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拜师

胶州黄生在崂山下清宫读书。一天,黄生正在窗下读书,读得久了,有些疲惫,于是向窗外观看。忽然发现有一穿着素衣的年轻女郎,掩映在百花丛中。他心中疑惑:这深山古寺怎么会有这少女出现呢?于是开门出去,想看个究竟,又哪有女郎的影子?从此,黄生经常看见这素衣女郎,但每次都找不到她。于是黄生决定偷偷的隐身树丛之中等候着女郎的到来。不大一会,果然见那素衣女郎和一位红衣女郎来了,远远地望,具可谓艳丽双绝。她们二人慢慢地越走越近,忽然,那红衣女郎向后退了两步,说:“不好,这里有生人!”说着,就要离开。黄生怕错过这次见面良机,急忙从树丛中钻出来。两位女郎大惊,急忙往回奔跑,袖裙飘拂,香气洋溢,沁人肺腑。黄生追过一堵短墙,发现她们已踪影皆无。黄生对女郎的爱慕之情更加强烈,于是取来笔硕,在树下题短诗一首:

betway必威官网,众村民望见追兵远去,三三两两地走出家门,顺着马蹄印来到弥陀寺,只见断墙上有一首诗:

诸葛亮会说话了。非常高兴,跑到道观向老道人拜谢。老道人说:“回家对你爹娘说,我要收下你当徒弟,教你记忆识字,学天文地理,阴阳八卦用兵的方法。你爹娘同意,就天天来学,不可一天旷课!”

从此,每当寂寞无聊时,绛雪总是前来陪伴他。黄生感慨地说:“香玉我爱妻,绛雪我良友也。”每次都问她:“你是院中第几株?希望你早告诉我,我好小心地移到家中,免得你象香玉一样被恶人夺去,遗恨百年。”绛雪回答说:“故土难移,告诉了你也没有用处。你的妻子尚且不能从终,何况朋友呢?”黄生不听她的,强拉着绛雪的手到院子里,每到一棵牡丹旁就问:“这是你吗?”绛雪不回答,只是掩口而笑。

多少年过去了。一天,一位身穿战袍、风尘仆仆、汗流浃背的将军,打马扬鞭,直向北郝而来。正是兵荒马乱的年月,村民们谁也不敢多事,都吓得赶紧
关门闭户。将军下马,挥汗敲门,央求给碗水喝,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哪怕有个破屋旧庙也好。有村民隔着门说,这个村一没井,二没庙,你快往外跑吧。将军无奈,长叹一声:“北郝村有一景:也没庙,也没井,土地爷住墙窟窿。”话音刚落,村外风烟滚滚,旌旗蔽日,战马嘶鸣,眼看追兵将至。将军深知危险,上马扬鞭向西飞跑,在村头见一断墙寺院,便翻身跳了下去,一头昏倒在花下。说也奇怪,这棵花“唰”地舒展开枝叶,把将军遮了个严严实实。将军因而逃过了这场灾难。

“师父!我相信。以后再不与她来往了!”

接下来,两天没有见到绛雪的面。黄生抱着耐冬树,摇动抚摩,连声呼唤绛雪的名字,但一点回声也没有。黄生无奈,回到屋里,拿起一条用艾拧成的火绳,对灯点上,就转身出去想去烧烤耐冬树。绛雪急速闯来,伸手夺过艾绳,说道:“恶作剧,让我受痛,我与你断交了!”黄生连忙陪笑致歉。这时,只见香玉步态盈盈地走了进来。黄生一见,涕泪交加,急忙上前握住香玉的手。香玉用另一支手握住绛雪,相对悲哽。

(王世铎、王世轩讲述、刘景林搜集整理。引自《国花大典》)

老道人说:“近水知鱼性,近山知鸟音。看你的神色,观你的行动,还能不知道你的心事吗?”停了一下
,老道人郑重低说:“实话给你说了,你喜爱的那女子并不是人,它原是天宫一只仙鹤,只因贪嘴偷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被打下天宫受苦。来到人间,它化作美女,不学无术,不事耕耘,只知寻欢作乐。你只看它貌美,岂不知乃是寝食而已。你与她相爱,吃喝玩乐,倒也逍遥,但这样浑浑僵僵下去,终身将一事无成啊!若不随她的意,还会伤害你。”

