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恩师的菜单,奶子河奇缘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是一位杰出的诗人,是一位在“正统”人眼中“不正统”的喇嘛,于是,命运使他过早隐逝。当他隐逝后,第七世达赖喇嘛转世在理塘,其根据又是六世达赖一诗:“一只白色的仙鹤,请将羽翼借我用,不去遥远的地方,转转理塘即返回”。这首近乎抒情的诗,岂知便成了他转世再生人间的秘偈。

·上一篇文章:水仙花的传说·下一篇文章:借脉教妻

战国末年。群雄逐鹿,战火四起。 江南。 苎萝村。
三月的清晨,薄薄的白雾笼着整个小村,小河边的垂柳静而妖娆地站着。杏花蕊中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像姑娘朦胧的媚眼儿。
远远的有细碎的脚步声,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子分花拂柳而来。她的身条儿比垂柳还要柔美,她的眼波儿比露珠还要晶莹。她放下手中的竹篮,用纤白的手指梳理着洁白的纱线。
“夷光,今天这么早!”清脆的话声传来,柳枝后闪出一个苗条的身影,美若春花的脸上挂着娇娇的笑。
“是啊!”西施笑道,“旦儿,你这只小懒虫,睡到现在才起来吧。”
被叫做旦儿的少女偷偷地吐了吐舌头,放下手里的纱篮,和西施并肩浣起纱来。
太阳越升越高。 “西施、郑旦,你们都在这儿啊!”一个青年出现在河边。
“东戟哥,有什么事吗?”郑旦站起身笑盈盈地问道。
“我……我要参军了。”东戟低着头说。
“什么?”郑旦吃了一惊,“你们家就剩你一个壮丁了,你再走了,越老伯怎么办?”
“唉。”东戟叹了口气,“越国节节败退,大王有令,全国所有十五到五十的男人一律上战场抗敌救国。”
三个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西施说道:“东戟,你安心去吧,我们会替你照顾好越老伯的。”
郑旦也抢着说:“是啊,东戟,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她宛若秋波的眼里流动着丝丝情意。东戟深深地看了一眼西施,毅然掉头而去。
第二天,东戟与村里其他年轻人一起,离开了苎萝村,踏上了漫漫征程,从此沓无音讯。
不久。
越国战败投降,越王勾践作为人质被吴王夫差带回吴国当马夫,越国大夫范蠡伴随其左右。勾践在吴国忍辱负重,表现出对吴王的一片忠诚。
三年后,夫差相信了勾践的忠心,决定放越王回国。相国伍子胥百般阻拦无效,暗中派人追杀勾践,均被机智的范蠡一一化解。
勾践安全回到越国后,立志复国,卧薪尝胆,励精图志,越国逐渐强盛起来。
又是三月,江南风景,花红柳绿,草长莺飞。
勾践和范蠡便装沿着碧清的小河信步而行。这半年来,他们一直在民间微服私访,探察民心。两人走入一片杏花林中,茫茫然迷失了方向。
远远看见河边有人,便走了过去。 见是位少女,范蠡轻声说道:“打扰姑娘了。”
少女起身回头,范蠡和勾践顿如强光耀眼般有短时间的眩晕。少女见二人呆样,抿嘴一笑,顿如百花齐放,风华绝代。
范蠡先回过神来,施了一礼道:“在下两人迷路于此,还望姑娘指点迷津。”
少女见他文绉绉的样子,又抿嘴一笑问:“你们想去哪里?”
范蠡一怔,只好说:“在下与主人外出踏青,不想在此迷路,请姑娘指点回城的路。”
少女伸出纤纤细手指了方向,转身准备继续浣纱,却发出一声惊叫:“呀,我的纱!”
范蠡和勾践抬眼看去,原来说话时少女的纱顺水飘走了。看着少女皱眉的样子,范蠡毫不犹豫跳进了水中。当他全身湿淋淋地把纱递给少女时,少女用大大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抿嘴笑了笑,然后转身云一样地飘走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见范蠡在发愣,勾践赶紧大声喊了一句。
“我叫西施。”少女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林里的杏花纷纷往下掉。
