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士成后人,牛金星投奔李自成

倪元璐出生浙江上虞,是明朝末年官员、书法家,被称作“明末三株树”之一、“晚明五大家”之一。他曾任户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于1644年李自成攻陷京师之时自缢殉节而死,死后追赠少保,谥号“文正”、“文贞”。倪元璐工书善画,他的书法突破了柔媚之风,透着灵秀神妙、
用笔锋棱四露、书风奇伟,深得王羲之、颜真卿等人真传,成为明末书风的代表,主要作品有《舞鹤赋卷》、《行书诗轴》、《金山诗轴》等。人物经历
天启二年,倪元璐成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倪元璐、黄道周、刘理顺俱为名臣袁可立门生,死事最为悲壮,天下公认忠烈。倪元璐、黄道周、王铎皆于天启二年成进士,其时孙承宗、袁可立等为考官,后二公联兵抗清共筑辽海屏障,且二公皆不为阉党所喜,时人有指其为孙党者自此始。元璐曾为袁可立撰有《袁节寰大司马像赞》,言语间充溢着对先师的敬仰。册封德府,移疾归。还朝,出典江西乡试。暨复命,则庄烈帝践阼,魏忠贤已伏诛矣。杨维垣者,逆奄遗孽也,至是上疏并诋东林、崔、魏。元璐不能平,崇祯元年正月上疏曰:臣顷阅章奏,见攻崔、魏者必与东林并称邪党。夫以东林为邪党,将以何者名崔、魏?崔、魏既邪党矣,击忠贤、呈秀者又邪党乎哉!东林,天下才薮也,而或树高明之帜,绳人过刻,持论太深,谓之非中行则可,谓之非狂狷不可。且天下议论,宁假借,必不可失名义;士人行己,宁矫激,必不可忘廉隅。自以假借矫激为大咎,于是彪虎之徒公然背畔名义,决裂廉隅。颂德不已,必将劝进;建祠不已,必且呼嵩。而人犹且宽之曰:“无可奈何,不得不然耳。”充此无可奈何、不得不然之心,又将何所不至哉!乃议者以忠厚之心曲原此辈,而独持已甚之论苛责吾徒,所谓舛也。今大狱之后,汤火仅存,屡奉明纶,俾之酌用,而当事者犹以道学封疆,持为铁案,毋亦深防其报复乎?然臣以为过矣。年来借东林媚崔、魏者,其人自败,何待东林报复?若不附崔、魏,又能攻去之,其人已乔岳矣,虽百东林乌能报复哉?臣又伏读圣旨,有“韩爌清忠有执,朕所鉴知”之谕。而近闻廷臣之议,殊有异同,可为大怪
相业光伟,他不具论,即如红丸议起,举国沸然,爌独侃侃条揭,明其不然。夫孙慎行,君子也,爌且不附,况他人乎!而今推毂不及,点灼横加,则徒以其票拟熊廷弼一事耳。廷弼固当诛,爌不为无说,封疆失事,累累有徒,乃欲独杀一廷弼,岂平论哉?此爌所以阁笔也。然廷弼究不死于封疆而死于局面,不死于法吏而死于奸珰,则又不可谓后之人能杀廷弼,而爌独不能杀之也。又如词臣文震孟正学劲骨,有古大臣之品,三月居官,昌言获罪,人以方之罗伦、舒芬。而今起用之旨再下,谬悠之谭不已,将毋门户二字不可重提耶?用更端以相遮抑耶?书院、生祠,相胜负者也,生祠毁,书院岂不当修复!倪元璐书法
倪元璐最得王右军、颜鲁公和苏东坡三人翰墨之助,以雄深高浑见魄力,书风奇伟。
