要了。别忘了唐玄宗比杨玉环大三十多岁,两人跟本就不是一辈人,唐玄宗如何满足得了千娇百媚的杨美人。

另外,除非到了“皇后”和“夫人”这个级别,五十岁以后就不能进御了,倒不是出于年老色衰的考虑。的确实红颜未老恩先断,色未衰皇帝也未必就喜欢。主要是女人五十岁左右到了更年期,绝经以后不排卵,不能生育。帝王的性生活大都是以生儿育女为目的,不能生育就没必要让皇帝辛苦一番了。不过,还是有问题,如果帝王在即位之初或者即位之后某个时间把后宫这一百二十一个编制配齐了,除非死一个新补一个,不把其中某些废弃,那么这些女性是会陪着皇帝一起慢慢变老的,那就很可能出现这些大小嫔妃陆续进入五十岁。皇后和夫人在五十岁以上仍旧侍寝,那嫔妃以下的一百一十七人到了五十岁是否要用新人替补?如何选择这些替补?无论陆续换还是一起换,要想确保在编的一百二十一人总数不变,种种实际问题都不是想当然可以解决的。再说了,“后宫佳丽三千人”,其实唐玄宗的时候后宫有四万多美女呢!帝王们要是每天都照着崔博士给设计的这套规则,跟这一百多嫔妃轮了一圈又一圈,其他的宫女由该怎么办?实际上,皇帝打算跟哪个后妃、宫女发生性关系是很难受到“礼制”约束的,而且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当然还有所谓的“进御制度”之外的实际做法,最主要的是召幸和行幸两种。行幸的做法是像晋武帝司马炎在“羊车”内让嫔妃们陪侍,召幸就是皇帝把后宫里的嫔妃叫到自己的寝宫里侍寝。唐代诗人王建的《宫词》之四十五中就曾写道:“丛丛洗手绕金盆,旋拭红巾入殿门。众里遥抛新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皇帝向宫女群中抛掷橘子,抢到的人便可以承欢,也就是说得到陪侍皇帝的赏赐。有点抛绣球点女人的意思。掷橘子选嫔妃也罢,抛绣球点女人也好,都不过是帝王们寻欢作乐的招数。有的宫廷受此启发建立了翻牌子侍寝制度。但由于事关帝王们的喜厌好恶,再加上帝王们手中握有无限权力,因而这种翻牌子侍寝制度有时候也是形同虚设。

独孤氏超强的驯夫三法

假如让紫衣用一句话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杨玉环根本不爱唐玄宗。

人们常说,帝王的后宫拥有三千佳丽。其实,三千佳丽不过是个虚数。应该说,帝王的后宫拥有多少后妃是有一整套宫廷制度的。那么按照制度,这些帝王的后宫究竟应该拥有多少嫔妃呢?

一个女人背叛自己的老公,究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么回事。


紫衣奇怪的是这身行头在菩提树下,两人幕天席地折腾后,咋穿着回家?

据《礼记·昏义》记载:“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就是说皇帝有名有分的嫔妃有一百二十一人,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宫女,随时可供皇帝“临幸”。后宫美女如云,都是为了侍候皇帝一个人。

她既妒又恨,反正乱伦的事情都做了,何必辜负青春年华,如花美貌?为了一棵老歪脖树,放弃整片森林?

小周后的忍耐最终没能留住爱人的性命。赵光义毒死了李煜,将小周后接进皇宫,想完全据为己有。

偏不,拿自己一超级美女、正牌王后之娇躯,向一个丑陋肮脏的叫花子投怀送抱,要来就来一味猛料,狠狠恶心恶心段王爷。

可见杨贵妃眼力好,还真没选错人。

当然,世上还有一种背叛事出例外。

甚至朝政也要她说了算,她要谁当官谁就能当,象她的二流子堂兄杨国忠就当了丞相;她不要谁当官谁也当不了,比如李白,皇帝虽然喜欢他,可是贵妃不喜欢,所以只好靠边站。

《天龙八部》中刀白凤恨段正淳段王爷花心,她也红杏出墙。出就出呗,王爷手下帅哥侍卫、勇猛武官那是一抓一大把。

杨美人本来就幽幽怨怨的不开心,可是唐玄宗这死老头还不知足,还去和旧爱梅妃私会,杨玉环这下是彻底的失望了。

杨玉环当初是老头子从少年寿王那儿明抢豪夺来的,不是结发夫妻,根本没多少感情基础。婚后除了物质上应有尽有的奢华,表面上很风光,可内心的苦闷有谁知呢。

只怕对于爱情,付出的越多,回报的越少!

南唐后主李煜的续妻小周后,被宋太宗赵光义强行占有。小周后的背叛实为情非得已,她并不愿借机献媚邀宠。想到降君身份的夫君,生命岌岌可危,只好在一次次被宣进宫陪侍赵光义时,默默流泪。

刀白凤有个性。

可谁能想到唐玄宗原本并不奢侈呢。

杨玉环小姐显然没这么高的境界。她独宠后宫,亲戚朋友也跟着鸡犬升天,享尽荣华富贵。

这么一个懂得“惜福”的君王,遇到自己深爱的一个女人,就全变了,不惜用整个天下来讨她欢心。

话说回安禄山,这胡人虽然肥胖,但人家是个武将,身体健壮,体力充沛。一次两人私通过程中,太过亢奋,安禄山居然将杨美人的酥胸给抓的青紫。

·上一篇文章:李白为之倾倒的极品女人·下一篇文章:中国古代宫廷四大荡妇

可惜赵光义打错了如意算盘。夫君李煜的死,让小周后此生了无牵挂,她再也不必忍受宋太宗的恩宠了,于是毅然绝食,追随她的爱人而去。


投之以木瓜,必报之以琼瑶?

安禄山成了杨玉环红杏出墙的第一个对象,这种偷情的游戏一玩就让她玩上瘾。

当然,如果认为杨美人就是看中安禄山的丑陋,那就是对她智商的玷污了。

杨玉环又私通了杨国忠。杨国忠本名杨钊,是杨玉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搭上杨大美人后,那个风光不用说了。

这点上,杨玉环很有点异曲同工,杨美人私通的人是谁?一个体重330斤,相貌丑陋的胡人,安禄山。

事实上,身处皇宫的杨美人就是想找个叫花子也不太容易。她可不象刀白凤能飞檐走壁,晚上夜行衣也不换,白衣白裙作圣女状飘飘然溜达出宫,爱找谁就找谁。

这真是让世人羡慕的要死,搞得传宗接代的老思想都退居二线了,“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