此后,勾践和范蠡前后多次前往苎萝村,与村民们尽皆相熟了。两人发现,苎萝村中出美女,村中其他少女虽不如西施出色,却也都是秀丽绝伦。西施的好友郑旦更是清丽无比,与西施的娇艳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在这些日子里,英俊而气质不凡的范蠡深得西施好感,两人感情逐渐升温,直到海誓山盟,卿卿我我。这让倾心于西施的勾践心中大为不快。
一日,勾践与范蠡在住所谈复国计划。 勾践说:“我有一个新的计划。美人计!”
范蠡有些发愣。
勾践笑笑,用手拨弄着柴薪堆上方吊着的苦胆说道:“吴王好色,如果我们以绝色美女献之,吴王必色心大动,荒废朝政,为越复国制造机会。”
范蠡心中大震:“大王的意思是?” “西施、郑旦!”勾践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不!”范蠡本能地退了一步。
“范将军,复国大计为重啊。”勾践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范蠡,范蠡痛苦地低下了头。
苎萝村。 西施静静地站在杏花林中,美丽绝伦的脸上满是悲肃。
勾践告诉她,范蠡失手杀死欲强凌越国女子的吴国大使伍良,吴王夫差率大军前来讨伐,越国陷入又一次遭灭亡的危机。
“只有你能救他,否则,我就只好把他交给吴王。我不能眼看着越国的百姓受战乱之苦。”勾践满脸悲伤。
“好,我答应。”西施艰难地说。有风吹过,长发飞扬。 杏花林中,落花如雨。
勾践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容。
站在勾践身后的范蠡痛苦地仰起了头,空中阴霾重重,丝毫不见阳光。
“我答应你,等越国复国之后,我就带你隐居山野,闲云野鹤终老一生。”西施上马车离开苎萝村时,范蠡拉着她的手说。
西施浅浅一笑,抬眼望向前路。风呼呼地吹着,残阳如血,古道上衰草依依,寒烟凄迷。马车远去了,扬起一片黄沙。
范蠡呆呆地看着,有泪滑过脸庞。
西施身披轻纱出现在吴王夫差面前时,从夫差的眼神里,她知道,自己可以救范蠡救越国百姓了。西施的绝世容颜柔言媚语让夫差神魂颠倒。与西施一同进吴宫的其他越国美女皆不在夫差眼中。
不久,夫差得知晋国王宫比吴国王宫豪华漂亮,心中十分不高兴,拒听伍子胥修水利工程造福社稷之良言,而接受奸臣桂坤的建议,大兴土木,专门为西施建造一座天下最豪华的宫殿。
宫殿落成,雕梁画栋,极尽奢华之能事,名为“馆娃宫”。
从此,夫差于馆娃宫中日夜笙歌不思朝政。伍子胥不断劝諌夫差,提醒他注意越国的动静。夫差每次都哈哈大笑道:“相国多虑了!”而后置之不理。伍子胥和王后对此一筹莫展,他们密谋暗杀西施,但每次行动都被一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所阻。两人十分恼怒,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有所表示,只好暗中隐忍,等候机会。
西施日夜面对着荒淫的夫差,心中的苦处和对范蠡的思念只能与同在宫中的郑旦倾诉。两人常常抱头痛哭。
身在越国的范蠡亦日日夜夜思念西施。一次照例上吴国朝拜时,范蠡乘夫差大宴群臣之际,借口不胜酒力离去,潜入了馆娃宫。
这一举动没能逃过日夜监视西施的伍子胥和王后的眼睛。两人大喜过望,觉得除掉西施的时机到了。当西施和范蠡执手倾诉衷肠的时候,伍子胥带兵冲入了馆娃宫,并派人告之夫差。
夫差大怒,急急赶往馆娃宫。
范蠡被五花大绑扔在大殿中。西施静静地站在一旁,脸色惨白。伍子胥和王后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
“范蠡,你好大胆子,竟敢勾引本王的爱妃!”夫差咬牙切齿地吼道。
“不是……”范蠡的声音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那你潜入馆娃宫做什么?”夫差发了狂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剑。
范蠡沉默了。西施闭了闭眼,觉得死亡迎面扑来。她深情地看了一眼范蠡,露出一丝笑意。至少他们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做一对同命鸳鸯了。