倪元璐在植根传统的同时,又在竭力寻求变化,其学古人,灵活变通,学到举一反三。其受益苏字,便能将苏字的扁平结字特征,反其道地化为偏长狭瘦的自家构字法则;学王字,却能把王氏书中居多的方笔,变成自己腕下能随机生发的圆笔;晚年用力颜字,去其“屋漏痕”意,书风渐趋浑沉,又能将揉、擦、飞白、渴笔等技法引入其中,借以丰富作品内涵。并以奇险多变的结体,聚散开合随机应变,再以字距极密、行距极宽的章法布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图像。
倪元璐的行草书用笔锋棱四露中见苍浑,并时杂有渴笔与浓墨相映成趣,结字奇侧多变,人曾戏称“刺菱翻筋斗”,其棱峭生动之姿被刻画得淋漓尽致。他书法风格的形成,除了他善于从王右军、颜鲁公和苏东坡等古人的经典中得到滋养,更在于他的“新理异态”使其能自出新意。倪元璐草书作品
倪元璐行草立轴代表作有《冒雨行乐陵道诗轴》、《赠乐山五律诗轴》等。betway必威官网,历史评价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明人无不能行书者,倪鸿宝新理异态尤多。”
清代的秦祖永在《桐阴论画》中说:“元璐书法灵秀神妙,行草尤极超逸”。
黄道周曾在《书秦华玉镌诸楷法后》云:“同年中倪鸿宝笔法探古,遂能兼撮子瞻、逸少之长,如剑客龙天,时成花女,要非时妆所貌,过数十年亦与王苏并宝当世但恐鄙屑不为之耳。”

聂士成是清朝著名将领,出生安徽合肥北乡,母亲70岁还能练武,他亦从小就行侠仗义,投身军营四十年。聂士成官至山西太原镇总兵、直隶提督;先后参与剿捻、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庚子之变等,曾经在摩天岭之战击败日军、血战八国联军,后在天津保卫战中被炮弹击中身亡,追赠太子少保,谥号“忠节”。人物生平
从军剿捻
聂士成于1836年出生于合肥北乡岗集三十铺村聂祠堂郢一农家,侨居于合肥宣城。其母有烈女之风,七十岁时仍能练武。
1862年,聂士成以武童生投效庐州军营,初隶团练大臣袁甲三部讨捻军,四月随军攻克庐州府城,因功叙奖外委。同年八月,随军攻克湖沟、浍北捻军据点,补把总,加五品顶戴。
1863年,改隶淮军刘铭传部,随军攻克太仓、镇洋、昆山、新阳、吴江、震泽等地,升守备赏戴蓝翎。同治三年随军攻克苏州、江阴、无锡、金匮各城,九月升都司,加游击衔赏换花翎。同治四年,随军攻克宜兴、荆溪、溧阳、嘉兴、常州,九月论功超迁两江尽先补用参将。同治五年,追叙淮军分援浙皖闽三省战绩,聂士成奉旨以副将补用。不久随直隶提督刘铭传北上追击东捻军任柱等部,屡获大捷。
1867年十一月,赏力勇巴图鲁名号。同治六年随铭军在山东曹县、安邱、潍县及湖北黄安紫坪铺等地作战,击败东捻军任柱部。
1868年五月,聂士成以总兵交军机处记名简放,并赏给一品封典。同年七月,以参加平定西捻军功劳,聂士成以提督交军机处记名简放。
平步青云
1870年,聂士成以两江补用记名提督调赴直隶办理海防;1873年,聂士成任武毅右军前营管带,随铭军前往陕西平定回乱,隶属骆国忠部;1876年,随铭军办理东明河工,“土木之用,必实必廉,修筑之劳,必久必固。”1882年,随铭军刘盛休部历年办理直隶河工出力受保奖,随带加三级。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聂士成于是年十二月参加渡海援台;1885年,台防解严后还北洋。六月以总兵交军机处记名遇有海疆总兵缺出请旨简放。