在黄生的精心护理下,那棵牡丹一天天繁茂起来,春末牡丹已长到二尺多高。他回洛阳时,把金银留给道士,嘱咐他精心培养。第二年四月到下清宫,花一朵含苞还未放,不久,花就开了,花大如盘。黄俯身细细观察,花蕊之中俨然有一个小小的美人,才三四指大小,转眼之间,飘然欲下,原来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香玉。香玉笑道:“我忍受着阴风苦雨等待着你,你怎么到今天才来啊?”说完,裙袖飘扬,已站在黄生面前。二人惊喜交加,诉说衷肠。忽然背后传来绛雪的声音:“你们今日团聚,我这个朋友,总算尽到责任。”三人一同谈笑,到很晚,绛雪才离去。

小王避难过荒庄,井庙俱无甚凄凉。

诸葛亮八、九岁时,还不会说话,家里又穷,爹爹就让他在附近的山上放羊。

从此,黄生和香玉相亲相爱,生活得非常幸福。有一次,黄生指着那株牡丹说:“等我死后,我一定变做一棵花木,寄魂于此。”香玉和绛雪说:“希望你不要忘了你的话。”

惟有牡丹花数侏,忠心不改向忠王。

诸葛亮拿这仙鹤羽毛去见师父。老道人说:“记住这个教训吧!要想学好本领,干一番事业,这色情之事千万不可迷恋!”诸葛亮不忘这个教训,把仙鹤尾巴上的羽毛保存起来,以此作为戒鉴。

自此,黄生按香玉说的去做了。不久,泥土中很快萌生出一丛牡丹来。黄生于是更加爱护,又在花棵周围作了栏杆加以保护。香玉来到黄生屋里,感激倍至。黄生告诉她要将牡丹移到家里去,香玉拒绝了,她说:“我体质虚弱,经不起司
伐之苦。况且万物生长各有一定的地方,我本不是生在你家,如果硬要违犯,反而遭不幸。只要你我真诚相爱,相聚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过了一个时辰,将军被阵阵花香催醒,睁眼发觉自己躲在花丛之中,顿觉心旷神怡,精神抖擞。他想起人们常说牡丹是神花,是花中之王,国之将兴,必有祥瑞。将军起身,在寺内的断墙上,用树枝题诗一首,跃马扬鞭而去。

诸葛亮一听,慌忙问道:“师父!这会是真的吗?”

无限相思苦,含情对短窗。

相传,很久以前,北郝村一老翁,清晨早起,向村西田野走去。路经弥陀寺门口忽觉香气洋溢,沁人肺腑。他抬头一看,眼前一亮,只见两个童男童女,披红挂绿,彩云一般,从半空飘然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入寺内去了。老翁惊讶得几乎叫出声来,他飞也似地跑
回家,告诉家里人。一会儿,这件事就一传十,十传百,把全村人都轰动了。大人小孩,成群结队地涌进寺内,想看个究竟。然而到了寺内,却踪影全无。忽然,有一位姑娘喊道:“快看那里!”她指着寺院的一块空地上两棵破土而出的花株,水灵灵,鲜嫩嫩,煞是可爱。人们纷纷议论起来。这才相信老翁之言不虚。人们都说,这花株一定是那俩童男童女所变,他俩是花神下凡,专来咱北郝,庇护咱们的,咱可得好好地看护着它们,说不定还能沾光得济哩。

这天晚上时,诸葛亮悄悄来到庵里,打开房门,果然见床上只有衣裳,不见有人。她他点火就去烧那衣裳。

从此,好几天,绛雪没有再来。黄生苦怀香玉,辗转床头,泪湿枕席。这一天,冷雨幽窗,黄生更难入眠。他披衣而起,在灯下吟诵:

河北省桐柏县北郝村,汉代有一古寺,名叫弥陀寺。寺内僧人专养牡丹,又有“牡丹寺”之称。寺内有一株牡丹,花大如莲,富丽娇艳,每年仲春,赏花人络绎不绝,寺壁题咏极多,都说这是汉牡丹。牡丹之侧,有芍药数墩,每年牡丹谢去,芍药又开,香郁色艳,似与牡丹媲美。关于汉牡丹,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呢。

仙鹤正在天河里洗澡,忽觉心头一颤,便急忙往下张望,发现庵内出现火光,“呼”地飞了下来。她见诸葛亮正烧她的衣裳,扑过来便啄诸葛亮的眼睛。诸葛亮眼疾手快,拿起拐杖,一下子把仙鹤打落在地。他伸手去抓,抓住了仙鹤的尾巴。仙鹤拼命挣脱,翅膀一扑一闪,又腾空飞去。结果仙鹤尾巴上的羽毛被诸葛亮抓掉了。

相思人不见,中夜泪双双。

·上一篇文章:谷雨和牡丹·下一篇文章:荷苞牡丹

诸葛亮怀念师父,把师父的八卦衣穿在身上,只当师父永远在自己的身边。

·上一篇文章:“五彩祥云”失传记·下一篇文章:一丈青


打这以后,诸葛亮更加勤奋,凡师父讲的,书上写的,他都博学强记,心领神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又过以年,正是诸葛亮烧美女化皮的那天,老道人笑着对诸葛亮说:“徒弟呀,你跟我已经九年了。该读的书都读了,我要传授的你都听了。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已年满十八岁了,该走出家门,干一番大事啦!”