“他是来找我的!”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殿门口响起。 众人一惊,尽皆回头。
一个身披白纱的绝色少女俏生生地站在门边,轻纱随风轻舞,飘飘欲仙。
“郑旦?”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郑旦走到范蠡身边,轻抚着他身上的伤痕说:“范将军,是我害了你。”她款款走到夫差面前,轻轻一笑说:“大王,是我思念家乡,想请范将军前来一叙家乡之事。因怕大王不准,所以偷偷约见。”伍子胥和王后大惊,力劝夫差立斩范蠡和西施。
夫差半信半疑,但见范蠡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加上心爱的西施在旁边莺声雁语诉说想念故乡之情,带雨梨花的样子让夫差柔肠百结。他下令放了范蠡,还笑着对范蠡说:“以后范将军进宫皆可来馆娃宫陪爱妃叙叙家常,让爱妃开心。”
伍子胥据理力争,无奈夫差主意已决,他只好愤而拂袖而去。 西施进宫十年了。
吴国遇到了大蝗灾,范蠡觉得越国复国时机已到,让越国进贡大批煮过的谷种给吴国。接着,吴国与晋国因小事闹起了矛盾,范蠡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时机,让手下人扮作晋国军队侵扰吴国。夫差即命伍子胥率军征讨晋国。伍子胥劝谏,反被夫差削去兵权。
夫差携大臣桂坤亲自带兵出征,伍子胥再伏地劝谏,被夫差赐死。临死时,伍子胥请求刽子手将他的尸体挂在城楼上,他要亲眼看到越国军队攻进吴国。
夫差桂坤不善兵法,很快输得一塌糊涂。勾践趁机挥兵攻吴。夫差两头受夹,迅速溃败。危急时刻,桂坤提剑闯进夫差的账内要取他的人头献于勾践邀宠。幸好忠臣长风及时赶来杀死桂坤。夫差带伤逃回吴国,人去楼空的吴宫中,夫差高高举起了宝剑,对准西施美丽的胸脯。西施安详地闭上明眸。夫差的手在空中颤抖。
突然一截带血的剑尖从夫差的胸前露了出来。他艰难地回首:“郑旦,你?!”
郑旦手执寒光闪闪的宝剑,面无表情。
“其实,我根本不会杀西施,因为我爱……”夫差睁着大大的眼睛倒下了。郑旦一把拉起泪流满面的西施,往宫外跑去。
迎面碰上越国的军队。
“大王有令,带西施和郑旦两位姑娘回宫等候大王临幸。”一军士面无表情地说。
西施与郑旦对视一眼,苦笑不已。吴宫即将变成越宫,越王也即将成为又一个吴王。
西施再见到范蠡时,他比以前更加英姿勃发,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西施的心不断往下沉。
“范蠡,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西施绝望地问道,“如今吴国已灭,越国已复。”范蠡顿了一下,避开了西施的目光,喃喃地说:““大王喜欢你。真的西施,其实我是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是,即使走到天涯海角,大王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他不无痛苦地说。
西施望着一脸痛苦的范蠡,突然奇怪地笑了。
“好吧。”她说,然后就再也不理范蠡。 第二天,船儿载着西施往越国驶去。
到了河中央,西施站在船头,一身布衣,依旧美丽绝世,风吹起她长长的秀发翩然飞舞,好象她整个人都要乘风而去。
风起云涌。
西施轻盈地落入了水中,越国兵士们一片忙乱。范蠡呆呆地站在船头,海天相接的地方,残阳如血,几只孤鹜斜斜地飞过。
兵士们怎么也找不到西施,她好象化成了水滴溶入了碧波中。范蠡知道,如果回去勾践不会放过自己,便掉转船头而去。从此隐居民间做生意,竟成为商家的始祖,世称陶朱公。这是后话。
“西施,西施。”
西施在熟悉的流水声中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恍若隔世的笑脸。
“东戟?怎么是你。”西施大为不解。
“其实我早就混进了吴宫,一直在你身边暗中保护你。”一身黑衣的东戟憨憨地笑道。
“十年?” “十年!” 西施抬起脸,理了理鬓发,展开一个最灿烂的笑脸。
天晴了。 不远处,苎萝村静静地伫立着,垂柳依依,河水潺潺。