1887年调庆军中任职,任亲兵新左营管带官。在此期间,聂士成所部参与旅顺要塞建设。
1891年四月,参加北洋海军大阅活动,聂士成部因数年间操防得力,同年九月由上谕赏加头品顶戴。不久,聂士成由旅顺调回直隶海防,其官衔仍为亲兵新左营管带官,实统芦台淮练军。十月底参加镇压热河金丹教叛乱,攻克叛军据点贝子府、下长皋等处,擒斩叛军首领杨悦春等有功,赏穿黄马褂。十二月,聂士成接替杨玉书,正式接统驻芦台淮练军各营,计统领芦台淮军武毅副中、老前两营,兼统古北口练军前右后三营。
1892年三月,热河全境平定,聂士成因功赏换巴图隆阿巴图鲁勇号,与王孝祺、章高元并称“淮军后起三名将”。五月初七日,补授山西太原镇总兵。
1893年九月至1894年四月,聂士成游历东三省及韩俄交界道里,历时八个月,行程23000余里,“游历凡经过要隘,皆用西法绘图立说,山川扼要形胜了如指掌。”著有《东游纪程》四卷。光绪十九年底朝廷赏给珍玩若干。五月,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聂士成率芦台防军先期入朝,驻军牙山。后赴全州招抚东学党起义军。
抗击日军
甲午战争爆发后,聂士成随提督叶志超援朝,驻军牙山。1894年七月,日军在牙山口外丰岛海面偷袭击沉中国运兵船“高升号”,同时从汉城出动陆军进攻牙山。聂士成根据敌众己寡、地形不利防守的情况,建议叶志超主动将部队撤至公州、成欢,利用成欢有利地形伏击日军。他和叶志超各率所部退守成欢、公州。聂士成率部在朝鲜成欢地方与日军激战后撤退平壤,因力战有功赏换刚安巴图鲁勇号。平壤失陷后,聂士成随后参加鸭绿江江防之战,坚守虎山,组织摩天岭防御战,他利用山高路险,设疑疲敌,雪夜奇袭连山关,继而收复分水岭,杀敌甚重,击毙日军将领富刚三造,取得清军为数不多的几场胜利,因功补授直隶提督。
1895年正月,朝廷调聂士成所部八营由辽阳摩天岭入关回防津沽,作为沿海后路游击之师,主持天津沿海防务。
演练新军
甲午战争结束后,聂士成在芦台奉旨以所部武毅军及功字营为骨干,从直隶驻防淮练军中选练及新募马步队30营,仿照德国营制,参用西法编练武毅军,聘请德国和俄国教习教练步队和马队,仿照德国营制操法,指导编订《淮军武毅各军课程》、《武毅先锋马队操练教程》、《武毅军练兵图说》等作为训练教材,创办开平武备学堂,用近代军事知识教育军官,训练士兵,收效显著。
1897年五月,聂士成首次入京朝觐。九月,聂士成率部出山海关剿办热河朝阳地区马贼。
1898年冬,聂士成奉命总统直隶淮练各军。1899年,朝廷创立武卫军,聂士成部武毅军改编为武卫前军,聂士成以直隶提督兼任武卫前军总统,仍驻芦台,扼守北洋门户。二月,朝廷以聂士成“公忠笃实,办事认真”,编练武毅军三年卓有成效,交部从优议叙。十月聂士成再次进京朝觐,并赐紫禁城内骑马。另于1896年、1898年各赏赐有差。
庚子之变
1899年末,义和团运动起于山东,1900年蔓延至直隶境内。团民仇视外洋事物,沿途烧毁铁路电线。四月,义和团破坏保定铁路,五月三十日,聂奉命保护芦保、京津铁路。义和团烧毁黄村铁路,聂军小队前往阻止,被义和团迎击,伤数十人。之后义和团三千人毁廊坊铁轨,聂士成率军前往,遭义和团袭击,聂军还击杀死义和团五百人。当时掌政之端王载漪、大学士刚毅等人下旨严责士成。直隶总督裕禄命聂士成回芦台,聂士成率军回天津。当时天津有义和团二万多人,常击杀武卫军士兵,聂士成不敢反抗,但聂军与义和团的仇隙更深。军机大臣荣禄害怕聂军哗变,写信安慰聂士成,称武卫军军服西化,容易被误会。聂士成回信称:“拳匪害民,必贻祸国家。某为直隶提督,境内有匪,不能剿,如职任何?若以剿匪受大戮,必不敢辞。”