山院黄昏雨,垂帘坐小窗。

读罢,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棵奇花,就是被称为国色天香牡丹;而另一株呢,就是被称为花中之相的芍药;那位将军,就是后来的汉光帝刘秀。从那以后,汉牡丹的名声就响开了。

老道人临走,给诸葛亮留下一件东西,就是他后来常穿的八卦衣。

恐归沙咤利,何处觅无双。

从此,此郝村的村民们就精心地管理和照料着这两棵花株。说也奇怪,这两棵花株见风似地猛
长起来很快就长了好几尺高。碧绿的枝条间,花骨朵密密麻麻的。不久,花开了,整个村庄都洋溢着香气,惹得彩蝶飞舞,密蜂嘤嘤,景象迷人。这花的名声,就象长了翅膀,在四面八方传开了。方圆十几里的人们都来欣赏这人间奇景,北郝村的人感到很自豪。

转眼七、八年过去了。

第二天,即墨县一位姓蓝的人带人来下清宫游玩,见到院中有一株白牡丹,非常喜欢,就向寺里的人索求,于是说把棵白牡丹掘出来移走了。黄生这才悟到,香玉是牡丹仙子,于是非常惆怅惋惜。过了几天,他听说蓝氏把白牡丹移到家中,枯萎了。他伤心至极,作了《哭花》诗五十首,每天都要到牡丹穴处凭吊。

打这以后,诸葛亮每到庵中来,那女子不仅殷勤接待,还盛情挽留,做好的饭菜。吃过饭他们不是说笑,就是下棋逗趣。与道观相比,这里真是另一个天地。诸葛亮被那女子的甜言蜜语弄得神魂颠倒!

黄生读了,潸然泪下。黄生坦怨她来的次数太少了。绛雪说:“我不能象香玉妹妹那样给你温暖,只能给你一点宽慰。”黄生说:“那我也就感激不尽了。”

“师父!这些天我每睡好觉,头脑发昏。”诸葛亮怕说出真情,挨师父训斥,撒了个谎。

黄行回到房间,苦思冥想,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忽然,那素衣女郎推门进来,黄生又惊又喜,急忙站起身来迎接。她微微一笑,说道:“看你刚才简直象个气势汹汹的强盗;看了你的诗,才知你乃骚雅之士,不妨相见。”黄生受宠苦惊,急忙问女郎的生平。她说:“我名叫香玉,原是洛阳人氏。只中被宫中道士强迫来这里,其实并不是我的愿望。”黄生问:“那道士叫什么名字?我一定为你排忧解难。”女郎说:“不必了,其实道士也不敢强逼我什么。在这里若能够长期和你幽会,也好啊!”黄生又问那红衣女郎,她说:“她是我的干姐姐,名叫绛雪。”

这山上有个道观,里边住个白发老道人。老道人每天都走出观门闲转,见了诸葛亮便逗他玩,比比划划地问这问那。诸葛亮总是乐呵呵地用手势一一回答。

崂山下清宫,美丽幽静。院内有耐冬树木高达两丈,大数十围;一株牡丹高达丈余,花开时节璀璨似锦。

“这话现在我却不信。”老道人望着诸葛亮说:“我看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教你成才,才治好你的哑病,收下你当徒弟。前些年你是聪明加勤奋,师父我苦心教你不觉得苦;现在你是由勤奋变懒惰,虽聪明也枉然哪!还说不辜负我一片苦心,我能相信吗?”

有一天,黄生凭吊方回,回头看见红衣女郎绛雪挥泪穴侧。黄生慢慢地走近她,她也不回避。黄生于是请她到屋里去坐,绛雪答应了。她叹息说:“可怜我们姐妹,一朝断绝!听说你悲不欲性,更增加了我的悲恸。假如亲人的眼泪能堕入九泉之下,也许可使香玉再生的吧。可她已死多日,神气已散,怎么能马上与我们两人共谈话呢?”黄生说:“都怪我命薄,妨害了情人,维道就没有办法了吗?”绛雪说:“我总认为年少书生,十之有九都是爱不专一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痴情地爱着香玉。我来此,也是敬慕你这种美德,而不能代替香玉与你共寝眠啊。”说完就要告别而去。黄生说:“香玉长离,使人寝食俱废。如果你能陪伴我一会,也可使我稍微感到宽慰,你怎么如此决绝无情呢?”绛雪只得陪伴他消愁解闷,天明才离开。

顿时,诸葛亮热泪滚滚,说道:“师父一定要走,请受徒弟一拜,以谢栽培大恩!”