betway必威官网 ,有一天晚上,松赞林寺接到喇嘛母子加害的命令,该寺住持知道此母子非同凡人,应加以保护,在夜间入定时给灵童传送了信息。次日清晨,灵童对母亲说:“今天将有一队人马气势汹汹而来,如果领头的问您,您的儿子是不是转世活佛?你回答他们我一个乞丐妇人,怎会生下转世活佛就行了”。


·上一篇文章:盗亦有道·下一篇文章:昭君出塞传佳话

母子俩居住在“卡日”山脚下,奶子河的源头。每天早晨,当他母亲生火时,袅袅青烟直朝松赞林寺飘去。这时小灵童就说:“那边是我的寺院”。灵童母子在此居住期间,常有牧人供奉鲜奶,喇嘛每次都只喝半碗,把半碗奶子倒入河中,于是,整条河都变成奶子一样乳白色,“奶子河”也因此得名。

发表于《故事会》2003年第5期

这牛奶是前世达赖亲自盛满并把木碗如同包面包子一样封了口放着的。今天被这小孩打开饮尽,说明这小孩非同一般,必为六世达赖的转世。于是,在禀报清朝政府之后,由塔尔寺启程,七世达赖在清军和塔尔寺僧人的保护下,到拉萨坐床,坐到了自己应有的地位上。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做过工部尚书的,名叫刘南垣,当时官声很不错,后来年老退休回到老家南京乡下居住,日常淡泊布衣,很少和地方上的官吏缙绅来往。
有一次,当地知县突然到刘府拜访。刘南垣在花厅会见了这位姓林的知县,寒暄过后,就直截了当问他:“老父母造访,一定有事情见教,不妨直说。”
这林知县见刘南垣态度平和可亲,也就不兜圈子说:“大胆打扰老大人清居,是专想讨老大人一张菜单。”
刘南垣一怔,听知县说要跟自己讨一张菜单,以为自己听错了话,便说:“老朽年迈耳背,刚才没有听清老父母的话,请再说一遍。”
“在下想跟老大人讨一张菜单。”知县果然就重复说了一遍。
刘南垣仔细把知县看了看,见他并不像是开玩笑,就“哈哈”大笑:“老父母说话有趣得很!老朽非是庖厨,亦非饕餮之徒,家居饮食均是寻常菜蔬,最多图一个新鲜而已,老父母怎么想到来老朽处要什么菜单?莫非拿老朽玩笑!”说到这里,脑子里蓦地一转弯,想知县从县城特地赶来乡下,什么事都不提,开口只求什么菜单,内中必有蹊跷。因此又转过话头问:“内中什么情形,老父母只管直说。”
林知县听了,很是诚惶诚恐,说:“老大人千万恕小可唐突之罪。实在是老大人高足李灏李大人奉旨钦差巡视江南不日将莅本县,无奈之下才不得过来求老大人。”
刘南垣一听,以为知县是想托他打关节的,当时拂然作色说:“老夫退居林泉,从不过问旁事,老大人如求关节,免说。”
知县惴惴不安半天,才说:“小可不敢,只因听说钦差李大人饮食上很是讲究,地方应对稍不如意便大遭李大人训斥,因此沿途州县无不专门延请庖厨,各方搜求珍馔以免李大人见责。但治下滨海穷县,今夏又遭涝灾,府库空虚,却又怕简慢了李大人,无奈之下只能来求老大人赐一菜单,不敢铺张,只要李大人适口即好。”
刘南垣这时才明白知县来意。他是李灏座师,对学生当然很是了解。这李灏人极聪明,虽然少年登科,但办事却很有才干。不过因为出身富家,从小锦衣玉食,遇事喜讲排场,饮食挑剔更在情理之中。想到这里,沉吟片刻,含笑对林知县说:“老父母不用着急,李灏过来这顿饭我代老父母招待就是了——”
知县听了真着急起来,连忙解释:“不,不,老大人千万莫误会,李大人莅县是公事,接奉诸事原是小可本等职司,岂敢推诿?小可只求老大人赐一张菜单即可……”
刘南垣很认真说:“那好,李灏既然到县里,必定先来见我,届时我请老父母过来,当时把菜单交给老父母就是。”说罢一摆手:“老父母放心请回罢。钦差如不满意,一切都由老朽担待。”
林知县不好意思再说,只得怀揣着不安回县城去了。
事情只隔得一天,李灏就到了县里,他不忙接见地方官吏,就轻车简从来到乡下拜见恩师。师生阔别好几年,一时见面都非常高兴。刘南垣打量自己这位学生,白面黑髯,眉清目朗,比过去更添神采,应对之间愈显得老成。刘南垣见李垣对自己十分尊重,便说:“贤契甚得圣上恩宠,现今身膺重任,可喜可贺!这次钦差南巡,不忘老夫专来看视,老夫欣慰之至。”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便问:“想来贤契匆匆过来,一定未用午饭,现下准备已经来不及,不如暂且吃一顿便饭,明日再宴请贤契。你我师生之间,想贤不会见怪。”