清廷对义和团政策剿抚不定,使得京畿一带局势难以控制,最后招致西摩尔联军北上及八国联军入侵。1900年五月二十一日,大沽炮台失守,天津北上联军与聂士成部在天津交火。五月二十五日,朝廷对列强宣战,令聂士成率部保卫天津,收复大沽炮台,阻止八国联军北上。六月,聂士成率所部守卫天津杨村一带,与义和团一起阻击欲入京拯救使馆区的八国联军先遣队,清军与联军互有死伤,而义和团则被聂士成派上前线,遭联军机枪扫射,撤回时又遭聂军机枪扫射,死伤惨重。由于京津铁路已被义和团破坏、八国联军先遣队不擅陆战、聂军装备精良,联军无法前进只能后撤,清廷称此役为廊坊大捷。但裕禄将之归功并大赏于义和团,而聂军则分文无赏。
六月下旬,聂士成奉命攻打天津租界十余次,差点攻下,当时西方军队称聂军是中国最强悍的军队。而义和团则乘机四处焚掠,聂士成派兵镇压,杀义和团千多人,更招致义和团妒恨,诋毁聂士成通敌,清廷下旨督责,以聂士成“旬日以来并无战绩,且闻有该军溃散情形,实属不知振作”,给聂士成以革职留任处分。聂士成非常气愤,称“上不谅于朝廷,下见逼于拳匪,非一死无以自明”,于是每次战斗均亲上前线。
七月初,聂军与联军交战时,义和团到聂家抓害聂士成的母亲、妻子及女儿,聂士成派兵追赶,而其部下有一营新军其中有很多士兵与义和团串通,大叫聂军造反并开枪射击聂军,使聂士成腹背受敌,身中数弹。七月九日,聂士成在城西八里台中炮阵亡。义和团本要戮聂尸,因联军追至才幸免,后来德军扯来一条红毯子,盖在聂士成破碎的身体上。并让士兵把聂士成的遗体交还给清军。
聂士成阵亡后,清廷朝议赐恤,载漪、刚毅力阻,后来清廷下诏称聂士成“误国丧身,实堪痛恨,姑念前功,准予恤典”。
应聂士成故旧周馥等人请求,1902年二月,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代为聂士成请恤,称其“秉性忠贞,践履纯笃,事亲极孝,居官极廉。驭众严而有恩,遇事勇而有断,沉毅果敢,威望绝伦。”朝廷上谕以聂士成追赠太子少保,著照提督阵亡例赐恤,加恩予谥,谥号忠节。生平战功事迹及死事本末,宣付国史馆立传。并准于立功省份、死事地方及及原籍芦台、天津、合肥建立专祠。建立专祠。聂士成阵亡后,其灵柩由部属护送回安徽原籍安葬。1911年,聂士成次子聂宪藩为其改葬于宣城。聂士成后人
聂士成战死后,八十三岁的老母亲由部属杨慕时奉养,慈禧还赏给聂士成的老母白银一千两。
聂士成的三个儿子——长子汝魁、次子宪藩、三子树屏。
聂汝魁做过民国吉林省烟酒专卖局局长,财政厅厅长。聂宪藩是北洋时期的名人,历任九门提督、京师步兵统领、安徽省长等等。唯有聂树屏的资料较为少见,不知有此人否。聂士成的死因
七月初,聂军与联军交战时,义和团到聂家抓害聂士成的母亲、妻子及女儿,聂士成派兵追赶,而其部下有一营新军其中有很多士兵与义和团串通,大叫聂军造反并开枪射击聂军,使聂士成腹背受敌,身中数弹。七月九日,聂士成在城西八里台中炮阵亡。义和团本要戮聂尸,因联军追至才幸免,后来德军扯来一条红毯子,盖在聂士成破碎的身体上。并让士兵把聂士成的遗体交还给清军。聂士成殉难纪念碑