写毕,他忽听窗外有人道:“作诗不能无有唱和。”听话音知道是绛雪来了。开开门让她进来,绛雪看了诗即刻续吟道:

“这还不行。你要烧道她的画皮,也好消除你的疑虑,永不怀念。”

一天晚上,黄生见香玉含泪而来,哭泣着说:“大祸临头了。今天我就要和你永别了。”说着,以袖试泪。黄生急忙追问究竟,香玉说:“此乃天间,难以给你说明白。”黄生再问,香玉只是呜咽,什么也不说。直到天明,香玉才恋恋不舍地走了。黄生感到非常奇怪。

诸葛亮听出来师父的话里有话,低着头说:“师父!不会辜负你的一片苦心!”

又过了几天,黄生正房中独坐,绛雪喜笑颜开地从外面进来,说道:“报告给你一个好消息:花神深为你的至情所感动,让香玉再回下清宫了。”黄生忙问:“什么时候?”绛雪答道:“不知道,大约为期不远了。”

诸葛亮思想出了岔,对学习倦了起来。他笑着从庵里出来,走进观里发愁,真是“出门欢喜进门愁,笑脸丢在门外头”。师父讲的他这个耳朵进去,从那个耳朵出来,印不到脑子上;书上写的,看一遍不知道说的啥,再看一遍还是记不住。

空山人一个,对影自成双。

“对呀!树长在山上,石多土少,够苦的。但它根往下扎,枝往上长,不怕热,不怕冷,总是越长月大。可是葛藤紧紧一缠,它就长不上啊啦,这就叫‘树怕软藤缠’哪!”

黄生听说,情不自禁地握住香玉的手腕,说:“你真是秀外惠中,令人爱而忘死啊。想到你匆匆离去,真如千里之别。你有时间一定要来,与我相会。”香玉答应了他,从此,每天夜里必来与黄生相会。黄生多次请香玉邀绛雪同来,但绛雪总不来,黄生颇有怨恨。香玉说:“我姐姐性殊落落,不象我那么情痴。让我慢慢地劝她,你不要着急。”

老道人说:“风不来,树不动;船不摇,水不浑。”说着,他指着庭院里被葛藤缠绕的一棵树让诸葛亮看:“你看那棵树为啥死不死活不活,不往上长呢?”

二人越谈亲密,情意缠绵,不觉曙色已红。香玉急忙起身,临走说道:“我作了一诗,以酬君作,你不要笑我啊。”于是念道:

“真正的本领要在实干中才能得到,书上学来的,好要看天地万物变化,随时而转,随机应变,才有用啊!比如你上那仙鹤当的教训,以后不再被色情迷恋,这是直接的教训;推而广之,世上一切事物都不可被它的表像所迷惑,要小心谨慎从事,洞察其本质才是。这算是我临别的嘱咐吧!今天我就要走了。”

这天夜里,绛雪来到房中向黄生道谢。黄生笑着说:“以前你不把实情告诉我,才遭此横祸。今天我已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如果你不来我这儿,我就用拿着火绳烤你了。”绛雪说:“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的,所以才不敢把实情告诉你。”二人相对坐了一会,黄生说:“今日而对良友,更加思念艳妻。好久没有哭香玉了,你能和我一块去哭她一场吗?”绛雪答应,二人一同来到牡丹穴处,洒泪凭吊。直到黎明,绛雪收泪,劝黄生回去。

“那仙鹤有个习惯,每晚子时要现原形,飞上天河洗澡。这时,你进她的房中,把她穿的衣裳烧掉。衣裳是她从天宫盗来的,一烧掉便不能化作美女了。”

等坐下来,黄生握住香玉的手好象什么也没有抓住,象是自己攥起手一样,不由得惊问:“这是怎么了?”香玉泫然回答:“以前我是花神,是有实体的;如今,我为花鬼,形体已散了。今天虽然相聚,你只当做是梦中相会吧。”绛雪说道:“妹妹,你来了可太好了。我被你这一口子纠缠死了。”于飘然而去。

老道人看出了问题,把诸葛亮叫到跟前,长叹一声说:“毁树容易栽树难哪!我白下了这些年的功夫!”