李灏赶紧说:“老师恩德学生不敢稍忘,这次过来见到老师身体健朗,十分欣慰。过来匆匆学生果然尚未用过午饭,就听老师安排。只请老师千万不要铺张。”
刘南垣笑说:“贤契这样说极好不过,穷乡僻壤也拿不出东西来,又且你师母前天走亲戚去了,家里没人做菜,贤契不嫌简慢就好。”
李灏连连说:“随便,随便!”
刘南垣马上吩咐底下准备饭菜。随后就不紧不慢地动问李灏京师及巡视沿途民情。刘南垣谈兴很健,不知不觉竟过去了二个时辰,已经是下午二三点钟光景,李灏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响,却总不见有饭菜上来。但又不好意思催促,眼睛只是望着老师,似在示意。
过去好半晌,刘南垣才似乎记起吃饭的事情来,很生气地喊底下:“怎么这样不会办事,饿了客人!”
李灏嘴里只能连说不要紧,不要紧。刘南垣又东拉西扯开去,李灏只能忍住肚饥唯唯答应。
这样又过去了近半个时辰,刘南垣又记起吃饭的事,说:“哟哟,老夫糊涂,只顾了和贤契说话高兴,忘了吃饭,这底下也不更事,难道到现在还没端正好饭菜,真是简慢了钦差大人了,便再一次大声呼唤底下:“为何没端上饭来?”
下人回禀说:“仓促之间,一切都是现买起来的,端正费些时候。”
刘南垣发怒说:“不是吩咐便饭即可么?赶快端正!”
下人刚下去,偏这时候传话上来说本地林知县来拜,刘南垣皱了皱眉说声“有请!”转脸对李灏说:“怕是过来跟你请安的,就一起去见他罢。”拉了李灏到了客厅,刘南垣给林知县介绍过了李灏,林知县不免有一番参见的礼节。此时只苦了李灏,辊五个时辰饿下来头晕脚软,一心想的只是吃东西,这知县迟不来早不来,但又不得不勉强应付。这样又挨过半个时辰;
刘南垣见着心里暗笑,对知县使了个眼色:“老父母过来想必也未用饭,不如在此便一便了。”
林知县客气地说:“有扰老大人。”
刘南垣说:“家居便饭说什么扰不扰的。”就一声呼下去开饭,这次饭菜上来得快,到饭菜上桌,李灏一看,做声不得。原来三人面前仅各一碗米饭,当中一大碗青菜豆腐汤,外加两碟咸菜而已。只见刘南垣已经举起筷箸对李灏林知县二人说:“此是老夫日常饮食,虽简亦足裹腹,比之寻常百姓,已经天上地下了,贤契和老父母休嫌简慢,仓促之间将受罢了。”
李灏此时已经饿极,顾不得说什么,只唯唯地连说:“很好!很好!”。端起饭碗飞快扒了一碗下肚,刘南垣看见又吩咐底下再给贵客添饭,李灏果真又吃了一碗。
刘南垣看着李灏微笑问道:“滋味如何?”
李灏尴尬笑道:“饥不择食,今天才有体验。”
用过了饭,三人就谈起地方政治。看看天色已晚,李灏提出告辞:“本想多聆老师教诲,只是奉旨公事在身,只得告辞。”
刘南垣说:“贤契公事在身,老夫不敢多留。”说着袖中拿出一页纸头递给李灏说:“听说贤契这次南来沿途州县多有饮食应对不周遭你呵斥的,敝县林知县担心,特向老夫讨教宴席菜单,老夫已代为拟就一纸,贤契可过一过目,费银不过百两,不知贤可以将受么?”
李灏满面通红,推开老师递过来的菜单,下座深深一揖,很诚恳地说:“刚才一番饿饭,让学生领会老师的苦心,从此以后,自当处处自敛,老师放心。——老师也不必再唱下出戏了,不然越发让学生不安。”
刘南垣大笑道:“我想老夫这一番做作瞒不过贤契——”说着拉起李灏重新坐下,十分认真说:“人有所好,家居饮食讲究些也无可厚非,只是做官的人便不同,不说讲究什么,只消有一点小小的喜好,底下为讨你的好,便大肆铺排张扬,这样一是縻费了国库银两有玷官声,更何况天下多少穷苦百姓终岁食不裹腹,想吃青菜豆腐而不能呢,为民父母应该事事体恤才是。老夫的话贤契以为是么?”
李灏听了重新下座,躬身对刘南垣说:“老师金玉之言,醍壶灌顶,学生已经铭记于心!”
刘南垣点了点头,拿起桌上那张菜单:“你不看了?那我就代贤契撕了它罢!”正要撕,不料李灏却一下抢了过去,说:“留它给学生做个纪念,好时时有所警惕!”立即揣在袖中藏起。
刘南垣一张菜单告诫学生,以后传为了佳话。