聂士成殉难纪念碑位于南开区紫金山路与津盐公路交叉口,由花岗石砌筑基座,上置碑心,高2.4米。
碑正面刻“聂忠节公殉难处”,两侧立柱上刻“勇烈贯长虹,想当年马革裹尸,一片丹心忍作怒涛飞海上;精诚留碧血,看今日虫沙历劫,三军白骨悲歌乐府战城南”,横额为“生气凛然”。
1984年复立时,碑文仅留“聂忠节公殉难处”七字。历史评价
文廷式:“淮军一聂士成,津人一曹克忠,号称能战,于诸将中为优。”
黄遵宪:“天苍苍,野茫茫,八里台作战场,赤日行空尘沙黄。一弹掠肩血滂滂,一弹洞胸胸流肠,将军危坐死不僵。聂将军名高天下闻,虬髯虎眉面色赭,河溯将帅无人不爱君。”
袁世凯:“该提督秉性忠贞,践履纯笃,事亲极孝,居官极廉,驭众严而有恩,遇事勇而有断,沉毅果敢,威重绝伦。”“前岁拳匪事起,环球震动,仓促用兵,以身殉难,迹其苦战授命,武臣中实惟该故提督一人。”
陈左高:“清代武将工翰墨,而有日记传世者推聂士成。”
蔡东藩:“聂、马二军门,良将也,以仇匪而致败,聂且甘心殉难。”
《清史稿》:“联军之占津、海也,长驱而入,唯士成阻之;俄兵之侵龙江也,乘隙以进,唯寿山拒之:固知必不能敌,誓以一死报耳。”
据八国联军随军记者记载,“华军虽众,皆不足虑,所可畏者,聂军门所部耳;盖聂军有进无退,每为各军之先;虽受枪炮,前者毙,后者又进,其猛处诚有非他军所可比拟者”,又称聂军“所带军械均系极佳之毛瑟快枪,并有极好炮队,该兵士即将新式各炮安置于天津城内炮台上……租界房屋无一处不被击毁者……自与中国交兵以来,从未遇此勇悍之军。”

牛金星(约1595~1652),字聚明,明末宝丰人,后迁居县城。父名垧。为鲁府纪善,“先世由岁贡仕至县博士与王府官者数人”,故幼有教养,二十余岁中秀才,天启七年中举人。为人质朴,性喜读书,通晓天官、凤角及孙、吴兵法。陂北里有田,平日设馆授徒,过着仅足衣食的生活。为李自成制定战略、策略,历任大顺政权左辅和天佑阁大学士。
人物生平
天启七年中举人,精于计谋,崇祯十三年冬,经过李岩引荐入李自成幕下,建议“少刑杀,赈饥民,收人心”,崇祯十七年正月,成为李自成大顺政权时的天祐殿大学士,是闯军中少有的文人,牛又荐举军师宋献策。牛金星心胸狭窄,李自成进入北京后,以宰相弄权,牛金星热衷于登极礼仪,教习登极仪式,不断地劝进李自成,为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制造了借口。
1644年4月26日,李自成率残军退回北京,下令杀吴襄全家三十余口。29日,在牛金星等的策划下,李自成在明宫武英殿即皇帝位。次日,即逃离北京。途中牛金星谗杀李岩,致使起义军军心涣散,宋献策因此出走。
清顺治二年夏,牛金星与其子牛佺投靠清廷为官,牛佺官任黄州知府。牛金星在明朝官绅中名声极坏,清廷不便安排其职务,顺治九年,老死于牛佺官署中。临死前嘱牛佺曰:“赖弥缝之巧,得不膏荆棘,可幸。要,不可恃也,吾死,必葬香山之阳,闭门教子勿再出”。葬于香山之阳。
牛金星投奔李自成
不管他是举人出身,还是贡生出身,像他这样有着一定社会地位的地方绅士,为何会放弃安逸的生活,投奔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清朝的史书至少为后世提供了七种不同的说法:
第一种说法认为牛金星是个好酒使性之徒。一次喝醉酒后,牛金星将其亲家、祥符县进士王士俊的“闺门之丑”给抖了出来,这便使王士俊怀恨在心,后来王士俊借牛金星酗酒后打县吏一事,会同邑令编织罪名,然后上报,最终使牛被革去功名,并陷入大狱。所以当他被李自成破城救出后,便投到其帐下。
第二种说法提到牛金星通晓“六壬”之术,喜欢替别人卜占祸福。中了举人后,因为得罪了邑令和巨绅,因而被革去举人,投入狱中。在狱中,他遇到了一个姓刘的汪洋大盗(有人说此人可能是刘宗敏),他们谈得非常投机,牛金星为其卜占祸福,并为其出谋划策。最终在牛金星的帮助下,这个姓刘的大盗得以获释。他获释后,对牛金星感恩戴德,并在李自成面前极力推荐牛金星,说其精通“阴阳避异风角之术”,李自成因而破城将其救出。
第三种说法提到,牛金星一向与当官的亲家王某关系不好。牛金星的儿媳死后,他的亲家勾通官府,使牛家父子二人陷入牢狱之灾。牛金星的好友为救他,愿意代为受过,代替牛金星入狱,而让牛金星去向“兰阳梁宦”求救。但牛金星没有搬回救援,他无处可去,只好投奔了李自成农民起义军。
第四种说法记叙了与上述不同的说法,说牛金星与李自成帐下的名医尚絅过从甚密,在尚絅的引荐下,牛金星得以见到闯王。李自成为牛金星的雄辩口才所折服,与他谋议帐中。这样牛金星便投靠到李自成的麾下。
第五种说法是《明史·流贼传》中的记载,说牛金星之所以投靠李自成是因为考试作弊,被革去功名才投入农民起义军的。
第六种说法称,牛金星的亲家确实姓王,但不是王士俊,而是同县大营人王之晋,牛金星的女儿是王之晋之媳。牛金星之所以投奔农民起义军是与亲家关系不好,遭到官府迫害,他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奔李自成。关于他与王之晋失和的原因又有两种说法,一说牛金星之女在王家受到虐待而致死,牛金星亲自前往王家含殓,但误将亲家推倒并致伤,王之晋认为牛金星不怀好意,纯粹是恶意报复,于是便罗织其罪,下金星于狱,革去功名,金星走投无路只好投奔李自成;另一说则指明二者反目是因“年饥,议市价不合起衅,遂相水火。”
第七种说法则述说牛金星是经李岩的举荐才投奔了李自成。当初,牛和李二人是在杞县时结交的。后因牛金星有罪,被斥革功名,又被罚戍边,不得已前去投奔李自成。李岩向李自成推荐时,说他“有计略”。可是,从后来的情况来看,牛金星在农民起义军中,并没有向李自成提过一条真正有价值的建议,只会阿谀奉承,贪图权位,嫉贤妒能,忘恩负义,是一个十足的卑鄙小人。他看到李岩深得李自成的信任,被委以重任,而且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于是便掉过头来陷害对他有举荐之恩的李岩,最后导致李岩被杀。
无论牛金星因何种原因参加了义军,李自成显然对他是十分看重的,大顺政权建立后,牛金星被任命为天佑殿大学士,其实就是承相,帮助李自成建设政权,筹划进军北京。起义军进京后,牛金星身为丞相,忙于筹备登基大典,建政设官,迎来拜往,风光一时。然而,大顺元年,吴三桂与清军勾结入关,李自成在山海关阻击失利,四月三十日,义军被迫撤出北京。在大顺政权迅速分崩瓦解的时候,一些文职官员纷纷降清或脱逃,牛金星也在大顺政权瓦解后,不知所终。