说话间,黄生又埋怨绛雪不来。香玉说“如果你一定要她来,我能办到。”于是她和黄生挑打到树下,香玉折了一根草茎作尺码,自下而上丈量到四尺六寸的地方,按在那里,让黄生用两手搔挠。不一会,绛雪就从背后出来了,笑骂说:“你们两个太不够朋友了。”香玉说:姐姐不要责怪,我这郎君太寂寞了,你就暂时陪陪他吧,一年后就不会烦扰你了。”绛雪只好答应。

老道人说:“如果不信,随你的便吧,以后就别再登这观门啦!”

良夜更易尽,朝暾已上窗。

“怎样烧掉她的画皮,还请师父指教。”

第二年,果然牡丹花下有花芽生出,而且叶子恰好是五个。道士非常惊异,更加用心浇灌它。三年后,高达几尺,花翠挺秀,但始终不见开花。老道士死后,他的子弟不知爱惜,又见它始终不开花,于是把它砍掉了。没想到,那株白牡丹很快就枯萎而死,那株耐冬树木也相继死去了。

诸葛亮一听师父说他“满师”啦,连忙恳求说:“师父,徒弟我越学越觉得学识浅薄,还要再跟你多学点本领!”

光阴荏苒,新年到了,黄生要回家过年了。在家里,二月的一天,他忽然梦到绛雪来到他身边,惆怅地说:“我又大难临头了。你如果能急速前来,我们还能想见;迟了就见不到了。”黄醒后十分惊异,急忙命家人备马,星夜赶往下清宫。原来道士将建造房屋,有一棵耐冬树,妨碍建房,工匠们正准备砍伐它。黄生急忙上前阻止,耐冬树总算保存下来。

“四海云游,没有定向。”

连袂人何处?孤灯照晚窗。

“师父,你往哪里去?”诸葛亮惊奇地问:“以后我到哪里看望您呀?”

愿如梁上燕,栖处自成双。

聪明人一点就灵。诸葛亮看瞒不过师父,问道:“师父!你都知道啦?”


再说,在这山腰间,有个“庵”,诸葛亮每天上山下山逗从这庵前经过。有一天,他下山走到这里,突然狂风大作,铺天盖地地下起雨来。诸葛亮忙到庵内避雨。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把他迎进屋里。只见这女子长得细眉大眼,油嫩丝白,娇娆仙姿,犹如仙女下凡。他不由心中一动:庵里有这样漂亮的女子呀!临走,那女子把诸葛亮送出门,笑着说:“今天我们算认识了,往后上山下山渴了累了来歇息用茶。”

后十多年,黄生忽然病倒。他的亲人闻讯而来,非常悲哀。黄生笑说:“这不我的死期,而是我的生期,有什么可悲的呢?”又对道士说:“他日若见牡丹下有赤色的花芽生出来,又是一放五叶的,那就是我。”说罢,再不起不来了,黄生离开了人间。

老道人见诸葛亮聪明可爱,便给他治病,很快就把诸葛亮不会说话的病治好了。

香玉和黄生相对而坐。香玉款笑如前,但依偎之间,总感到好象是以身就影,黄生悒悒不乐。香玉更是前俯后仰地悲叹。香玉说:“崂山上有一种白蔹草,你挖
来晒干碾碎,再稍掺些硫磺,浸泡水中,每天到我的穴处浇洒一次,明天此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的。”说罢就走了。

诸葛亮躬身拜罢,抬头不见师父,再也寻不到他的踪影。

·上一篇文章:石林的形成·下一篇文章:白牡丹

诸葛亮不忘师父的教诲,成其是那临别的嘱咐,特意把带在身边的羽毛做成一把扇子,拿在手中,告戒自己谨慎从事。

从此,诸葛亮就拜这位老道人为师,风雨无阻,日不错影,天天上山求教。他聪明好学,专心致志,读书过目不忘,听讲一遍就记住了。老道人对他更加喜爱了。


仙鹤秃了尾巴,便与天宫中的仙鹤个个不同。自己也知道丢脸现眼,再也不去天河里洗澡,也不敢再混进天宫去偷可以化作美女的衣裳,便永远留在人间,混进了白鹤群里。

诸葛亮答应按师父的吩咐去办。临行,老道人将一把龙头拐杖递给诸葛亮,说:“那仙鹤发现庵内起火,会立即从天河飞下来,见你烧了她的衣裳,必不与你甘休。如果伤害你时,你就用这拐杖去打,切记!”

“让葛藤缠得太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