后来,灵童母子在中甸松赞林寺僧俗的帮助下,辗转到了青海塔尔寺。

·上一篇文章:通济桥头公主泪·下一篇文章:金沙姑娘


七世达赖忘不了中甸僧俗对他的贡献,在其掌握政教大权之后,对中甸的回报更大,为松赞林寺新建了“宗喀巴金瓦殿”,在给理塘长青春科尔寺制办赏赐礼品的同时,给中甸松赞林寺制办同样的份数。《七世达赖喇嘛传中》记述中甸松赞林的事迹甚多,所谓七世达赖与中甸僧俗的法缘关系,何不是一桩千古佳话!

不出所料,当太阳刚刚升起,那位住持带了一队人马来到灵童母子住处,气势汹汹地问:“你的儿子是不是转世灵童?”灵童的母亲回答说:“我一个乞丐妇人,怎么可能会生下转世活佛呢?”那住持口中骂道:“呸!乞丐妇,给我快快离开这里!”同时抛了一团糌粑在灵童母亲的怀中,扬长而去。

这团糌粑里包有一些银元,是这位住持暗中帮助达赖灵童和母亲离开这里。而对西藏的权贵,则说这里没有发现转世灵童的踪迹,暂且应付过去。

是日,阴雨朦朦,塔尔寺堪布是一个修行得道的高僧,却因墙外小孩的哭泣声而感到烦躁起来,让管家拿点东西出去,打发那小孩,不要再在墙根哭。管家出去后回来禀告说,那小孩什么都不要,偏要进屋来。堪布只好同意小孩进屋,岂料小孩一进屋就对堪布百般亲近,扑入堪布怀中,堪布甚是惊奇,抱着这小孩看他有何要求,这小孩要堪布领他进一间经堂,进去后,小孩要堪布给他桌上供着的封了口的木碗。堪布口中只道“稀奇,稀奇!”应小孩的要求,把封了口的木碗拿下来递给小孩子,这小孩把木碗口打开,把盛在里面的牛奶给喝了。

当他转世在理塘,又为理塘增添了一首赞美的诗“别看理塘是个贫穷乞丐地,佛爷喇嘛降生在这里。”刚出生的小佛爷天生具有神通。根据当时拉萨汗将六世达赖的转世定为自己的嫡小孩,对于真正的达赖却派人加害。幼小的达赖由母亲带着逃避灾祸,曾转到中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