牛金星的结局
关于牛金星的结局,清朝的史籍多未记载。直到《清史稿》问世,人们才在《季开生传》中寻得他的踪迹,原来他投降清朝做了“贰臣”。《季开生传》中所附的给事中常若柱奏疏中有这样的文字:“贼相牛金星,弑君残民,抗拒王师,力尽始降,宜婴显戮;乃复玷列卿寺,觍颜朝右。其子佺,同父作贼,冒滥为官,任湖广粮储道,赃私巨万。请将金星父子立正国法,以申公义,快人心。”通过常若柱的奏疏,可以看出牛金星已经降清。但清朝政府对于常若柱的奏疏置之不理,反而将其罢官,从中可看出牛金星及其子牛佺已被清列为“真心投诚”之列。此外,杭齐苏也曾上奏称:“乃有天下元凶如伪丞相牛金星及其孽子伪府尹、今黄州知府牛佺,伪尚书、今漳南道兵备张嶙然是也。孽党三人,均当一例骈斩,以泄神人之愤。”杭齐苏的这次上奏,同样也没有使牛佺遭到杀身大祸,相反因祸得福,被提升为湖广粮道副使兼右参议。种种的记载均表明,牛金星及其子牛佺已经降清,并且深得清廷的信任。赵翼还在《檐曝杂记》中,对牛金星父子降清的原因进行了推理分析,认为“及阅王阮亭《池北偶谈》,则金星又尝为我朝京卿。盖奸宄之雄,见自成势盛,妄思为佐命功臣,及本朝定鼎,又知天命有归,则背伪主而仕兴朝,尚为得策也。”
但近些年,一些史家对此说提出了质疑,认为牛金星并未降清。他们的依据是清道光十七年《宝丰县志》主纂人耿兴宗在《遵汝山房文稿》中所写的《牛金星事略》。持这一观点的史家认为,《清史稿·季开生传》所录的常若柱奏疏不实,牛金星并未降清,而是在李自成死后,仍奋力与清兵作战,因此在常若柱的奏疏里只有“牛金星从闯为逆,弑君残民,抗拒王师,力尽始降”的记载,而这并没有明确指出牛金星降清一事。并且他们还指出,牛金星最终藏在其子牛佺的官署中,牛佺虽官至清湖广督粮副使,但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因而得以安享晚年。牛金星临终前嘱佺曰:“赖弥缝之巧,得不膏荆棘,可幸。要,不可恃也,吾死,必葬香山之阳,闭门教子勿再出。”牛佺遵其遗嘱,葬牛金星于宝丰香山之阳,即致仕旋里。另一个依据则是根据《明史》记载:“牛金星、宋企郊等,皆遁亡”,而且清初众多的记载均未提及牛金星降清之事。
但也有人认为《牛金星事略》是孤证,不能成为牛金星没有降清的有力证据。他们还从常理上来进行分析,如果牛金星不降清,他的儿子非但不能做官,而且还会性命难保。可是他的儿子后来在官场上青云直上,应该与牛金星降清有一定的关系。
人物评价
牛金星的人生历程,很值得千古文人引以为戒。牛金星自恃有才,他不被豪绅诬害,不可能加入造反队伍。他起义后因谋略为李自成器重,但当上丞相后却热衷于官场应酬,而对他有举荐之恩的李岩,反生嫉妒之念,暗中做手脚,将李岩害死,实为不耻之举。一个举人,位及丞相,牛金星可谓风光无限,但牛金星的丞相梦很短暂,李自成因吴三桂引清军入关,阻击失败,撤出北京,又节节败退,退至湖北。李自成的归宿,一说死于九宫山,另一说李自成出家当了和尚,隐居于深山古寺。而牛金星则与儿子降清,儿子当上黄州知府,牛金星在提心吊胆中活了8年,终年57岁。牛金星临终前告其子:“为人不可恃,闭门勿出。”想来他是历经大起大落后说的大实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